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下了春药(二)

    慕容清狠狠一口咬在他的舌头上,血腥味立刻弥漫了整个口腔。凌元辰痛哼一声,意识在顷刻间回到了他的脑中。他猛地放开了慕容清,神色震惊,一时间望着她怒意盎然的脸,头脑一片空白!

    “啪”的一声,慕容清毫不留的一巴掌甩了上去,“你流氓!”声音隐隐带着哭腔。

    “清儿,我……”凌元辰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怎么会做出这样下流的事来,俊逸的脸一会红一会白,目光甚至不敢跟慕容清对视。

    “滚!”慕容清背过,眼底有泪光闪动。明明她很努力的去适应,蓦然发现,她永远是这般的格格不入!

    凌元辰张了张口,最终什么也没有说,默默的看了一眼她孤寂的背影,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到一旁,安静地坐下。

    屋内,一瞬间便恢复了初时的宁静。

    有阳光从微开的缝隙内洒进来,如同一条绚烂的金色羽带。慕容清伸出手,看阳光在她指尖流泻,似她的哀伤,无可压抑,亦无可掩盖。

    她抬起头,洁白的脖颈形成一个完美的弧度,如引喉高歌的白天鹅,美丽,高贵!凌元辰一瞬间看呆了,沐浴在阳光中的女子,竟然如此美好,可是她的影又是这般的单薄而孤清,似乎会随着这点点碎金而消失不见。

    “清儿,对不起!”低沉暗哑的声音中含着一丝乞求。

    “对不起这三个字,对你来说太过于廉价!”慕容清冷哼一声,“而且,我不需要!”

    “我……”凌元辰垂下暗淡的双眸,低声道,“我以为清儿你会理解我,没有想到,你竟然这般的自私!”

    “我自私!”慕容清霍地转过,一字一顿道,“当我被你无送回家的时候,你绝!当你和沐嫣联合起来陷害我的时候,你无义!当你对我意图不轨的时候,你人渣!”慕容清没想到他竟然可以这样的是非不分,颠倒黑白,气得口一阵闷疼!

    “我有苦衷!”

    “去你妹的苦衷!你的苦衷跟我有一毛钱关系!”慕容清转过,决定不再理他。人家说三岁一代沟,她和他相差了一千岁不止,那绝对是一条难已跨越的鸿沟了。真是自己给自己找气受!

    时间一分一秒而过,阳光也收起了最后的光芒,天已经暗了下来。可是,依旧没有人来寻找她,或者,她把自己看得太高,其实不过是一个误入时空的灵魂罢了!

    忽然,她听到了开锁的声音,她神色一凛,眉头不自觉得皱紧,门却只开了一条小缝,递进来一碗白米饭,一叠香干丝。

    原来是送晚饭的!慕容清的心头涌上了一丝失落。

    ~~~~~~~~~~~~~~~~~~~~~~~

    “还没找到?”楚暄一裘蓝衣锦袍,墨黑长发用紫金发扣所束,他面色沉静,声音却起了些微的波澜!

    “回王爷,还没有!”朴蔚神肃穆,语调平稳。

    “连个人都找不到,王府里全都是一群废物吗?”

    “请王爷责罚!”朴蔚单膝下跪,不卑不亢。

    “滚!”楚暄怒吼一声,温雅的面容闪过暴戾之气。

    “四哥,小丫头被你罚去浣衣居,定是心里生气,任了躲好了。王府这么大,要藏一个人也容易。她只要没出了王府,就一定会找到的!”萧之琰淡淡道。

    “从早上到晚上不见人影,有这么任的吗?”

    “可能在哪贪玩吧!”萧之琰句句向着她。

    “哼!”楚暄冷哼一声,“找到了,该好好搓搓她的锐气,都不知道谁才是她主子!”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