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皇家围猎(二)

    

    呃呃呃!慕容清立刻反应过来,急忙跟了上去。萧恒淡淡扫了一眼慕容清,慕容清只觉得一股压迫力泰山压顶般裘来,脸色一僵,脑子却在此时转得飞快,立刻喊道,“皇上吉祥!”

    话一出口,慕容清就恨不得甩自己一个大嘴巴。我靠,当这是清朝了!一急说漏嘴了!都是清穿看多了,后遗症啊后遗症!

    不过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萧恒似乎很受用这句请安,笑道:“之琰的下人倒机灵,这请安词倒是新鲜,不过听着很顺耳!”

    顺耳就好,顺耳就好!慕容清长舒了一口气,抬头朝着萧恒一笑,再也不敢开口了,怕一开口,又说错了话!

    萧恒的眼只闪过一道精光,这丫头女扮男装,穿得的衣服是之琰小时候穿过的,再看之琰一脸的保护,或许是该给之琰订一门亲事了。不知道她是哪家的姑娘,胆子倒是不小!

    因皇帝要和妖精谈心,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帐,慕容清只得站在帐外等着。不过她只等了一会会时间,萧之琰便出来了。

    “这么快?”慕容清上前跟在他后,不由问道。本来她以为至少得个把小时才能出来。

    “围猎马上要开始了,父皇得出去主持大局。你跟我回帐篷,暂时不要去找四哥!我会看准时机,让你过去的!”

    “萧之琰,你今天怎么了?”慕容清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今天很怪!”

    萧之琰脚步不停,只淡淡地扫了慕容清一眼,可是他一入帐篷,几乎是在同时,他一把搂过了慕容清,把头埋在她的发间,慕容清感觉到他在轻微的颤抖。

    “萧之琰!”慕容清推了推他,萧之琰低沉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哽咽,“只一会就好!”

    “你……到底怎么了?”

    “今天,是我母后的忌!十五年前,她就死在绝凌峰上,死无全尸!”几乎是咬牙切齿,最后四个字,萧之琰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

    慕容清一怔,怪不得他刚刚对待太子的态度冷淡到气愤。同为兄弟,不可能不知道她母亲是怎么死的,竟然还如此说,也是萧之琰自控能力太强了,换了别人,也许早就大打出手了!

    慕容清伸手轻拍了下他的后背,安慰道:“逝者已矣,生者节哀!”

    萧之琰抬起头,他的眼眶有些红,不知怎么的,在她的面前,他从来都不想掩饰什么!

    “萧之琰,我……”想到因为自己,才让他来到这个伤心地,慕容清感到非常的内疚,“我从来不知道,你会为了我而勉强自己!萧之琰,我……”慕容清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丫头!”看着她自责的脸,萧之琰淡淡道,“我只希望你能快乐!你快乐,我便高兴!”

    “妖精你……”慕容清半晌说不出话来!

    “那杀你母后的凶手找到了吗?”慕容清想想还是问了出来。

    “呵呵!”萧之琰轻笑两声,眼底满是嘲弄,“说是在绝凌顶上遇到猛兽裘击!可是,那样明显的剑伤,刀伤怎么会是野兽所为,分明是谋杀!”

    “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父皇就杀尽了绝凌峰上的野兽,无论大的小的,赶尽杀绝!然后这事,就这样处理了!”萧之琰神色悲伤,眼底哀痛像一根针,猛得扎了慕容清一下。

    “妖精,你要对自己好点!别难过,我不是陪着你吗?”慕容清安慰地搂了搂他的肩膀。

    萧之琰淡淡一笑,扬起的嘴角满含苦涩。

    忽然,帐外号角震天,厚沉的号角声,惊起了山中的野兽,只听得有很多鸟儿飞起从林间飞出,直冲云宵!

    “围猎要开始了!”萧之琰走出帐逢,账逢前面的一片空地上,已站满了人,皇室国戚,高官子弟,还有士兵将领,整个营账都非常的安静。

    慕容清只一眼,便瞧见了站在最前边的楚暄。

    他穿银色盔甲,蓝色披风随风猎猎风舞。他姿拔如松柏,以前只见过他着锦服时的清贵如兰,想不到,他穿上盔甲,竟是这般的凌厉如剑。

    楚暄忽然回头了一下,慕容清急忙躲在了萧之琰的后。楚暄的目光直好对上了萧之琰,顿时他释然了,原来那道视线是五弟的,可是怎么觉得是清儿的呢!他又看了一眼,终是发现在萧之琰的后,还有一道白色的影。

    他的心一顿,那形竟然和清儿有八分相似,可是此时他却不能离队过去,只得转过了头,想着一会儿再去找五弟问问。

    慕容清后怕地拍了拍口,差点就被他发现了!要是现在就让他发现了,估计不用多久,她就在回王府的路上了!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如同排演了无数遍一般,震耳聋的请安声整齐划一,似乎直抵峰顶。

    萧恒一玄色盔甲,帝王之气浑然天成!他虽年过半百,但依旧健步如飞,“众卿平!”萧恒双手举过头顶,声音洪亮如钟,“大兴的好男儿们,表现你们勇猛的机会来了!让朕看看,谁才是大兴的第一好男儿,谁才是大兴的第一勇士!”

    “我!我!我!”

    真吵!慕容清退回了一步,怎么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不过或者荣誉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比生命还要珍贵吧!

    “现在知道围猎不好玩了吧!一定要上来!”萧之琰回过头,看到她一脸的不耐,不由笑道。

    “我是想,我能不能在这深山老林里找到一只宠物带回去养着!”

    “哦?丫头喜欢什么?”

    “不介意的话,养头老虎也不错的!”慕容清想到威风凛凛的老虎像温驯的绵羊一般,随她指挥,那太潇洒了!

    “就知道胡思乱想!”萧之琰对于她时不时冒出来的新奇想法已经见怪不怪了。

    立于高处的萧恒已经跨上马,只看他提剑一挥,大喊一声,“大兴的英雄们,跟着朕冲啊!”

    一群人神激昂地冲入了树林,片刻,不见踪影!

    这速度,快得不可思议!慕容清看得不由咋舌!

    “我现在送你去四哥的帐篷!”萧之琰见除了几个留守的侍卫外,其余的人全都入山,此时过去正好,等到他们回来,必然是夜幕降临,那么即使四哥再生气,也绝不会让她再下山了!而围猎除了第一天可以进出外,其余时间是全封闭的,那么她也就可以一直跟在楚暄旁,不用担心被提前送走了!

    “嗯!”慕容清点了点头,跟着萧之琰出了帐篷。萧之琰的帐篷与楚暄的帐篷隔得并不远,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

    “你进去罢!”萧之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心中没由来得一痛。他霍然转,大踏步离去。

    慕容清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微微叹了一口气,想到自己欠他良多,他几次三番救自己于危难,而自己却在无形中给他带去了伤害。慕容清,你真是个猪头!她忍不住在心底骂了自己一声。

    一掀开帐帘进去,独属于楚暄的清草味道就迎面而来,慕容清转头打量四周。帐篷可以用简陋来形容。一一椅一桌一柜,再无别的多余的东西。上的棉被叠得整洁干净,椅子上还挂着来不及收起的蓝色锦衣,慕容清走过去,把衣服收拾了一下,就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

    忽然,她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她的心蓦然一紧,几乎是本能,她闪躲进了柜子里。她刚关好柜门,两个鬼鬼祟祟的影闪了进来。

    只见他们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一人走至边,因背对着她,慕容清看不到他做了什么。一人则走向桌子,在茶杯上轻轻抹了一层粉末。做完这些事,前后不到一份钟,两人如来时般快速的走了出去。

    他们……他们这是想要谋杀吗??慕容清吓得差点尖声喊出,死死咬住嘴唇才没让那尖叫声溜出嘴巴!

    幸好闪得快,不然被他们撞见,不死也脱层皮了!慕容清怕他们来个回马枪,一直躲在柜子里一动不动。果不其然,过一会儿,又进来两人,这两人看得比之前两人要仔细,他们细细查看了屋内形,直到确定没有人进来过后,这才出去。

    呼!慕容清提起的心总算放下了一半。可是她还是不敢出去,她要等楚暄回来!她要告诉他,有人要害他,有人要杀他!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