第六十八章 到底是谁(一)

    天边的朝阳从山峰后头跃出了大半张脸,清晨特有的清新气息让人心旷神怡。山间虫鸣鸟啼,古木苍苍。青翠的枝叶间,有一小簇的不知名儿的小花朵不畏秋的凉风,开得分外鲜艳。

    绝凌峰,如往般生机勃勃,巍峨壮丽!

    可是,掩盖在苍翠之下的,是忐忑的神思,是焦灼的等待,是恐慌的氛围,是想说却不能说的各种纠结与无奈!

    暄王爷中毒,奄奄一息的猛虎突然间病态全无,还咬伤了暄王爷最得力的贴侍卫!若不是五皇子的箭快,及可能会伤到当今皇上,那便是一顶谋反的帽子,是要诛九族的!这几件事,无论哪一件,足以搅得锦都翻天地覆,让人惶惶不可终

    帐篷内,慕容清趴睡在一侧,她睡得极不安稳,柳眉紧紧皱着。她的紧紧握着楚暄的手,这样一来,楚暄稍微有点动静,她就能知道!一夜无眠,她是在东方已亮出白肚皮的时候,才勉强睡过去。

    楚暄感到头微疼,手下意识的动了动,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人紧紧握着。他睁开眼,视线有些许的迷蒙。可是,他依旧可以清晰的看到,慕容清枕着自己的手臂,面容倦倦,显然是疲惫万分。

    楚暄伸出手,轻轻抚了一下她的额头。慕容清子一颤,蓦地睁开了眼,对上楚暄含笑的眼,慕容清不由惊呼出声,“王爷,你醒了!”

    “嗯!”楚暄淡淡应了一声,嗓子因长时间没有说话而显得有些沙哑。

    “我去叫太医!”慕容清漾起一朵灿烂的笑,昨天晚上太医交代,如果他醒了,立刻差人去告诉他们。

    慕容清的手一紧,她不由得疑惑地望向楚暄。

    “陪着我!”此刻,楚暄的内心涨满了满足感。她不想让她这么快就消失在自己眼前,从来他都不知道,原来对于她,他已如此依赖!

    慕容清一怔,随后便甜甜一笑。

    “那我找人去跟太医说一声!不知道你体内的毒清了没有?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喝水?肚子饿不饿?”一连串的提问噼里啪啦得从慕容清口中溢出,她上前摸了摸楚暄的额头,没烧起来,她提起的心稍稍放下了!

    候在门口的宫女听到里面的响起,早就机敏的进来了。慕容清便让她们去禀报皇上,还有太医!

    不一会儿,皇上萧恒和太医都来到了帐篷!

    “参见父皇!”楚暄挣扎地想起,萧恒两大步走上前,立刻按住他的体说,“暄儿不用多礼,躺着就好!”

    “谢父皇!”楚暄虚弱道。他的从不曾从慕容清上移开。

    慕容清抽了抽,却被他握得更紧了!看了一眼满屋子的人,慕容清的脸倏地一红,立刻低下了头。

    领导就是想表明两人关系也不用急在这个时候呀!多尴尬!

    萧恒的目光从慕容清的上缓缓移到他们交握的双手上,他的目光如针芒在刺,慕容清不由地瑟缩了一下。

    这个女子到底是谁?她不是跟在之琰边吗?怎么现在又在暄儿房内?脑中浮过之琰犹豫痛苦的脸,萧恒的目光蓦地变冷,如此水扬花,不配为妃!

    “参见皇上!”慕容清被看得心里直打鼓,她抬头偷偷打量了一眼萧恒,却见他一脸鄙夷的瞪着自己!

    咱什么时候惹到这个大BOSS了!看他的目光,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慕容清立刻低下头,不由细细想到,却什么都没有想起来!

    萧恒退后一步,太医立刻上前,仔细地把了把脉,半晌过后才道:“王爷体内的毒素基本已清,还有一点余毒,臣开一个方子,抓点药吃吃便可彻底清除了!”

    “可查清是中了何毒?”

    “七散!”

    萧恒目光一凛,竟然真的是七散!七散,故名思义,七之后便会毒发亡!此毒无色无味,中了之后,前两天只会感觉到一点头晕乏力,接下来病加重,直到第五,会全发红,口吐鲜血,再是灵丹妙药,也无济于事!

    不过七散,有一个最大的不足在于,它遇血便会提前发作,所以,使用此毒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下毒之人定是明白有这个不足,却依旧使用这个毒药,且是在围场,最容易见血的地方,这只能证明一点,他并不是真正想要暄儿的命,而是在警告!或者是想让谁知难而退!

    “你们都退下吧!”萧恒冷冷地下了命令。

    慕容清看了一眼脸色还有些苍白的楚暄,朝他微微一笑,轻轻震脱了他的手,朝着皇帝盈盈一拜,跟着屋内的太监宫女一起退了下去。

    “你留下!”正当慕容清一脚跨出帐篷的时候,萧恒冷不丁说道。

    慕容清一怔,收回脚退了回来,他不知道皇帝找她有什么事!不过想想不会是好事,看皇帝老爷子那脸臭的!

    “清儿,过来!”楚暄清润的嗓音有一种安定的魔力,顷刻间让慕容清不再害怕!

    “你叫什么名字?”

    “慕容清!”

    “哪家的女儿?”

    “慕容家的!”慕容清默了,她真不知道自己的亲爹叫什么!穿越第一天,除了被强行押上花轿,她根本没有时间去弄清楚这家人的家庭背景!

    萧恒一瞪,显然对这回答很不满意,“哪个慕容家?”

    “难道锦都还有第二个慕容家吗?”慕容清不怕死地反问了一句。然后抬眼偷偷瞄了一眼楚暄,领导快救咱!你爹要对咱严刑问!

    “父皇,清儿是儿臣的人!儿臣本想等到围猎结束,再商量父皇,娶清儿为妻!”楚暄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

    什么?领导要娶咱?那……那这皇帝不就是未来的公公?!这……慕容清一时间呆在原地,傻傻的不知道反应!

    “朕不同意!”萧恒看了眼处于呆愣状态的慕容清,冷冷地拒绝了!

    “父皇!”楚暄急急地喊了一声!

    还没从楚暄要娶她的巨大惊喜中回到神来,萧恒的拒绝就犹如冰天雪地中的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慕容清只觉得这感觉,比坐云宵飞车还让人纠结万分!而且,凭什么她都没说话,他们就已经决定好了她的去留。

    “皇上!”此时,阳光已从微开的门帘处洒入,淡淡金光笼罩在屋内,光华万丈!慕容清抬头,眸光清亮,如同过滤了千万道阳光般耀眼夺目,“我谁,嫁不嫁谁,还不由你决定!”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