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无常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 )    

    他瞟着我,问,“今晚睡哪?”我指着客厅地板说,“我睡那,其他地方随你选。”他扫了一眼客厅地板,旋即突地拥住我,半命令道,“明天我就叫人来。”

    “不行,不行,你答应我要我自己弄得!”

    “真儿---”

    “我答应你,一个星期内,我保证收拾的干净整齐,不再让你心烦!”我在他面前发誓。他牵起我的腰,凝眉说,“我只是担心你的体,你才是最重要的。”

    “明白,明白!”我点着拨浪鼓的脑袋,为他着想道,“要不,这几你回别墅住?”我可晓得他是多么干净的人!

    他眉间立马黑了一条线,我急忙打住,“当我没说。”他拉住我问,“吃饭没有?”我说吃了,吴定送来的。我正要继续到客厅开始我巨大的工程,江枫牵住我的体,眯眼说,“我没吃。”

    丫的,不早说。我说我下面给你。

    可他抓着我泰山不动,只是盯着我。“不想吃面,那你想吃什么,要不到外面---”“我想吃这个。”他粘在我耳边说。我轻轻隔开他的膛,“我没洗澡。”“浴室能用了吗?”他挑起我的下巴疑惑着。

    我微微一笑,“吴定说他明天肯定能搞定!”“嗯,做完,明天再洗!”他打横抱起我,转头回到卧室。我听着他脚下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咬着唇不敢笑出声。因为僵尸正皱眉寻找着落脚地儿。

    “该死!”他低声咒骂着,我知道他想说更加气愤的话,可是当着我的面,他从来不说半句脏话,即使这句“该死”也是难得听到。“要不那里?”我窝在口,手指向墙角的一块空地。“呢?”他低头问我。

    “正在定做中。”我说。“你---”见他脸色不好,我急忙说,“客厅有一张单人。”“砰!”江枫一脚踢开脚下的杂物箱,放下我,然后随手拉了一张被子,铺在地上,伸手拉我在怀中,气馁道,“明天把别墅的东西全部搬过来!”

    我见他脸上有些挫败感,便机灵的不再多言,惹恼了他,我的幸福小家可是会被他给泡汤喝的。

    早上六点,我在他怀中迷迷糊糊地醒来,伸手探过睡衣轻轻的穿好,转头见他还在睡梦中,便自己起。刚一扭体,背后就传来低沉声,“几点了?”

    我回头说六点,他睁开稀松的眼眸,翻动了一下体,瞅着我,“这么早?”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我笑道。“那早起的虫儿岂不是要被鸟吃?”他蠕动着唇说,然后在我愣神的时候,翻压住我,轻咬在我脖颈处。

    “昨晚我们都干了些什么?”他问。啊?我怔住。他向来不问这些缠绵羞人的话的?今儿怎么了?我还没想好怎么堵他的嘴,他便封住了我的唇,在我眼前沙哑道,“不好说,我们就复习一遍吧。”语毕,他便掀开我的睡衣,伸手探入我的体里---,激泛滥之际,我不得不佩服僵尸的体素质!

    经过几的努力,我的幸福小家终于收拾整齐,盯着头顶上的悬浮灯,就剩它了!我爬上脚手架查看着里面的电线。“你做什么?”江枫一进门便抬头瞪着我发出威胁声。

    “修灯!”我低头对他说。“下来!”他咬着牙吐出两个字。“好吧。”我耸耸肩,张开双臂直接向下面的江枫栽去。江枫接我在口的时候,脸都绿了。就连站在门口的吴定呼出一口气,伸出手,然后又缓缓放下,脸色惨白。我倒是无所谓,双手在江枫的脖颈处,说,“一会儿叫人来修吧。”

    “你跟我进来!”江枫放下我,直接拉我到里屋。“陆真儿,你到底想干什么?”江枫眯起黑眸,质问道。“我说过了,修灯!”我坐在大上,慵懒道。

    “撒谎!”他扯起我的体,“你分明是故意的,说!为什么从上面往下跳?”

    “因为你在下面呀,何况还有吴定呢,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我皱着眉头,他实在是太大惊小怪了。

    他细细地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把我拥住,有些发紧。我靠在他肩膀上,小声说,“江枫,我要窒息了!”闻言,他放开我,对上我的眼睛,“你有事瞒我?”“什么事?”我反问道。

    “不知道,只是觉得现在的你离我很远,远的甚至触摸不到。”他伸手抚摸着我的脸。我转动着大眼眸,唇靠在他的唇上,轻轻的摩挲。江枫怔然。

    “这样会不会让你感觉到我的存在?”我在他耳边细声问。

    “真儿?”他掳住我的腰,“你会一直陪着我,对吗?”是啊,他是如此的害怕,而我呢?如果有天这个本不属于我的世界抛弃我,我能搁浅下谁?“枫,其实我一点儿都不想离开这里,我不想回去,不想一个人孤零零的---”“你不会孤单,因为有我。”

    吴定轻轻的敲着房门,江枫见我有些发困,便嘱咐了几句后,随着吴定出去了。“这是章翼给陆菲的。”吴定把一个信封交到江枫手中。“你看过了?”江枫问道,吴定摇头。江枫径直拿起打火机把那信封烧毁在烟灰缸中,“他的事到此为止!”吴定点头,旋即转,见我站在卧房门口,顿时怔住。

    “我想喝水。”我拿着玻璃杯越过他,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向厨房。吴定在我后说,“下午会有人来换灯。”我说好,见他要离开,便叫住他的脚步,“抽空再去帮我看看杨毅吧?”他答应了一声便出了门。

    那晚,江枫问我为什么自己不去看杨毅,我说我不想见幸翔,更重要的是幸翔不愿看到我。

    “因为陆伟?”江枫问我。我说因为杨毅,江枫皱眉看我。“幸翔说,以前杨毅脆弱,是因为背后有他父亲,后来又是我,在她心中总会有个依靠,最后便成就了一个外表坚强,内心柔弱的杨毅。可是现在,杨毅要站起来,只有靠她自己!”我解释道。

    江枫低哼,“他倒是了解她?”“是啊,早知如今,何必当初?奈何造化弄人?”我叹道。“只可惜她换来的只是他的责任,并不是!”江枫一脸的不屑。

    江枫离开清城后,我按捺不住心中的不安,央求着吴定带我去探望章翼,吴定看了我一眼,旋即撇开目光,淡淡道,“他不在了。”“他去哪了?”我问。“回到戒毒所后,他就自杀了。”吴定明白的告诉我。我双腿发软,几乎不能自立。吴定扶住我,我推开,冷喃道,“到此为止?终是如了他愿了。”“陆菲---”吴定轻轻的唤我。“不用解释,我明白。”我对吴定摆摆手,叫他出去,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站在街角的路口,收紧衣领,揉搓着双手,口中哈出气,又是一个冬天的来临,一晃,我在时空隧道里已停留了十二个年头,光似箭,原来不是字典里的一个成语而已。

    “哧!”一道白光闪过,我眯眼双手掩住视线。

    “怎么走路的?要死滚远点!”细缝中一个男人从车窗中探出头,狠狠的瞪着我。我平静的站在路中央,不气不语。

    “有病!”汽车跐溜一下从我边穿过。迎面又是一辆,“嗖---”一阵风穿过,我晃神,眼前一抹影飞过。我被人突地扯住,拉在路边。“你不看路吗?”吴定牵着我的手臂质问。“不是有你吗?”我甩开他的手。径直向前走。“他这样做有他的道理,你为什么总不理解?”吴定跟在我后叫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走到这里,我已不能推卸责任。我回头问吴定,“信上的内容是什么?”他闭口不答。我笑笑,“算了,人都不在了,我还问它干什么。”转,江枫的车停在路边,一双黑眸直直地看着我。我挪步时,吴定紧跟着我后,小声道,“陆菲,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他什么意思?我意外的盯着他,不懂也不想懂。回到家,我见门外多了几个人,转头问江枫,“你不是答应给我自由吗?”江枫拉起我的手,“一个男人要给予一个女人的只有两件事,一件是保护她,一件是给她自由。而我,却只能选择其一。真儿,我不想重蹈幸翔的路。”简单的几句话,再次让我对他卸下防备。

    我扬眉随口问,“这次又是谁要打我的主意?”他凝眉看着后的赵杰和陈忠,他们纷纷低垂下目光。江枫扭头从心底说出几个字,“陆伟逃狱了!”

    “砰!”我找遍了整个陆家院子,都没见到陆伟的影子。我明知没用,明知他不会逃回这里,可我偏偏要找,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平复心中的惊慌失措。江枫就这么看着我翻腾,直到我累了,他才过来抱住我,一语不发。

    我躺着上许久都不愿动弹,江枫进来几次,我们只是对眸一视,旋即便各自怀着心思闪躲开来。不知是几时时,一双手轻轻地推动着我的手臂,“真姨,真姨---”我睁开眼,见筱筱微笑着看着我。我起,摸着她的头,“你怎么会在这儿?”“妈妈送我回来的。”她爬上我的,拉起被子便挨着我睡下。“你做什么?”我不明的问。“好困!”她打着呵气说。“怎么一来就犯困?”我问。她闭着眼,头挨着我喃喃道,“妈妈半夜把我叫醒,爸爸叫我等你醒了才能睡,他们真是麻烦---”我摇头无奈一笑,“的确麻烦---”

    这两,有筱筱这个吵闹的丫头陪着,我浮动的心渐渐缓和下来。关于陆伟,我和江枫不约而同的闭口不提,只顾自己的子。“真姨,我以后可不可以叫你干妈?”筱筱坐在我旁边一边打游戏,一边问我。“你想做我女儿呀?”我说。

    “我不是一直都是你的女儿嘛,其实不过是个称谓,只不过我妈不让我以后管爸爸叫爸爸了,所以我觉得对你也改改。”“不让你叫爸爸,那叫什么?”我问她。“二叔呀,真姨,我见到自己的亲父亲了。”筱筱放下游戏机,回头皱眉道,“真姨,他真是我爸爸吗?”此刻,我终于知道谁是筱筱的父亲了。“应该是吧。”我说。

    筱筱嘟起嘴,抱怨道,“可他一点都不疼我,只看了我一眼,便同妈妈讲话去了,直到我离开,他都不抱我。真姨,我还是喜欢二叔当我爸爸,虽然他没有真姨的笑容,可他是喜欢我的,哎,大人们就喜欢乱点鸳鸯谱。”我扑哧一笑,敲着她的额头道,“乱用成语!”筱筱旋即站起,撇着嘴说,“那也比乱认父母强多了。”看着她跳跃的脚步,我心中一个念头闪过,于是叫住筱筱问道,“你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见过你父亲的?”

    晚上,江枫回来便把筱筱抱回客房。“她和江露怎么老喜欢缠着你?”他边换衣服边说。“大概是你们江家的人缺乏安全感吧。”我放下手中的书,自顾一个人睡下。江枫爬在我后,覆在我耳边说,“就算和我怄气,也该有消去的时候,都一个星期了,我总看见你对筱筱笑,却对我视而不见,真儿,你不觉得对我这个丈夫太过分了吗?”

    “我累了,不想谈。”我闭着眼,躲开他温的气息。他又靠了过来,“你明知我不会哄人,不会说好听的话,真儿,别在为难我了?”我依旧装聋作哑。“真儿?”他翻过我的体,黑眸揪着我,“要不我去抄诗经,抄长相守,抄本草纲目?”

    “抄本草纲目做什么?”我皱眉道。他叹息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记得你曾说不喜欢这句,总觉得有些悲,我虽不喜欢风月诗,也不懂,但这句我是最崇敬的,甚比的上长相思,真儿,不管是长相思还是短相思,我只要你笑,对着我笑,此生足矣。”

    “什么此生,你还有一大把胡子没长出来了呢?”我堵住他的唇。“哎,岁月不饶人啊,也不知会不会等到长了一把白胡子,一头白发的时候?”他略带忧愁的眼神盯着天花板。“当然会!”我挡住他的视线。他收我在口。“会吗?可我的真儿一生气便对我不理不睬,哎,这种子过下去,真是生不如死了?”他斜睨着我,眼睛一动不动,我好笑地朝他口伸出拳头,“看你以后还敢欺负我?”他握住我的拳头,**炙地盯着我,“岂止不敢,连想都不敢想了。”旋即,他便印上我唇,我急忙推开,“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抄本草纲目呢?”他挪开我的手,得寸进尺地解开我睡衣带,“随口说说而已。”“江枫,你又唬我!”我气愤的正打开他的手,门外便传来敲门声。

    我从门缝中瞧着正在和吴定交谈的江枫,见他脸色沉重的走来,我急忙溜到头。“有事?”江枫进门盯着我,却不说话。于是我心虚地先开口。他低沉道,“他要见你!”

    我这辈子做梦都想不到江韵国最后一个要见的人是我。我站在他病前,静静的凝望着。他已四肢瘫痪,无法动弹,就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即使戴着氧气罩。再也没有几年前我第一次见他那番气势磅礴的神气。我想起陆汉康常常感叹在耳边的九个字,人生无常,死生亦大。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睁开眼睛,见我站在一旁,便叫我帮他挪开氧气罩。“你还是戴上吧?”我说,但他执意不戴,我便依了他。“该说的我还没说,你放心,我死不了。”他轻哼着。“我明白,我爸死的时候我就在他眼前,他也像你这幅样子,舍不得也放不下。”他无精打采的眼眸看着我,“我很高兴,你没有放弃对我儿子的恨?”“你什么意思?”我扬起眉。

    “看的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却不知两个人要幸福中间是不能有一点隔阂的,就如一块玉石,有了瑕疵便不再完整,更不可能完美。你和江枫之间永远会隔着一些人,即使有的不在了,即使有的远离了,可记忆是不能抹灭的。我自己的儿子的秉,我最了解不过,他想要的东西他一定会得到,即使手段卑鄙,因为他只在乎结果。也许这是我的错,他母亲去世后,他便一直不开心,那时他才五岁。他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多说话,不多看别人一眼。我一度以为他得了自闭症,直到有天他见了江源的母亲,他的脸上才再次露出笑容。他唤江源的母亲为二妈,很是依赖她,可幸的是江源的母亲也很喜欢他,

    后来,我索把他送到了我弟弟家照顾。不幸的是,没过两年,江源的母亲意外亡了,而江枫同时也受了严重的伤。七岁的孩子眼神满是绝望。那时,我觉得我就要失去这个儿子了。但没有,江源和江露救了他,陪他玩,逗他笑。江枫再次被唤醒,可心灵的创伤深深地烙在他的记忆中。从那时候开始,他便不苟言笑,喜怒不形于色,心思沉重,有的时候甚至冷漠无。我想,这么长时间来,你也感觉到了。你说,他会放过你吗?”江韵国一口气把话说完,旋即便哮喘不止。

    我急忙把氧气罩给他戴上,他缓了气,紧握住我的手,告诫我,“离开他,你们不能在一起,答应我,答应我---”我摇着头,推开他的手。他忽的拽住我的衣角,“陆菲,昨天他把江荣都送进了监狱,何况是你,别再执着了!”他一口气接一口气的说,眼中尽是急迫和央求。看着他,我想起了陆汉康临死前对江枫乞求模样,原来这世上是有报应的!

    我从江韵国手中抽出衣角,面无表地走到门口,背对着他说,“出卖江荣的不是江枫,是我,是我把江荣的藏处告诉警察的!”我握紧门把,后便传来心电图吱吱的叫声。落寞下眼神,呼吸着窒息的空气,不知他是否听到了我的话,我只想让他明白,他的儿子并不是无的人。

    既然他所做的事都是为了我,缘起缘灭,那么这最后的罪也应该由我来背。

    江枫,江源,江露静默地伫立在江韵国坟前,何越心和几个中年男人戴着黑色墨镜站在中央。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黑光背后的那双眼睛紧紧地跟随着我。果然,人各自散去的时候,何越心走到我边,“他同你说了什么?”“你有必要知道吗?”我扬起眉,没有停下脚步。她扯住我的手臂,再次问道,“告诉我!我可是你妈!”我甩开她的手臂,脸上尽是耻笑,“我有母亲,但不是你!”

    “陆菲!”江源也过来扯住我。江枫眯起黑眸,江露期望地看着我。我抬眼看向他们,“怎么?你们都很好奇?”“不是好奇,只是有些不明白。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但你出来后,大伯是死不瞑目,真,你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刺激他了对吗?”我从没想到第一个怀疑我的人会是江源。“好,我告诉你,他求我和他儿子离婚,我没答应,仅此而已。”我眼神看向江枫,他放松绷紧的神经,径直拉起我的手,好似在安慰我。旋即转头看向众人,“人都死了,再说什么都是无用,何况是父亲要求见陆菲的,既是这样,想必也是不想让大家知道他和陆菲的谈话。心姨,陆菲现在和我们是一家人,我希望你们能和平相处。”江枫看着何越心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