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心痛难耐

    

    今天楚暄回来得很早,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急着就往王府赶!几后的围猎,看似平静,实则已风起云涌。跟欧阳先生商讨了半天,脑中浮起那张如花笑靥,却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了。不过才相处两,竟已这般思念了吗?楚暄神色莫然,心里有两种声音一直在不停地纠结着。

    或者恨,很多时候,往往只是在一念之间。

    当他的马车一驶入王府时,得了消息等在门口的落樱立刻跑了上去,顾不得犯了规矩,急忙道:“王爷,慕容姑娘落水半刻钟了,还未救上来!王爷,快想办法救救姑娘!”

    闻言,楚暄的心猛然一跳,他“刷”地掀开了车帘,几乎是跳着下来,温雅面容犹带怒意,厉声道:“怎么这么久还没救上来?都不想要脑袋了?”说着提脚便朝着暖煦阁而去。

    朴蔚一听,把马车交给一旁的青衣奴仆,立刻跟了上去。

    好端端地怎么会落水,楚暄现在已不想再去问原因,他只想快点把这个闯祸的鬼灵精救上岸,然后再狠狠抱住,好好惩罚她的不听话!

    “朴蔚!”楚暄远远便看到池边围着一大群人,池面却风平浪静,根本看不出有什么。他的心倏地一紧,一瞬间,他的心里涌起一丝害怕,那无力又无奈的感觉再一次裘来,他猛然停下脚步,背转过,厉声喝道,“一定要把她活着救上来,不然……”

    他语未完,但是朴蔚很清楚如果她出事,那么那些人,必将会跟着陪葬!

    楚暄站在原地,只冷冷地望着前面的人,眸色深沉如一汪寒谭。忽然他背转过,心底的害怕一丝一毫的漫了上来,无论他怎么样的安慰自己,那股恐慌如无孔不入的丝,紧紧地缠住了他的心。

    朴蔚看了一眼神色僵硬的楚暄,子如离弦的箭,急迅地朝前窜去。

    慕容清眼看他们的包围圈越缩越小,只得再次潜入水下,幸好水底清澈,阳光如金线洒入池面,她勉强可以看清四周的形。她的手里紧紧攥着银钗,想办法从他们的包围圈内突围出去,可是试了几次,都被了回来。

    他们只是把她困在水下,没有再做出任何行动。死蛇精,这么歹毒,杀人不见血,他们这样做明显就是想造成她溺水的假象!慕容清感觉气息已经不稳,一口气快憋不住了,再这么下去,真要把小命丢在这里了!

    娘的!慕容清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声!一咬牙,抬起手臂,把手中的银钗狠狠地刺入离他最近的一个男子。男子不防,右肩被重重刺中,清澈池面立刻泛起了一丝血红!他闷哼一声,子不由自主的移了几寸,慕容清趁机用力撞了一下他,用尽全力窜了出去,可是她刚一冒头,来不及换一口气,腿底一沉,她在顷刻间被便拖入了池下。

    “唔!”慕容清低呼一声,立即了有窒息的感觉。她难受地挣扎了几下,可是力气早已用光,脚只是软软地踢了几下,神思已渐渐模糊。

    四个青衣男子相互看了一眼,拉住她的脚越发往池里潜去。慕容清的意识几乎已完全失去,脑中只残存着最后一点信念,不能死,不能死,一定要撑着!一定要!!!

    眼看人半天没有上来,喜的脸愈发的惨白。她焦急地望着平静的池面,默默祈祷王爷快点回来!

    “妹妹怎么还不上来!难道人还没有找到吗?已经过去一刻钟了,再这样下去,妹妹的命……”沐嫣眉头紧皱,眼中含泪,担忧害怕,可是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分明泄露了她此时的心并不是她表现的那般伤心难过。

    哈哈哈哈!!!沐嫣真的很想放声大笑!这么久过去了,她救上来了,最多只有半条命了,一个病怏怏的奴婢还拿什么资格跟自己抢王爷?王爷又怎么会对她留恋忘返呢?到时候,她又将宠冠整个王府!

    还有陌雪!没想到,这个女人手段如此高明,怀了王爷的孩子。竟然在她之前怀上了王爷的骨,怀上便怀上,她也有办法让这这孩子一辈子看不到初生的太阳!

    “嫣姬莫急!慕容姑娘一定会没事的!”红袖在一旁安慰道。

    这两主仆,一搭一唱,演双簧呢!喜的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忍不住道:“红袖妹妹好手段!”

    “喜,你这话我就不听了!”沐嫣冷眸一瞪,“你是王爷的贴丫鬟,却连好端端地一个人都看护不好,你这么说是想推卸责任吗?”

    “嫣姬,奴婢长眼睛!”喜意有所指的回了一句,却见朴蔚如闪电般急窜过来,面上顿时一喜,她惊呼一声,“朴蔚,快下去救姑娘!”

    沐嫣一听,心猛得一颤,王爷回来了?!

    一回头,却见那个蓝衣锦服的男子背对着他们而站,在秋微凉的阳光中,颀长背影弥漫着一股哀伤的味道。

    王爷怎么这么早回来了?!他不是去祈云寺了吗?以前往往天黑了也不见回来,今天怎么可能这么早就回来了?!红袖轻扯了下沐嫣的衣袖,俯下拿帕子擦了擦她鬓角的汗水,趁着手帕挡住嘴唇,她快速而小声地说了一句,“算时间他们应该要把她救上来了!”

    朴蔚如敏捷的鱼儿,一下子就潜到了池底。池底能见度尚可,他很快便发现了慕容清脱下的裙子,他面色一沉,立刻朝前游去。幸好已是深秋,池面只有一点点残败的荷叶,他拔开荷叶细找,忽然面色一白,浅淡的血腥味一下子冲进了他的鼻子。姑娘受伤了?他神思一恍,立刻循着血腥味朝池底潜去。

    不多一会,他就发现四个青衣男子拽着慕容清停在池底。慕容清已经失去意识,乌黑长发如同水藻一般飘浮了开来,她如同睡着般悄无声息。朴蔚立刻扑了上去,手中利剑如电般出销,强大的剑气在池面上划过一道长长的水痕,四个青衣男子见他面带杀气,立刻拖着慕容清浮出了水面。

    朴蔚二话不说,直接从他们手中夺过慕容清,暗提一口真气,抱着慕容清,足尖在池面轻轻一点,子平平掠回了岸。

    “姑娘!”喜立刻扑了过去,见她面容惨白如纸,嘴里无意识地吐着池水,眼眶一红,抓着她的手臂使劲摇着,“姑娘,你醒醒,姑娘!”

    喜凄切的叫喊如一把利刃,一下子切中了楚暄的要害。他倏地转过了,几乎是不顾形象地奔了过来,一把从朴蔚手里接过她,轻拍了她的脸颊,“清儿,清儿,你醒醒!醒醒!”

    躺在他怀里的人如毫无生气的木偶,一动不动。

    “清儿!”楚暄悲呼一声,他的手轻轻用力,却在不停地颤抖,阳光很灿烂,可是他却感到了无法抵挡的寒冷!

    而此时,落樱正带了陈太医赶来了,陈太医一看况不妙,立刻喊道:“快把人平躺着,快!”

    “陈太医,如果人救不活,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

    陈太医顿时一愣,来不及细细琢磨他话中深意,立刻对着她的肚子按压,掐人中,用针刺,忙得满头大汗,好半天,慕容清终于“唔”的喊了一声,膛开始急促的起伏!

    慕容清觉得头很疼,腔很难受,她想睁开眼,可是只看到头顶白茫茫一片,失焦的眼睛好半天才勉强看清了一点点蓝色。

    “清儿,清儿!”楚暄面上闪过一丝狂喜,轻声呼唤着她,那小心翼翼如同把她当成珍宝一般的呵护,让一旁的沐嫣妒红了眼!慕容清,你这个祸人精,竟然还不死!

    落樱见太医施救完成,立刻把手中的锦被盖在了慕容清上。

    陈太医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偷偷打量了一眼楚暄,心中暗呼,幸好人救得及时,不然丢了命,他也要跟着陪葬了!

    “王爷,姑娘落水体十分虚弱,虽现在已无命之虞,但是一定要好生调养!天虽不至于寒冷,但也凉了。姑娘怕是要染上风寒了。快快把她扶回屋里,切不可再吹风!”

    陈太医话音刚落,楚暄就抱起了慕容清,大踏步走了回去。从始至终,楚暄的目光都没有在沐嫣处哪怕停留一秒,他直接无视了她的存在!

    “王爷……”沐嫣上前一步,换来的却是一个绝的背影。

    “朴蔚!马上去查怎么回事?”楚暄回到暖煦阁,立刻有小丫鬟上来,给慕容清换衣服。楚暄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走了出去。

    “是!”池底所见绝非那般简单,那四人他早已让人看管了起来,想着他快速地出了门。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