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真的病了

    

    “你病好了,我自然带你去!”楚暄把她放在上,温柔地替她盖上棉被。

    “你说话要算话!别又哄我高兴!”慕容清闭着眼,喃喃轻语道。

    她的手心滚烫,楚暄握着她的手越发的紧了,他眉头微蹙,柔声道:“我什么时候哄过你了!倒是你老是耍小孩子子!”

    “我就耍嘛!”他的手心微凉,慕容清朝着他挪了挪子,她微睁开眼,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发烧烧得脸色绯红如霞,“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还老是说绝的话伤我!你故意的!”

    有他陪着,真好!慕容清的嘴角扬起了一抹幸福的浅笑。

    楚暄见她嘟着嘴,虽然难受得皱起了眉,眼睛却笑得像弯弯的月芽,心中微动。该说她天真纯洁还是痴傻愚笨呢?她的心思单纯得如同一张白纸,简单明了。在她的世界里,喜欢便是喜欢,讨厌便是讨厌!她从来不会勉强自己,更不会让自己去假意奉承!

    “王爷,陈太医来了!”

    “进来吧!”陈太医很郁闷,昨天好不容易把她从鬼门关里救了回来,今天这丫头又怎么了?

    “参见王爷!”陈太医脸色如常,行了个礼。

    “不必多礼!清儿发烧了,陈太医快进来瞧瞧!”楚暄的语气平缓,不过细听,还是可以听出一丝波澜的!

    陈太医三步并做两步快速走到边,他看到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微微一笑。看来这次,王爷是真的动了!

    半晌过后,陈太医点了点头道:“因落水时间太长,姑娘虚体弱,再加上吹了秋风,染上了风寒。臣开几服药,服下去就好!这几天切记好好休息,不得下,也不得吹风!”

    呃?不是吧,这么严重!虽然慕容清烧得有些迷迷糊糊,但是陈太医的话还是清晰地传入了耳朵。

    “得几天?”

    “少则七天,多则半月!”

    这么久?!慕容清想想围猎在四天之后,照他这个说法,不是去不成了么?

    “能不能多用点药,让我快点好?”慕容清不敢再直接提出来,她知道他肯定不会答应的,所以她只得寄希望于陈太医。

    “不可!姑娘体太虚,药量过重,会适得其反!”

    慕容清开始无比怀念现代社会的点滴!发一次烧,哪有这么严重!慕容清有些不以为然!既然太医说不行就不行吧,等时间一到,她再求求领导,看在她这么乖的份上,领导八成是会答应的!

    “就会动歪脑筋!”楚暄轻点了下她的额头,转头对着陈太医道,“有劳太医了!”

    “王爷折杀微臣了!”陈太医写完药方,招过一旁的小童,示意他立刻去抓药!

    “姑娘好好休息,微臣先行告退!”陈太医见慕容清闭上眼,想必是烧得难受,犯困了。他不由出声道,“王爷,最好让姑娘服了药再睡,姑娘这次发烧来势汹汹,千万得小心照料好!”

    楚暄微微点了点头,轻唤道:“清儿,别睡,陪我说说话!”

    “唔!”慕容清把头埋在被窝里,呐呐道,“我好困,让我睡一会儿!”

    “清儿,吃了药再睡,乖!”楚暄好脾气地哄道。

    “不要!”慕容清皱紧了眉,“让我睡一会会,一会会就好了!”

    “我弹琴给你听?”

    “嗯!当催眠曲正好!”

    楚暄嘴角的笑一僵,这个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他失笑出声,缓缓低下头,墨黑长发轻轻地从慕容清脸颊扫过,楚暄在她脸上轻啄了一口,温的气息从脸颊一直蔓延到了她的耳边。

    “乖,别睡!”

    慕容清倏地睁开眼,眼前放大的俊脸让她的心猛地一悸,他眸色深沉如海,似望不到尽头。

    “那王爷跟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我就不睡了!”

    楚暄一怔,没想到她会这样说。他起,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慕容清见他面色不善,微微叹了一口气,“算了,你不说我也不睡了,不过你得陪着我!”以前自己不是这么容易就妥协的,可是对着他那样的眼神,慕容清不自主地就软了下来。

    “我的过去,是皇室的忌。父皇能让我从母,我已经非常感谢他了!”半晌,楚暄清润的嗓音低低响起。他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这些,却是不能对她说的!

    慕容清点了点头,转了个话题道:“你有去过其他地方吗?”

    她话题转得太快,让楚暄有一瞬间的愣神,他以为她会继续追问下去,哪晓得她就这样停止不问了。

    “大兴东至苍海,南到哈撒拉沙漠,北连广漠的草原,除了沙漠,其余地方,我都走过!”想起那段逃亡的岁月,楚暄的脸上闪过一抹痛涩。

    慕容清刻意忽视了他脸上的表,她紧握了下他的手,笑道,“哪里最好玩?”

    “清儿想去玩吗?”楚暄嘴角一勾,扬起的笑如的暖阳,他可以感觉到她的安慰,小心翼翼的安慰,生怕伤害了他!

    “嗯嗯!”慕容清连连点头,眸光清亮如水,“我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走遍中国!吃遍中国的美食!”

    “中国?”楚暄疑惑道。这是哪里,他怎么从未听说过。

    呃?!慕容清微愣,糟糕,一时口快竟然说漏嘴了!

    她干笑两声道,“就是大兴!还有,这儿除了大兴,就没有别的国家了吗?”

    楚暄敛下眼中的困惑,答道,“苍海之上,有个灵蛇岛。神秘莫测,从来不与陆地国家联络,只偶尔在苍海边看到岛上的人拿着药来换取一些食物。”

    “他们与世隔绝吗?”慕容清轻声问道,“你家老爹不担心东海边境出问题吗?”

    楚暄惊讶地望着她,没想到她的思维这么敏锐,一下子抓到了重点,“曾派船去访过,可惜有去无回。后来才知道,要去灵蛇岛,必须是在潮涨之时。海暴来临时,东海之上,会出现一道裂痕,只要抓住时机冲过去,就可以到达灵蛇岛。不过大多数人都冲不过海上风暴!”

    “东海边境,一直有重兵把守,只要他们不来犯,就井水不犯河水!”

    “王爷,药煎好了!”屋外的喜端着药,小声道。

    “进来吧!”

    喜一打开房门,一股浓郁的中药味就扑鼻而来,慕容清皱了皱眉,习惯了西药的她,有点受不了这股味道。

    楚暄接过喜手中的药,示意她退下。喜望了眼躺在上的慕容清,朝她微微一笑,笑中满是揄椰。

    “乖,起来吃药!”楚暄一手扶起她,让她靠在枕上,然后舀起一勺,吹凉了,再递到她嘴边。

    一勺一勺,慕容清吃得满头黑线。虽然她很享受这种被关的待遇,可是,真的好苦好苦!!!

    “我自己喝吧!”慕容清拿过楚暄手中的药,一仰脖子,整碗药都倒进了嘴巴。还是这样一次来个干脆爽快!许是喝得急了,慕容清一下子被呛住了,大声咳了起来。

    楚暄轻拍了下她的后背,责备道,“吃个药都不好好吃!”

    好半晌慕容清才停住,指指桌上的水,嘴巴里太苦了,得用水冲一下!

    楚暄不由得摇头苦笑,真把他当仆人使唤了,起替她倒了一杯水,慕容清立刻就喝了下去,这才觉得好受一点。

    “乖乖睡一觉了,我还有事要去忙,晚上再过来看你!”楚暄亲了亲她的额头,替她压好被角,转走了出去。

    屋内,一瞬间便陷入了寂静之中。

    屋外阳光正好,似乎可以听到阳光落到花朵之上的声音。慕容清眨了眨眼,困意顿生。她往被窝里缩了缩,被窝里还残留着属于他的清香味道,慕容清甜甜一笑,很快就沉入梦中。

    天气渐渐凉了,到底是秋天了,阳光再怎么烈,也没有了夏的那一份燥。秋风轻佛而过,已带上了冬的寒意。

    暖煦阁内,慕容清坐在躺椅上,神委屈。

    “你说好带我去的,怎么反悔!”慕容清吸了吸鼻子,风寒已好了大半,可是今天一早,楚暄然后跟她说,她体不好,不能带她前去。

    “清儿!围猎并不是你相像的那样简单!你过来。”楚暄朝她招了招手。

    才不要过去!哼!慕容清把头一扬,故意偏过脸不去看他。

    “又耍小子!”楚暄叹息一声,走了过去,指了指自己的肩膀,“看到了没有!”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