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他的绝情(一)

    街上依旧人来来往,闹非凡。慕容清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才发现不知何时,夜空中那抹皎洁明辉被厚重的云层遮挡了起来。远处灯火重重,而前面的人,影颀长,却透着无奈的悲凉。

    慕容清忽然口一滞,还未等她想明白,体先她一步做出了动作,“王爷!”她上前扯住了他的袖子,弯弯眉目隐含忧思。

    楚暄脚步一停,低头朝拉着他衣袖的女子看去,蓦地他冷哼一声,嘴角上扬成一个嘲笑的弧度。

    “从来,你都是这般虚伪吗?”

    如同一个闷雷,在慕容清的脑中炸响。她有一刹那的空白,抬起的明眸中,茫然无措。只是抓着他衣袖的手,愈发的用力!

    楚暄面色微冷,他伸手一把搂住了慕容清,低下头,温的气息顿时无孔不入,“千万不要对我动!”

    清润的噪音,清雅的容颜,却冷如九天的寒霜,慕容清猛地打了个寒颤。忽然,她微微一笑,有如灿月生辉,“谁他妈的会对你动!”

    慕容清嗓音柔柔软软,目中讥讽却如一根细针般扎得楚暄难受万分。

    “无论你对我是否动,终其一生,你都无法逃脱我筑的牢笼!”楚暄一甩衣袖,慕容清只觉得手心一空,蓝色广袖擦着她的肌肤极快的掠过,最终随风轻摆。

    慕容清怔在原地,她始终无法明白,他的恨来得如此快速而不假思索,而他的宠,却又这样让人依偎而甘愿沉沦。到底,什么是才是恨,什么又才是

    “王爷,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招惹你们任何一个人!为什么要把所有的恼怒与愤恨发泄在我的上?难道我不是那个最无辜的人吗?”临上马车前,慕容清忍不住问道。

    楚暄倏地回过了头,眸色深沉如海,望不到尽头。

    “无辜?”他嗤笑地反问了一句,“为了以己之利,不顾他人死活!你无辜吗?记住,你活着,就是偿还所欠下的债!一生一世!”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慕容清始终无法明白,一个才十几岁的女孩,能做出什么让一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都如此愤恨的事来!

    “你问我?”楚暄闻言不由得讥笑出声,“你自己心里清楚!”随后头也不回的上了马车!

    神经病!慕容清气得一甩手,瞪着随着夜风微微摇摆的车帘,负气地坐在了朴蔚的边。

    “姑娘,快进马车吧!”朴蔚好心劝道。

    “我不!”慕容清一扬脖子,“谁喜欢面对着一座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活火山,我不做那炮灰!”

    “清儿,进来!”

    你喊我我就进去?真当咱好欺负!哼!

    “清儿,进来!”这次的声音隐含着一丝警告!

    这么快就清儿清儿的,刚刚那朝咱发的火算什么?不进去,咱是有骨气的人!

    慕容清继续扬脖子,却在下一秒,被一双湿润如玉般的手拖进了马车内。

    “你干什么!莫明其妙!”慕容清皱了皱眉,感领导有精神分裂?

    “外面风大,你的脸受不得风吹,否则会留下疤痕!”

    “疤痕又怎么了?”慕容清一副跟你无关的表

    “清儿!”楚暄叹息一声,“她背叛了我!”

重要声明:小说《爱妃,再嫁朕一次》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