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危机时刻

    <;">

    楚暄人在半空,手中弯刀离猛虎心脏不过半寸,没料到它会突然袭击,竟然已避无可避!眼看着猛虎的爪子要抓上楚暄的肩膀,楚暄手中弯刀蓦地倒转方向,直接切向了它的爪子。/非常文学/

    “吼!!”猛虎狂吼一声,有如地动山摇一般,众人呆呆地望着瞭台上,一人一虎在厮杀,在搏斗!

    鲜血如地狱之花瞬间绽放,猛虎被刺了爪子,虎目瞪得能滴出血来!

    趁着它收回爪子的瞬间,楚暄伸脚立刻在瞭台的一角一点,子借力弹起,手中弯刀泠泠如霜,直刺它的咽喉!

    “吼!!”又是一阵怒吼,这本已挣扎在死亡边缘的猛兽,此时竟然有如神灵附体,半点死亡的气息也没有了!

    “保护皇上!”小李子尖叫一声,顿时,十几个侍卫冲上高台,把皇帝围了个水泄不通。

    “王爷小心!”众众齐齐呼到!

    慕容清的脸倏地一白,她紧张地望着楚暄,内心深处有隐隐的不安!那只老虎怎么突然像复活了一般,刚刚看明明已经快死了,想来楚暄上去补一刀不过是走一个形式,可是现在,那老虎咧着嘴,眼睛血红,恐怖的让她看都不敢看!

    “丫头,别怕!”萧之琰见她脸色苍白,走近了她几分,“四哥武艺高强,别说是一只猛虎了,来两只,四哥有也办法拿下的!”

    他是在安慰自己吧!慕容清抬头朝他勉强一笑,脑中掠过他肩膀处那个深深的疤痕,心倏地一紧!

    萧之瑜嘴角微翘,四弟,让你在这么多人面前展现你的风姿,你感谢我不?

    楚暄眉头微皱,嘴角一勾,晕开了一抹冷残的笑!既然有人敢偷天换,那么只好让他知道,再怎么样他都不会让他站在最高处!那个位置,谁都可以,唯你不行!

    猛虎一个神龙摆尾,猛得朝楚暄窜去。//那凶猛的模样,哪有半分奄奄一息!

    楚暄忽然子一软,原本已窜出瞭台的他,竟直直往高台掉去。猛虎“吼”的一声怒吼,张大了嘴巴朝着楚暄扑去。

    “王爷!”慕容清惊叫一声,子不由得朝他一倾,脚步还未迈出,萧之琰就一把拉住了她。

    “丫头!”萧之琰略有些严肃道,“你别冲动!”

    “你放开我!”慕容清回头怒瞪了他一眼,“楚暄他……”她话音未落,只见朴蔚如一阵闪电朝着楚暄扑去。众人只觉得眼前青影一闪,朴蔚已经伸手接住了楚暄,再用力翻滚,惊险地从虎口脱险!

    猛虎一个扑空,立刻回怒视他们。周围侍卫围了一圈,可是谁都不敢走近!

    “都愣着做什么!快把四弟救出来!”萧之琰眉头一皱,对着迟迟不敢靠近的侍卫大声斥责道!

    侍卫左右看看,猛虎所站的位置在瞭台与高台之间,无论他冲向哪里,不是伤了暄王爷,就是伤了皇上,他们左右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一群废物!”萧之瑜冲上前去,只是才两步,他就被人拦了下来,“太子,稍安勿躁!你断不可再进去冒险!那虎兽受了伤,定会发狂!你千万不可再去犯险!”

    “滚!”闻言萧之瑜一拳击向了拦着他的人,那人被打得连退数步,“父皇重要,还是我重要!不知轻重的东西!养你何用!”

    朴蔚扶起楚暄,见他脸色隐隐泛起了一层青紫色,明显是中毒的症状!他急忙背起他,手中长剑斜点,直刺猛虎心脏!

    “吼!!!”猛虎发出了地动山摇般的怒吼声,它姿庞大,却异常灵巧,竟然避过朴蔚长剑,一口咬上了他的肩膀!

    “嘶!”朴蔚顿觉肩膀处传来了一阵钻心的疼痛,手中长剑“咣当”一声掉在地上。那清脆的声音如同断弦之声,一下子打断了众人内心的那根弦!

    “萧之琰,快去救他,萧之琰!!!”慕容清紧紧地抓着萧之琰的手,她的手冰凉得如同寒雪,阵阵发抖,她看着这生死一刻,脑中空白一片,她只有喊着离她最近的这个男人,她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想到的会是他!

    萧之琰眉头微拢,唤过一旁的侍卫,在他的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

    “丫头,别怕,我有呢!”轻轻淡淡的一句话,却在瞬间抚平了慕容清焦灼的内心。

    朴蔚疼得满头大汗,他强忍疼痛,一掌击向猛虎。

    “吼!!”猛虎被击得五脏六腹一阵搅动,它忽然换了一个方向,朝着高台直直窜去。

    “父皇!”比萧之瑜这声惊呼还要快迅的是一支箭,那箭如同一颗流星,瞬间划破了黑夜,直直没入了猛虎的心脏!

    “吼!!”猛虎形一顿,直直从半空中摔下,“砰”的一声,击起了数丈灰尘!

    众人急舒了一口气,没想到庆功宴差点成了猛兽宴。再回头一看,原来那箭之人,竟是终游戏花丛的五皇子萧之琰!

    “五皇子好箭法!”

    “亏得五皇子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是啊,是啊!”众人一阵附和。

    萧之琰只淡淡一笑,把手中的弓随意一丢,踏步上前。

    “父皇,你可安好?”月色下,他红衣墨发,张扬似火!即使火把已把周围照得亮如白昼,依旧无法及他上光华的万分之一!众人都知道五皇子容颜绝色,却不知道,他竟会是如此的璀璨耀目!

    萧恒望着高台下的众人,目光如针。

    “无事!”萧恒冷冷道,出了这样的事,皇帝没有勃然大怒众人已经觉得万幸了。

    “宣太医!”萧恒看了眼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儿子,眼中闪过一抹忧虑!暄儿,为了你的母亲,你真的不惜赔上自己的命吗?那年之事,你又知多少?不要再错下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