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他的绝情(三)

    慕容清一瞪眼,朴蔚却朝他轻轻摇了摇头。他略微上前一步,挡住了拉着她衣袖的手。

    楚暄只挑了挑眉,神漠然。

    “姑娘!”水鸢焦急地喊了一声,立刻扑了上去,“你有没有事?”

    陌雪的脸惨白如纸,她的膛急促的起伏,好半天,才缓过劲。她朝着水鸢惨淡一笑,“无事,隔几天就犯一次,早该习惯了!”

    “姑娘……”水鸢心疼的替她擦去唇边的血迹,忽而她转过头,对着楚暄猛得跪了下去,那叩拜的姿势像虔诚的教徒,“王爷,奴婢求求你,救救姑娘!救救她肚子里的孩子!王爷,奴婢求求你!求求你!!!!”水鸢每说一次,头就在地上“咚”的磕一声,不一会儿,她的额头就鲜血直流!

    慕容清不忍心的闭了闭眼,刚想开口,子忽然一麻,瞬间她发现她发不出一个音。

    靠!慕容清在心里狠狠地靠了一声!她狠狠地瞪着朴蔚,死正太,竟然偷袭咱!看咱一会怎么收拾你!

    慕容清转头望向楚暄,他清雅依旧,只是微勾的唇角,却是一个讥诮的弧度。

    “清儿,累了吗?”楚暄回过头,对着遍地的鲜血视而不见,朝慕容清绽开一抹暖人心肺的笑。

    水鸢抬起头,鲜血顺着额头流进了她的眼中。血雾朦朦中,她只看到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冷漠的侧脸上温暖的笑意。侧过,坐在椅子上的陌雪摸着口面色苍白,微敛的眼中,睫毛轻颤。她倏地握紧了拳头,愤恨在此刻如一条毒蛇般缠上了她。凭什么让姑娘受尽折磨和委屈,而你还可以左拥后抱?!凭什么让姑娘为你费尽所有的神思,而你可以一屑不顾?!

    “我……”慕容清一开口,便发现自己可以发出声音了,哼,算你识相!慕容清瞟了朴蔚一眼,朴蔚依旧眼观鼻,鼻观心,不为所动!

    “水鸢,我累了,帮我送送王爷!”陌雪低垂着眼,有气无力道,“让王爷看笑话了,雪儿体不适,恐不能再陪王爷。失陪!”说着扶着另一个丫鬟小心翼翼的起,没有再看一眼楚暄。

    “本王准许你离开了吗?”

    陌雪子一颤,秋水剪瞳带出凄婉悲痛,映着屋内摇曳烛火,更加的痛彻心扉。

    “王爷,你真的要这样对我?”

    “呵!”楚暄嘲讽一笑,“当初你如何待我,现今我便如何待你!”

    “是啊!一切不过是我咎由自取!”陌雪绝美的脸上漾起如死灰般的绝望。

    “够了!”慕容清忍不住大吼一声,清亮的声音顷刻间便击碎了屋内悲绝的气氛。

    “王爷,你怎么可以这样!无论她之前对你做过什么,此时此刻,她怀着你的孩子!即使你恨她,也不能拿她肚子里的孩子出气!孩子是无辜的!”

    “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话?”楚暄眼神冷凛如刀,慕容清心中一痛!

    “别动不动就资格资格的!你以为你比我高贵到哪里去!不过是占着一个别人给的份,把你这层外衣剥了,你什么都不是!”慕容清眼神轻蔑,清秀的容颜上,闪现的是一种毫不畏俱的勇敢!

    屋内在瞬间安静下来,似乎都能听到血液在皮肤之下流动的声音。所有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诧地望着她!

    “慕!容!清!”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