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应?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 )    

    吴定掏出几张大钞晃动在手中。我心中嘲笑着吴定,章翼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如今也窘迫了,但今天,他也决计不会图这几个钱。可是,当我听见后颤抖的声音时,我顿时怔住了。

    “给我,快-快给我!”章翼伸出手正想靠近吴定,他突地扯着我后退几步,摇着头,“不行,我不能拿,我不能让她看不起我,不行---!”他盯着我的眼神闪烁出异样。我虽然对十几年前那晚发生的事耿耿于怀,但事过境迁,记忆早已被时光冲淡,我早已对他恨不起来。此刻,我看清了他眼中对我的意。我握住这个弱点,侧目看着他死拽着我的手臂,“章翼,你抓疼我了。”果然,闻言,他略微放松我,但眼中还是戒备着我和对面的四个人。

    “陆菲,本来我今天只想来探望你,但---但现在我忍受不了了,我不想回去,我受不了里面的煎熬,每天除了忍受全难以抑制的痛痒,还要被那些人折磨踢打,我受不了了,陆菲,今天我就给你一个交待,是我欠你的!”他急促地对我说,我听着他坚忍的声音,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伸手拿钱了,也终于明白吴定为什么要蛊惑他了。他染了毒瘾!显然他是从戒毒所里逃出来的。我了然的目光看向对面四双闪烁地眼神,原来又是江枫!

    “我要见江枫!”章翼在我耳边发狂的喊。我们谁都知道,他已被体内的毒素快到崩溃。

    “他正在路上,章翼,你先松开她,我知道你需要什么,我给你。咱们都是男人,男人的事就应该坦的解决,别把不干系的人牵扯进来,好吗?”吴定试图劝服他,就连赵杰,陈忠也紧慌起来,我明白,此刻,谁都怕他失去理智而杀了我。

    “坦,他江枫也配这个词!要不是当年你们打断我的腿,我忍受不了那锥心的痛,又怎么会用那玩意来麻痹自己,陆菲,你跟了个好男人啊,他表面不动声色,其实他的心比谁都黑---”章翼突地整个体开始颤抖,就连抵在我口的匕首都在发颤。吴定盯着我,不敢靠近。

    “站住,不要过来!”章翼粗重而急促的声音在我耳边呐喊。我被迫仰着头,脖间的冰冷令我浑发毛,心底一声冷嘲,我还是怕死,而且怕的要命。如果十二年前我就那么随着一瓶酒化了,今我也不会如此害怕,如此狼狈。我以为我可以改变结局,我以为我可以摆脱,我以为我可以让他们幸福,我以为!多么可笑的字眼,

    “快放开她,你要什么直说,千万别动刀。”小武不敢靠近,试图劝阻。

    “我说过了,你们聋了,我要见江枫,我要亲口问他!”章翼歇斯底里,咆哮声回在宽阔的楼道中,凄楚而寂寥。我想他是否比我还害怕?人们常说,做贼心虚,那么杀人呢?只那么一瞬间,我便可以回去了。可我的心为什么如此颤抖,甚至有些疼。

    后传来开门声,我知道是江枫回来了。

    章翼也察觉到后的脚步声,嗖地一下转过,顺势带着我一个旋转坐落在楼梯口的阶梯上。“江枫,你太慢了。”章翼冷冷的笑声对向江枫。江枫一步步的走近楼梯口,没有看我,死死的盯着我脖颈下的刀锋,黑绿的脸庞上全是冰冷,腹一上一下的起伏,对章翼说道,“你拿着这些赶快走吧,不然警察来了,可就不好说了。”

    章翼冷哼了一声,“陆菲,你看到了吗,这是他惯用的伎俩,借刀杀人,陆伟,方强就是这么给他走的!对了,还有他的亲哥哥,他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下手,他简直不是人!”他突地激动起来,匕首因他的颤动轻擦过我的肩膀。

    “章翼!”吴定大叫了一声,章翼晃过神,急忙把匕首移到我的口,眼神迷离的看着我,“是不是伤到你了?”我摇头。

    他仿若没看到我的回答,歇斯底里在我耳边问,“说!说我没伤到你!”我慌乱地摇着头,“你没有,没有伤到我!”

    “章翼,我警告你,别再碰她!”江枫突地吼道,一只手握在扶梯上,暴露出青筋。

    “好!不过你如果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她!”章翼仿若换了个人,左手紧紧的掐住我的脖颈。右手发疯般的反握我的双手在后。不一会儿,他又低头看着我,苦涩的笑着,“对不起,陆菲,对不起---”我知道他的意识开始不受控制。

    “章翼,你别白做梦,就算你道歉,她也不会看你一眼,别忘记,她现在是我的妻子!”江枫讥讽嘲笑的表望着章翼,我的心一抖,现在的他一点都不像从前那个心思缜密的江枫。他要干什么!他这样做只会更加刺激章翼,他不是来救我的,难道他---

    “陆菲,你听到没有,他还是想害你,如同十年前一般,他还是想用你来报复他那个后妈---,你不该活在他的影下,不该---”章翼哭笑着举起的匕首滑过我的肩膀---

    我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不敢想自己死时的模样,隐隐约约中,一阵轻微的疼痛闪过,便没了感觉。接着,我感到后一股温的液体渗入衣服中。怎么回事?难道我一直知道自己的结局,所以死到临头便没感觉了---。咯吱咯吱---我抬眼,江枫结了霜的脸此刻更加令人看了寒心,握紧的双拳爆出青筋,距离不远,我几乎能看见他手背上枝杈般的血管,发着红,更像是黑---,眼睛瞪大,像我每次冲他咆哮一样,大的慑人!我低吟了一声,他终于正眼看我了,但脚步却定格在原地。眼神交汇处,他恐惧,我木然。

    可是,不到一秒,他的脸上立刻恢复平静,嘴唇张起,“章翼,你不是喜欢她吗?你不是来看她的吗?可你现在干了什么,就算你想解脱,也不该拉上她,我知道,你恨我,但我们谁都明白,她是最无辜的。何况她曾经还救过你,你忘记了?难道你真的舍得要她和你一起下地狱?”

    章翼低头看着我,“你愿意和我一起下地狱吗?”顿时,我听不见任何人的呼吸。我脑中一片空白,我该回答什么?自小,我便对他毫无感觉。当年,救他根本不存在任何私人愫,就算不是他,是一个陌路人,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可看着他眼中的寄望,那句不愿意我也完全说不出口。

    “我---不知道!”我咬着唇回道,目光却看向江枫。“你上他了?”章翼扯住我的头发无力的问。我摇头又点头。“说实话!”章翼滚烫的气息吹拂在我耳边。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慌了,只是摇着错乱的脑袋。此刻,我只要说错一句话,结局便不可预料。此刻,我要保护章翼,同时也不能激出他更多的愤恨。

    “哈哈---”章翼突地大笑着,声音中渗出寒冷和不屑。

    我麻木的闭上眼睛,不愿听这刺耳的声音,静静的躺在他的刀刃下。

    “陆菲!”骤然,章翼凄凉的叫着我的名字,挪开我口的刀再次落下,一道光芒从我眼前闪过---,“跐溜!”耳边是轻微的穿透声,像是树枝折断的声音,干脆又有些闷气。

    红与白之间,我看不清前方,只觉得背后那股湿润感更加强烈的渗入皮肤,混沌中,几个人影晃动在眼前,不停着叫喊着我的名字---

    “陆菲!陆菲---”。

    昏暗中,我又看见了陆汉康的影,他站在高高的云端口不停的向我招手,我想去拉他的手,可围绕我的火光总隔阻着我迈开的脚步。陆汉康消失处,一个人影渐远渐近的向我推来,“章翼!”我叫着对面的人。他从我前飘过,仿若没看见我似的一直向迷雾中走去。

    “章翼,停下来!”我试图唤醒他,可瞬间他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接着,我听见天窗外有人轻吟着好听的歌声,“站在冷风中的路口,忍不住回头,要你放手,放开手就不要再想我,别让我看见你的不舍。有个声音不断的牵扯,我知道那是你的温柔。请你不要再挽留,留下来无路可走。最远的路是离家越久,就越难走。想家的歌该唱哪首,才能让眼泪痛快的流。有个声音不断在颤抖,你知道那是我的伤口。伤到最深的时候,也是我最痛的沉默。我们的回不去了,为何你还不放手。我们的青回不去了,已经断了。我们的拥抱回不去了,为何你还不放手。我们的梦想回不去了,已经乱了。请你让我离开,让我一个人,走向这不归路,请你不要再我---永远不要---”

    “真儿!”我一睁眼,便看见江枫担忧的眼眸直直的映进我的眼中。“渴,水,我想喝水!”我噎着干燥的喉咙。江枫一勺一勺的喂我入水,眼神一刻都没离开我的脸。我微微动了动肩膀,没有不适。我低头又看了看口,没有伤痕。这---

    “你别瞧了,你没事!”江源站在我的尾对我笑笑。“是啊,真姐,你吓死我了。”方玲从江源边走到我边,握起我的手说。“你最近体可好?”我也握住她的手心。

    “你知道了?”方玲腼腆一笑,把我的手轻放在她的小腹上,“她很乖,我想她一定是个女孩儿,像真姐一样漂亮的女孩儿。”“傻瓜,怎么能像我?不过我倒是愿意收她为干女儿。”我眼神飘向江源,显然方玲并不知江源对她的怀疑。

    “我们该回去了,她刚醒,咱们就别打扰人家了。”江源拉起方玲便要离开,我急忙叫住他的脚步,问,“章翼,他怎么样了?”如今,我只有从江源口中才能听到一些实话。江源回头看了我一眼,最后把眼神定格在江枫上,“你先---”“告诉我!”我打断他不肯回答的声音。江源落寞下眼神,“他刺了自己一刀,但没死,现在应该在戒毒所。”“真的吗?”我不敢确定,直到江源对我认真的点了头,我才从心底舒了一口气。还好,他活着!活着就好!

    “你还想喝水吗,或者饿不饿?”江源离开后,江枫因我一直沉默,不肯对着他,故而他便不停的重复这句话,“真儿,睁眼看看我好吗?”他在我脑后呼唤。我依旧闭着眼。“陆菲!”他几乎是咆哮出这三个字的。我明白,他不懂我为什么如此生气。面对那把匕首,我不是没看到他眼中的担心与害怕,可我又怎么能对他释怀。

    他故意刺激章翼,无非就想把他上死路。一个被毒品控制的人,在完全没有自我意识的况却能拨出刀刺入自己的口,可见他是真的被入了绝境!而江枫却一再的激发他脑中的仇恨,他在拿我和章翼的命下赌注。他想要章翼自杀!或者他在等刀锋落下那一刻,别人把章翼杀了,只因防卫救人!

    他强硬地翻过我的脑袋,控制在他面前,“看着我!”我偏不听他的话。“别我对你动手!”他气愤的气吹拂在我脸上。“随便!”他又不是第一次对我动手,我可以承受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呜!”他的唇突地封住我的,我瞪大鹅蛋般的眼眸盯着眼前放大的脸庞。

    “我们多久没有亲了?”他放开我,手伸在我的衣服里,带着**的眼神问我。我急忙止住,提醒他,“这里是医院!”他深呼吸一口气,“真想要你!”我怔住,旋即满脸通红。转念差点忘记我正在和他生气较劲。只是一个吻,只是一句话,居然让我心潮澎湃,心底同样渴望他的温柔。

    “最近我太忙了,没有顾及到你,真儿,我还是那句话,相信我,不管我做什么,我只想你好好的待在我边,我会给你时间让你好好了解我,以后我会多陪着你,不会让你受一点点伤害。”他握起我的手摩挲在他略带胡渣的腮帮,柔万千。

    我呆呆地望着他,他握紧我的双肩,急迫着,“不相信我?”我摇头道,“我相信!”

    他铮铮的看着我,我心中不免好笑,他貌似倒不相信我。旋即,他贴在我耳边说,“我喜欢听你说这样自信的话,这比当初你说愿意嫁给我的时候更加让人动心,你是上帝赐给我的希望,真儿,别生气了好吗?”我仰头承受着他的温,“你答应我一件事,可好?”

    他抬眼看我,似乎对我的要求很意外。我歪头说,“你不答应?”他摇头道,“你可是从来没对我要求过什么?”“谁说的,只是我求的你从来没有答应过我而已?”我意有所指。

    他敲着我的额头,“别同我装傻,你明白我的意思,你只会关心担忧外人,对我,从来都是视而不见,置若罔闻,甚至躲躲闪闪,你知道吗?走独木桥的滋味很难熬的?”此刻,他像个孩童般乞求着我的。是啊,这么多年来,都是他在追,我在逃。即使当初他不能给我的名分都给了我,我还是不满足,我到底想要什么?他给的付出我不是没感觉,可我靠近,害怕,仿若他的是个无底深渊,掉下去便会万劫不复!

    我心底深深吸口气,到此为止吧!陆菲!眼前的这个男人是你的丈夫!一个深你的男人!有他如此,夫复何求!而你又何德何能?

    “别扯开话题,我说的,你可答应?”我俏眉看着他。他眨眨眼睛。我大声叫道,“我要买房!”

    我的幸福生活在我出院后正式拉开序幕,我买了一90平米的低层楼房,位居城南的一个普通小区。虽然是个二手房,但主人并未居住,只是做了简单的装修。我静静的站在窗前,听着楼下广场内孩童的追逐嬉闹声,心异常的平静。“要不要叫人重新装修?”江枫从后轻轻的拥着我。“我想自己改?可以吗?”我问,虽然我是房主,可毕竟出钱的人是他这个大资本家,所以他的意见还是要征求滴!

    “好,但不能太累,嗯?”他完全没否决。

    于是,我买了壁纸,家具,上用品,以及各种花草,空的房间立马变得充实温暖,但也杂乱不堪。

    江枫白工作,晚上回来时,便总是皱眉问我,“这工程什么时候完工?”我说快了快了。他扭头走向卧房,我正叫他,已传来一声怒吼,“陆菲!”

    我快速跑到他前,笑呵呵地看着地上的堆乱,“三天,三天我肯定收拾好!”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