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他的绝情(四)

    “慕!容!清!”一字一顿,楚暄喊得极慢,却让人有种被打入地狱的般的恐惧。

    “本王纵容你,并不等于可以让你口出狂言!”楚暄的面容有如大雪之下的寒川,森然可怕!

    “是你太过份!”慕容清心猛得一颤,强大的压迫力让她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她捏紧手掌,尖利的指甲已深深嵌进了里,可是她并不感到疼痛!

    楚暄迎着她质问的眼神,心忽得一悸,那样纯净清明的目光,刺得他眼睛生疼。

    “哈哈!”楚暄仰头狂笑,蓝色锦袍被风带起,广袖翩飞划过一道冷寒的弧线,“慕容清,本王不得不对你刮目相看!”

    慕容清倨傲的昂起了脖子,“王爷,从来我都以为你是宽容的人。可是,偏偏你对你的孩子又这般的残忍!你不该这样!”

    “清儿说得确实不错,本王的确不该如此!”讥讽之色从他面上隐去,他嘴角一勾,浅笑如兰,眸色却深沉如一汪深谭!

    呃?慕容清有片刻的失神,他……他怎么这么快就转了态度?

    “朴蔚,把落雪居锁上,从此时起,无论是谁都不准踏出落雪居一步!”清清淡淡的话语,一如此时清冷的月色,“至于清儿,明晨开始,去浣衣居!”

    “王爷……”朴蔚没有想到,事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原本他以为,雪姑娘和王爷之间的关系起码能缓和一些,哪晓得更加的剑拔弩张了!

    “还愣着做什么?”楚暄不悦地瞪了朴蔚一眼,眼锐如剑。

    “是!”朴蔚犹豫半响,只得领命退下。

    “你……”慕容清一时语塞,气得两颊绯红,“你无无义!”

    “慕容姑娘!”陌雪的声音清泠如冬的寒冰,直冷到人的心底,“此事与你无关!”

    “我……”慕容清很有一头撞死的冲动,她好心帮她,她却嫌她多管闲事,你丫,叫你嘴欠,多管闲事!这下好了,明天开始就成为一名光荣的洗衣工了!

    “我想你误会了!”慕容清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一种莫明让人臣服的力量,“我只不过不想受良心的谴责!今天无论换做是谁,我都会站出来!事一码归一码,之前你们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是现在绝对是他不对!”

    慕容清蓦地抬起一双亮如晨辉的明眸,清澈眸光直指人心。

    “楚暄,我不想让自己对你失望!更不想看错了你!”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倦意,“明天我会准时去浣衣居!”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转便走。

    她竟敢直呼王爷的名讳?!水鸢望着她绝然离去的背影,或许她真的是不一样,是与众不同的吧!

    从落雪居出来,慕容清只觉得浑的力气似被抽光一般,她靠在一株梅树下,轻轻闭上了眼。是不是有一天,他也会如此对待自己,不留一点面,不留一丝丝可以还转的余地?

    夜暗沉得像下压下来,慕容清望向东方,眼底闪过留恋与向往之色!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