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他半讽半讥,我顿时心底凉了半截,却误会了他的意思,“爸,这都什么年代,您怎么还有门第观念?”他摇头,骤然生气道,“爸活了六十几岁,不会看错人,这几年来,爸不是没观察过江枫的人品,不错。爸相信他是真心真意的喜欢你,但他太能隐藏,城府又深,做事狠决,终有一天,他会伤了你,甚至被他牵连---咳咳---”未说完,他便咳嗽不止,我焦急的抚着他的口,“爸?”他反握起我的手,颤抖的声音,“爸知道,不该干涉你的婚姻,但我是真的为你担心啊?”看着他瞬间苍白嶙峋的脸,我口异常难受,一月不见,他越发瘦了,越发的老了。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此刻望着父亲,倒是十分明了李白当年那句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心。转头望着远远看向这里的江枫,只能抽开父亲手中的手,“爸,你就让我再任一次吧。”我不能一再的辜负那双期待的眼神。不能更不能后悔!

    回到小屋时,江源已在厨房忙乱开来。我心中自是安慰不已,即使这段婚姻没有父母的祝福,至少还有他,那个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大男孩。走近几步,厨房里居然多了一个人影。他回头,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到他上,“飞!”

    “快放手,全是油!”罗飞强扭着体推开我,然后仔细地端倪我,直言道,“是不是被陆叔拒绝了?”我撇开他的目光,拿起一旁的芹菜,无所谓地耸耸肩,故作轻松,“他顽固不化,等改他想清了,我还是会求他的。”“磐石之心,不错,必胜!”江源在我后高举双手大喊着。我翻着白眼,对他毫不客气,“江同学,姐姐我今个儿出阁,满汉全席的伺候,明白的!”“渣!”江源弯腰单脚跪地。我咧开嘴一乐,顿时把所有的愁云抛掷千里之外。

    “你怎么在这儿?”三人的笑声未落,冷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我请来的!”我和江源异口同声地对着向厨房走来的冰冷面孔说道。他越过我的体和罗飞四目相对,空气顿时凝固。“我是来送祝福的,为陆菲。”罗飞首先打破沉默。“对呀,人多闹嘛?”我挽起江枫的胳膊,讨好道,“杨毅来不了,林西你不让请,如今,我最好的哥们屈指可数。所以,江源特意告诉了飞,枫?”我轻摇着他的胳膊。

    江枫低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对罗飞说,“只要你不搅局就好。”我赶紧对罗飞挤眉弄眼。没想他微微一笑,柔似水地看着我,道,“我说过了,我的目的只是陆菲!”江枫面无表地盯着罗飞,江源冷眼旁观。我心猛地缩起,丫的,不是给他眼神了吗?为什么还要点火,这两小子非要在我结婚这天闹得火光四才开心吗?我狠力地瞪着江源,他老人家摆出一副无辜的表。丫的,快说句话呀!“上菜咯---”江源端起一旁菜从江枫和罗飞中间穿过,回头喊道,“喂,你们三个还要发愣多久?”我一个机灵把江枫推出厨房。

    四人桌上,江枫和罗飞中间夹着我,对面便是江源。一边是冰,一边是火,我水火交融的双手几乎无法下筷,即使江源的每一道菜都是我的最,可我却只能望之兴叹。“吃这个!”江枫和罗飞同时夹了一块鸡放在我面前。“呵呵!”我傻笑着看着他们对视。心中正想着如何缓解这僵局,他二人同时又把筷子伸向同一个盘子。然后又是两双针锋相对的眼神。我心一横,丫的,有完没完,我直接把他们的“好意”夹到对面看戏人的碗中,“吃吧,吃吧,噎死你,烫死你。”江源故意皱起眉头,莫名地看着我,然后小声嘀咕着,“我招谁惹谁了?”

    我扑哧一笑。江源瞪我道,“你笑什么?”我抬眼道,“我笑九年前某人请我参加他的生聚会,结果我却忘记带生礼物,某人气的差点杀了我,可最后还是舍不得---”话一出,江枫和罗飞的眼神同时看向江源,江源张口结舌,“她她她---故意的!”我笑逐颜开的看着他笨拙的表,他不是要看戏吗?那我也不建议多一个主演。

    “是呀,一晃十年过去了。”罗飞终于放松敌对的表,说道,“陆菲,还记得当年在游泳馆的事儿吗?”我顺溜的接过话题,“记忆犹新,那么冷的天,你们非要去玩水,差点淹死---我---”我小声地吐出我字,心下一咯噔,斜眼飘向江枫。他低头淡然的吃着饭,仿若没有听见我的话。

    “那你可曾记得我们一起放烟火的那个大年夜?”罗飞饶有兴致的问我。“记得,记得。”我胡乱的答应着,不去看任何人,只扒拉着碗里的饭。“那你生,飙车的事儿呢?”罗飞把头靠在我耳边,故意说得小声却入了三个人的耳。江源不停地在对面咳嗽,江枫依旧面无表,自顾嚼饭。

    我含在嘴里的饭菜难以下咽,狠命瞪着罗飞。他躲开我的眼神,休闲地靠在椅背上,咧着嘴笑。我募的一怔,这小子怎么知道当年江枫把我从摩托车甩下的事儿?方强,定是他告诉他的。想着,便见江枫站起,我拉住他的胳膊,因为他碗中竟还是满满的一碗饭,“再吃点?”我要求道。他看了一眼罗飞,随后低头在我额头落下一吻,便走回了卧房。

    我回头便对罗飞没好气,“你报仇了,开心了?”罗飞道,“是他太小气。”他从背后拿出一个盒子,放在我面前,“新婚快乐!”我收起,笑着道,“谢谢!”然后看向对面的人,江源一本正经的拍着脑袋,“忘记了。”我眼神扫过他们两个人,“你们两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江源扑哧一笑,“你这张嘴真是一句都不饶人。”我呵呵一笑接过他递过来的红包,掂量着,“算你诚心。”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