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 )    

    我愣在原地,不敢相信,“原来你什么都知道?”江枫拉住我的手,说道,“我只知道六年前他们是一块出国的,之后便在一起了。可后来不知为什么方玲突然提前回国了,一年后江源也回国了。我以为他们回国后便再无联系,直到你让我打探方玲的消息的时候,我才知道她学了赛车,还参加了赛车队。”

    说着,他了然的看着我。“你是说他们回国后又在一起了,而且他还教她赛摩托车。”我惊讶中。太不思议了,江源从来不是一个恃强凌弱的人,可方才看方玲的眼神,除了怨气,便再无其他。

    猛然间,我突地又怔愣在思绪中。“怎么了?”江枫拉我在前,小心的问。“你说的他们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是男女朋友,还是---?”我问出心中的后怕。“你说呢?”江枫有意反问。我心中万般理不出个头绪,江源他到底想干什么?我是要问个明白。

    慌乱中,拔腿便跑出楼梯的方向。却被江枫扯了回来,“江源,方玲,还有陆伟总要来个了断的,你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吧,感的事外人是无法介入的。”江枫语重心长,“他们之所以对你隐瞒,是因为对他们三个而言,你是他们最在乎的人,他们不想你忧虑,更加不愿让你牵扯进去。”

    我低叹口气,背靠在冷冷的墙面上,心顿时寒了半截。江枫牵起我的手,安慰道,“早知你心有余悸,就不告诉你了。”我愁思着江源和方玲之间的点点滴滴,却摸不出任何痕迹。只记得他们唯一的接触便是九年前那场赛车比赛时,方玲坐在江源的摩托车后不自在的模样---,难道他们那时便各自心生愫,可方玲又为什么会嫁给陆伟。陆伟又是否知道江源和方玲之间的隐约关系。顿时,脑子一片凌乱,不知觉中,已被江枫拉进车里。

    “你怎么会来?”我想到他的突然出现,便问。“怕你跟人跑了,所以来了。”他面无表的说。我傻傻一笑,“原以为你是个一板一眼的冷道人,想不到也会说笑话。”“这不是笑话。”他突地晴转多云地看向后视镜。只见罗飞站在酒店门口四处张望。

    “他在找你?”江枫冷声道。“当然不是,他现在可是有主的人。”我躲开他的眼神心虚的回道。“我还以为他是个有独钟的种,看来是我高看他了。”江枫一边踩下油门,一边用讥讽的言语冷声道。我不明白他的意思,掉头看去,一个十分标致的女孩正挽着罗飞的胳膊,有说有笑的模样。

    我心中一震,没想随口的敷衍居然变成现实。“失落了?”他问。“有点。”我回到。他猛地刹住车,脸沉重的压下来。“我失落是因为她没我长得倾国倾城啊?”我急忙解释。他盯着我看了半响,才俨然一笑,点着我的额头说,“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这是哪跟哪啊?我愣住,不搭理他。“这伴娘服也是他买的?”江枫上上下下打量着我的衣服。我说不是。“这倒是奇怪了。”他冷哼着。我皱眉不解,他今醋意浓浓的劲好像过头了,“奇怪什么?”我问。“没什么。”他撇开我的眼神,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陆伟和方玲婚后的第二天,我站在陆家小院,远远地望着小院里的沧桑影。“想进去吗?”江枫站在我后问。我摇头,转。他拉住我的体,轻声说,“放心吧,有秦姨照顾他。如果你真的想进去,我陪你。”

    “不进去了。你不了解他,从小到大,他把所有对人生的希望寄托在我的上,如今我却令他失望,从前他为了我勉强接受你,是因为我们中间没有何越心,可现在不同了,他不会原谅我的---”我转眨回眸中的眼泪,江枫转过我的的体,有成竹道,“相信我,他会接受你的,别哭了,你哭,我会心疼的。他擦掉我脸上的泪痕,微笑地看着我。我眨着眼睛,没缘由的问,“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意外地看着我,顿了顿才道,“我是你的男人,你笑,我开心,你哭,我难过。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我不敢相信这些甜言蜜语是出自僵尸之口,惊讶之余,我靠在他的口喃喃着,“江枫,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被未来的那个我牵绊了。”他嗯了一声,只是怔怔地看着我。我知道,他不懂,但我却释怀了。

    回到家,赵杰和陈忠已等候在客厅内,最近他们二人很频繁的出入家中。我对江枫的事向来不上心,索直接向二楼迈去。“真儿?”江枫拉我向客厅沙发处走去。

    “给你介绍一个人认识。”江枫看向对面,我抬眼,这才发现今家里多了个陌生人。

    “吴定,刚从部队退下来。”江枫介绍说。我微微的对那人点点头,以示礼貌。吴定也微微地对我点头示意,并不多话。“他以后接送你上下课。”江枫又说道。我答应了一声,没太放在心上,对他们几人说了句,“你们聊”,便向二楼走去。

    刚一转,脑子一个机灵,便问江枫,“小武不是司机吗?”为何要换人?“小武送你的时候,他也得跟着。”江枫回道。我诧异地盯着他,“你是说他是我的-――”保镖两个字未出口,他眼神漠然地看着我,同时闪出不可拒绝之色,“上楼去休息吧。”

    他转过我的体,示意出不可商量。我无语地走上楼梯,心中不免有些无力。扭头望向吴定,他正仔细聆听着对面三人的讲话,我不敢相信,难道每进进出出,都要他跟着?顿时,心中别扭起来。

    别扭归别扭,吴定还是听了某人的吩咐,除了接我上下课,我所有的外出他都会跟随,可谓是形影不离。望着车窗外的穿行风景,心中自是愁闷,看着前面专心开车的吴定,便问,“江枫他很有钱是不是?”吴定的背影顿了顿,从后视镜中看着我,模糊的答应,“应该是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