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皇家围猎(一)

    

    第二,天气晴朗。朝阳似火,绯霞满天。

    慕容清一觉睡得极是安稳,她翻了个边却是一空,她心里一紧,倏地睁开了眼。

    上,只有她一人!她甩了甩脑袋,顿时有些恍神,不知昨晚上是美梦一场还是真实的恋。一时间,她竟然分不清梦里现实。她转头,看到上落下的蓝衣锦袍,这才定了定神,原来,昨晚所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真实实的!

    “慕容姑娘,你起来了吗?”屋外落樱轻柔地问道。

    “嗯,起来了!”慕容清理了理上的衣服,只稍稍有些凌乱,她掀开棉被,打了房门。

    “姑娘,王爷走之前吩咐了,这几天如果你想去逛街,就多叫点侍卫跟着,保护好自己,等她回来就好!”落樱端着脸盆进来,从怀里拿出一个通体雪白的玉佩,“这是王爷让我交给你的!”

    慕容清伸手接过,玉佩无任何的花纹,只在一面刻着一个“暄”字,另一面则是白如雪,没有任何一丝瑕疵!

    “这是?”慕容清疑惑道。

    “这是王爷随所佩的玉。王爷不在,你凭此玉便如王爷亲在。若有什么事,你也可以用凭此玉去找王爷。围场入口那里王爷已打点好了!”落樱细心地为她解释道。

    慕容清的心微微一颤,想到等等又要瞒着他去围场,顿时有了几分踌躇。可是,让她在王府坐以待毙,只能干等着,她又做不到!想了想,慕容清把玉收进怀里,对着落樱道,“我有些累,吃过早饭后就不要进来打扰了!”

    落樱了然的笑笑!昨晚上王爷一夜未出,想来是累了!

    慕容清望着落樱眼底揄揶的笑,脸上顿时一红,瞬间便明白了,落樱她绝对想歪了!慕容清无语望苍天,这么误会也好!至少今天一整天都不会有人发现她的失踪!

    “姑娘好好休息,奴婢先行告退!”落樱见她满脸通红,笑得更加无忌,眼见她快要恼羞成怒,立刻退了下去。

    “等等!”慕容清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对着落樱道,“昨天因我之故,无辜连累了好多人,落樱你去拿点药送给他们,帮我道个歉!”

    落樱扶在门框上的手一顿,半晌才回神,“好的!”姑娘的心好善良,从来没有哪个人可以如此体恤下人!

    等落樱退下,又过了好一会儿,慕容清才把萧之琰的男装拿出来换上,焦急地等在房内。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暖煦阁外才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我去四哥处拿点东西!”

    “参见五皇子!”门口仆人立刻恭敬的行礼。只是他们有些奇怪,今天不是围猎的子么,五皇子不去围猎,怎么还有闲心上王府。不过他们也只敢在心里问问,可不敢真的问出来!

    萧之琰一进屋,慕容清立刻从里屋走出:“你总算来了!我都等你很久了!”

    萧之琰嘴角微勾,淡淡道:“我得等到四哥出门才能进来不是!”

    “嗯嗯!那现在我怎么跟你出去!”慕容清想想要出去,避开那么多人的眼睛,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萧之琰指了指边跟着的小童,慕容清定睛一看,原来此人材体型跟自己都差不多,不过他一直低着脸,看不清他的长相。

    “哈哈!萧之琰,你真聪明!”慕容清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你就留在这里见机行事,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切不可暴露了份!若被人识破,只管逃命!”

    “是,主子!”他话一出口,慕容清立刻就怔在了原地!

    “他……他的声音怎么和我的一样?”我靠,萧之琰太厉害了吧,行事竟然如此周密,这样一来,只要没有看到他的长相,谁都不知道里面的慕容清已经被调包!

    “嗯。他只要听过一个人的声音,就可以模仿得非常真!”萧之琰只是淡淡一笑,“时间不早了,再耽搁下去,怕是进不了围场了!”

    “那快走!”慕容清忍不住又看了他一眼,他依旧低垂着头,只从背影看,真的很像另一个慕容清!

    从王府匆匆出去,头已升到了半空。王府的门外,停着一辆红色的马车,四匹通体雪白的马儿体形膘大,四肢硕健,一看便知是马中精品。

    “快上车!”萧之琰低低催了一句,拉着慕容清便上了马车,还未等慕容清坐稳,只听“驾”的一声,马车急速地跑了起来。

    “哎哟!”慕容清惊呼一声,立刻抓住车内的小桌子,这才不至于跌倒了。

    “丫头过来坐我旁边!”萧之琰拉起她的手,把她扯到了自己边,“马车跑得比较快,别跌着了!”

    今天妖精的心似乎不太好,慕容清暗暗打量了他一眼,只见他面容冷淡,不由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萧之琰抬头看着窗外快速倒退的景物,眸中隐带一丝悲伤。

    算了,不说拉倒!慕容清安静地坐在他的一旁,想到毕竟是皇家子弟,难免会有些常人难以理解的权谋斗争,亦或者亲兄弟之间的尔虞我诈!

    约过了三刻钟,马儿“嘶”的一声长鸣,马车立刻停了下来。

    到了?慕容清抬眼望去,突然发现,这里前几天刚刚来过。

    “原来围猎是在绝凌峰!”慕容清想想也是,绝凌峰是天下第一高山,任何一个勇士看到这样的高山都会血沸腾,征服的**与快感可以让人忘记生死!

    “是呀!绝凌峰顶绝天下!”他们这次站在着的是绝凌峰的第三个山头下,围猎场就在这第三个山头的第三瓣上。

    慕容清抬头望了一下直入云宵的山峰,第三个山头相对其他几个山头来说,比较低,地势也比较平坦。第三瓣上已可以看到旌旗飘扬,显然大部队已经驻扎在了山头。

    “丫头,这次敢不敢自己爬上去!”萧之琰望着那闹的围场,有些排斥的皱了皱眉。

    “有什么不敢的!”慕容清小跑两步,回过头,笑道,“还打赌吗?”

    “这次你想赌什么?如果你输了,可得答应我一件事!”萧之琰看着阳光下那张如花笑靥,心为之怦怦而动。

    “好!一言为定!”慕容清率先跑了过去。萧之琰随后提脚跟上。

    约半个时辰后,慕容清累得像条狗一样,站在一旁喘气,而后跟着他的萧之琰,连汗毛都没有乱一根,不公平,实在不公平!

    “我累死了,不爬了!”慕容清随意的席地而坐,发丝有些许凌乱,她忘记自己大病初愈,体力根本没有恢复到从前的水平!

    “那丫头是认输了!”萧之琰也坐在地上,一裘红衣在这满是苍翠的山上,显得格外的耀眼。

    “是呀!你故意的!”慕容清横了他一眼,索道,“你背我上去!”

    “鬼机灵!”萧之琰看看快到晌午了,再不上去,就真的进不入了围场了!他带起慕容清,脚尖在地上一点,子如箭般急速窜去。不过眨眼的时间,他们便到了第三瓣山。

    “五皇子!”守护看到萧之琰,露出了惊讶的眼神,五皇子素来游戏人间,从不参与围猎,想不到今年竟然来了!

    “怎么,不欢迎本皇子!”萧之琰眉梢微挑,笑道。

    “奴才不敢!”守卫立刻跪下,恐惶道。

    “起来吧!”萧之琰越过他,朝里走去。慕容清低下头,赶紧跟上!虽然这里没人认识她,可是她还是怕被认出,万一被认出了,受处罚不说,肯定得连累萧之琰!

    早有侍卫前去禀报,一旁本已闲下来搭建账蓬的士兵立刻又忙碌了起来。慕容清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后头,原来她很想打量这个皇家围场,可惜这儿人多口杂,她不敢冒险。

    “哟,五弟!今天怎么你也来了!”前面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萧之瑜,他看到萧之琰,顿时有些奇怪。五弟从不参加围猎,偏偏今年来了,难道是……他心中顿生疑惑!

    “围猎每年一次,每次不来,父皇总是不太高兴。所以今年就来了!”萧之琰的态度有些敷衍。

    “也是!”萧之瑜扬唇一笑,“五弟,你什么时候别游戏花丛了,父皇才会真正高兴!”说完,他的眼睛有意无意地飘向慕容清。

    慕容清被看得起了一的鸡皮疙瘩,本能地靠近了萧之琰几步,借萧之琰的体,挡住了他让人讨厌的目光。

    “哈哈!”萧之瑜仰天大笑,“五弟这次带来的似乎很害羞吗?怎么不带怡香院的欢颜姑娘?”

    萧之琰脸色微变,掩在袖下的手倏地紧握成拳,慕容清从未见过他这样,不有些奇怪。难道他和他兄弟有仇?

    “太子理万机,臣弟的事不劳太子费心!”他的声音依旧沉稳用力。

    明明气得不轻,面上却是这般云淡风清,到底是皇帝的儿子,光这一份定力,就不是普通人能比的了的!慕容清暗暗想到。刚刚妖精喊他什么,太子?!那不就是信中所说之人!慕容清不由得仔细打量了一下他!

    “五弟太客气!不过你向来跟四弟走得近些!有四弟看着你,我倒是放心!”萧之瑜一副关心弟弟的模样,慕容清看得只觉得好假,假得太没演技了!跟咱领导比,根本不是在一个挡次上!

    “是之琰来了吗?”一个威严并不苍老的声音从他们的侧面传来。慕容清抬头望去,只见那人穿明黄色华服,头戴金色冠冕,岁月的痕迹已刻上了他的眉角根梢,可是只要他一站,就有一种天生的凛然之气,只要看上一眼,就必然会被他强大的气场所震摄!

    这是皇帝!!慕容清除了害怕,内心还涌上了一丝兴奋。没想到,竟然还能见到古代的帝王,这个站在天下之巅的男人,果然与众不同!

    “参见父皇(皇上)!”众人齐齐下跪,慕容清微一愣,也立刻蹲下,就是这跪来跪去的习惯不好,头疼!

    “都起来吧!”萧恒径直走到萧之琰旁,亲手扶起了他的小儿子,“之琰要过,也不告诉父皇一声!”

    “想给父皇一个惊喜!”萧之琰淡淡一笑,慕容清抬眼偷偷打量,原来妖精长得这么像他老爹,那眼睛鼻子嘴巴跟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怪不得皇帝老头这么喜欢他!

    “好好好!”萧恒连声说了三个好字,拍了拍萧之琰的肩膀,“今天晚上来父皇账中,你可是好久没跟父皇谈心了!”

    “是,父皇!”萧之琰低下头,恭敬道。

    一旁的萧之瑜立刻上前道,“父皇,难得今天五弟前来,不如明天再正式围猎。今天天气好,父皇可先休息休息。观赏下山中美景!”正找不到理由把围猎改在明天,五弟来得正好!父皇向来宠五弟,想来是会答应的!

    “不用了!”萧之琰突然出声拒绝道,“按原计划进行吧!我只不过是来围观,你打你们的猎,我赏我的景,各不相干。”

    慕容清就觉得今天的妖精很怪,他从头到尾一直很冷淡,连一直挂在嘴角的笑容都隐了下去。

    “那就按之琰说的办吧!之瑜,朕老了,你做事可要多思量思量,切不可只看中眼前,目光得放长远一些!朕总有一天要归去,这江山到时候交于你手中,你可别负了朕对你的一番教导!”

    “孩儿定不付父皇所托,为江山,为天下黎民竭尽全力!”萧之琰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嘴上却说着讨好的话。

    “嗯!”萧恒点了点头,拉起萧之琰,“之琰随父皇来!”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