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求你放开

    慕容清的心瞬间被针扎了一下般难受,她微扯嘴角,漾起的笑如同秋里凋零的花朵般凄婉。

    “如果一定要这样你才会好受一点,那便随你吧!”慕容清偏过头,神落寞,不再看他。

    楚暄一怔,心中涌起的陌生愫让他避之不及。他猛得把她仍到了上,慕容清眉头一皱,目光茫然地盯着头顶天青色的锦帐。白色披风瞬间被他扯落在地,露出了洁白如雪般的肌肤,点点红痕如烙印一般布满了她的全。楚暄墨色瞳仁忽得一缩,即刻他的吻如疾风暴雨一般从她的额头一直蔓延到了她的脖颈,迅速点燃了她体内残存的药

    “唔!”慕容清发出了浅浅的呻吟,体的反应是她无法掌握,心底只有冰凉一片。

    楚暄倏地在她的上咬了一口,“痛!”慕容清低呼一声,“求你……”

    “求我?”楚暄停下动作,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求求你,放过我!”慕容清闭上眼,掩盖了眸中那一抹痛色。

    “哈哈哈哈!”楚暄仰天长笑,“这个时候求我,你不觉得太迟了吗?”

    “我不要!”慕容清最终抵不过心底的悲愤,朝着楚暄大喊道,“我不要!不要!!不要!!!!”

    楚暄只深深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随即大手一挥,她几近**。

    “啊!楚暄,求你,不要这样……不要……”慕容清颤抖着,声音隐带哭腔。

    屋外忽然传来几道喧嚣声,刀剑交接的清脆声在寂静的夜中显得格外的突兀,还隐隐传来几声“五皇子,不可”!

    慕容清也不知哪里升出来的胆子,忽然放开了嗓子大喊:“萧之琰,救救我,萧之琰……萧之……唔!放……开……”体内的药使慕容清浑无力,她只能恨恨的瞪着楚暄,这个男人,真的是她之所吗?他怎么可以如此伤人于无形呢?

    “四哥!”随着一阵低沉的喊声,冰冷的秋风卷着残月从窗口扑了进来,萧之琰的剑如闪电,银白剑光直指楚暄。

    楚暄侧一避,剑光从侧划过,剑尖却是一卷,白色披风如同有生命一般自动盖上了慕容清。萧之琰回又是一剑,强大的气流使得楚暄连退数步,他立刻上前一抱,足尖在上一点,整个人如同疾风一般从窗口滑了出去。

    “四哥,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伤心。她喜欢着你,你却将她的心捏在手中狠狠摔碎。”萧之琰抱着她站在屋外,红衣墨发,长剑如啸,天边残月如弯刀,散发着凄清的光芒。

    “萧之琰!”慕容清低低喊了一声,“为什么每次你都可以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为什么我要喜欢他?”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清秀的容颜上,浮起一朵哀伤之花。

    “王爷!”朴蔚带着几个亲卫围着萧之琰,不知道接下去该如何做。

    楚暄转过,森冷吼道:“滚!”

    朴蔚看了一眼慕容清,迅速带着亲卫退下。

    “丫头,我们也走!”萧之琰搂紧了怀里的女子,嘴角微勾,“四哥,人我暂时带走了!哪天她想回来了,我便送她回来!”

    声音渐渐消散在风中,楚暄清雅的面容上闪过一抹痛色,他该让她痛苦,让她尝尝折磨了他十几年的噩梦,可是,当萧之琰带走她的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一种异样的轻松,似乎压在心头的石头蓦然一松,这样的转变让他措手不及!

    楚暄望着头顶暗沉的夜空,那些痛苦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母亲绝望的呼喊,悲怆的面容,怨悔的眼神,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那火烧得是这般的烈,连一丝丝生的希望都不给!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最的人死在眼前,那种无力又自恨的感觉是他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一遍的。曾经带给他伤痛的人,他永远都不会忘记,总有一天,他会全部都讨回来,一丝一毫!

    冷月无声,凄清而哀凉。一如此时的他,对月而立,边却空无一人。寂寞孤独总是在这样的夜里开始侵蚀他的心,一寸一寸!只有孤独,他才能警醒,才能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什么才是他应该去争取的,而什么才是他可以放弃而利用的。

    只是想到这里,他的脑中忽得闪过一张如花笑靥,明媚的笑容如同三月的暖阳,他的心就像被闷敲了一下,不疼却难受万分!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