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情愫暗生

    

    如果自己再迟一些回来,如果不是有朴蔚在旁,如果……太多如果,让楚暄一阵后怕!他捏紧了拳头,他没有想到会这样紧张她,会如此失了方寸!

    心沉沉地如同抓不住浮木的溺水者,一会欢喜,一会忧愁。她如花笑靥和母亲绝望哀怨的眼神交替在他的眼前闪现,在这一瞬间,他有些迷茫!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对她!对这个他以为要努力去恨的女子!!!

    慕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是晚上。

    窗外月朗星稀,一阵悠扬动听的琴声在屋外响起,叮叮琴声如溪间潺潺而过的流水,浅吟低唱。

    这是?在天堂?!慕容清有片刻的怔然。不过浑酸软提醒着她,她还活着,而且还活得非常苦!蛇蝎精,你等着!别以为咱一直对你忍让,就以为咱好欺负!每个人都是有底线的!从前不和你计较是不想惹麻烦,既然你没把咱弄死,你就等着咱的报复吧!绝对比你的精彩!

    她有些口干舌燥,她努力地支起了一个胳膊,可是手一软,她重新倒了回去。她试着开口喊了一声,“有人吗?”声音沙哑如破锣!

    琴音“叮”的一声,猛然停了下来,慕容清的心一颤,还未明白琴音怎么会突然断裂,一个蓝色的影已急急走来。向来云淡风清的楚暄,此时已掩盖不了面上的狂喜。

    落樱跨入房门的脚一顿,她自小在王爷边当差,从未见过王爷对哪个女子这般上心,即使是雪姑娘,王爷也从未如此焦急和忧心!

    “清儿,你醒了!”他在麻边坐下,伸手抚了一下她还略显苍白的脸色,柔软真实的触感让他提了一天的心总算放了下来。

    慕容清内心一暖,他的焦急和担忧是那般明显,她甜甜一笑,“嗯!王爷,我想喝水!”

    落樱连忙走过去倒了一杯水,楚暄从她手上接过手,一小口一小口喂着。

    “落樱,去厨房去粥端过来。”

    “是!”落樱看了一眼幸福得笑得眉眼弯弯的女子,由衷地开心!以前她认为,王爷和雪姑娘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雪姑娘虽冷清却善良,可是没想到,雪姑娘接近王爷别有目的,彻底伤了王爷的心!而慕容姑娘,虽无雪姑娘的绝色容颜,但是她活泼开朗,机敏过人,也许可以抚平王爷心中的伤痛也说不定!

    “王爷!”慕容清喝了水感觉嗓子好了一些,疑惑道,“我睡很久了?”

    楚暄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动作亲昵而宠

    “从昨天下午一直到今天晚上了!”

    这么久?!慕容清不由得吐了吐舌头!怪不得肚子这么饿,原来是昏睡太久了!

    一时间房内的两人都不说话,只是怔怔地望着对方。一个清朗如云,一个甜美如昔。两个人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同一种东西,蓦地,慕容清把眼睛别到了一旁。

    “刚刚是王爷在弹琴吗?”

    “嗯!”楚暄替她压好被角,闲坐在一旁。

    “那,能不能再弹一首呢?”慕容清眸光闪亮,看得让人不忍拒绝。

    “清儿想听哪一首!”

    其实咱想听《红豆》!慕容清默默地心里说一句。

    “随便都好!”

    “可没有随便都好这曲子!”楚暄笑道。

    “王爷!”慕容清低喊一声,隐隐有了撒的味道,“你故意的!那就弹刚刚你弹了一半的曲子!”

    寄思遥么?楚暄这个时候才想起,刚刚弹了这么一首曲子!原本他只是随意在拔弄琴弦,却不知那些音符有自己思维似的,不由自主地在他的指尖倾泻出来。

    见他忡在原地,面上尤带一丝悲苦,慕容清小声道:“那……那换一首好了!”

    “就这首吧!”楚暄起,取过随手丢在桌上的琴,坐于窗前的椅子上,优雅琴音如天籁般响起。

    他的琴技高超,拔弹的手指如行云流水,仿佛可以在琴弦上看到一朵朵绚烂绽放的花朵。慕容清闭上眼倾听,琴音开始平缓,有如恋人之间的耳磨厮鬓。渐渐的,琴音变得空旷嘹亮,却又带着一种得而不见的悲凉,如同两地分割的恋人,想见却无法相见。最后,琴音又趋向平缓,但有一种沉闷的咽呜,有一种历尽千辛万苦,却依旧无法相守的遗憾!

    慕容清倏地睁开眼,楚暄正好划落最后一个音,清澈纯远!

    “王爷!”慕容清淡淡开口,“以后我不听这曲子了!”

    楚暄一愣,嘴角勾起一抹如沐风般的笑,“怎么?”其实这首寄思遥,曲子简单,就是表达一个女子对远方丈夫的思念之。最后一个尾音,更是表达了她满腔的意。

    “嗯!我不想跟曲子里的人一样,和你分开。哪一天,想见了却不能见。只能远隔千里或者万里去思念,我不想这样!”

    楚暄一怔,望向她的目光逐渐深沉。

    半响,楚暄微微一笑,慕容清只觉得眼前恍若梅花次弟开放,隐隐竟可以闻到清香。

    “那清儿便和我在一起!”

    闻言,慕容清的眼倏地一亮,满天星辰也比不上她眸中清辉!她甜甜一笑,王爷这是同意了她的表白了吗?

    “王爷,你接受我了吗?”她想听他亲口说声那句话,亲耳听到比自己乱猜靠谱多了!

    楚暄眉毛一挑,笑容里带着上了几分戏谑,“清儿以为呢?”

    又是反问?!领导怎么这么喜欢用反问!慕容清不由得在心底诽谤道。

    “别扭的小家伙!”楚暄暗叹一声,走上前,揉了揉她的头发,如同揉一只宠物狗似的,“别多想,我所说的便是你心中想的!清儿,明白吗?”

    “嗯!”慕容清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哼哼!死蛇精,咱这次是因祸得福,你呢,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本姑娘今天养精蓄锐,看不把你这如嫣阁闹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