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江枫躲开他的亲密,冷眸回头突地看向我,我没有躲闪,回视他。他走过来,牵起我的手,深深地看着我,问道,“如果我无分文,你会嫁给我吗?”我一时哑然,不解他话中的意思,他比谁都了解,我对金钱向来没什么概念。

    “江枫,小真她已经同你恩断义绝了,你别在痴人说梦了。”陆伟打开江枫的手,牵起我的胳膊便拉向门口。“陆伟!”后,江枫吼出声,“我们谈谈。”

    我坐在车里,眼睛直直地盯着后视镜中的两个人,我不知道江枫与陆伟说了什么,但当江枫把一张卡片递到陆伟手中,陆伟迟钝的片刻望向我,然后转毅然离开时,我只能静等命运再次的安排。

    “他把我卖了?”我木然的眼神望向车窗外,问着边的男人。“没有。”江枫踩下油门,断然的说。我双眼模糊的扭头看他。他双手握着方向盘,淡然的回到,“他依然是你哥。”“可他收了你的钱。”我激动地喊出声。

    他停下车,正视着我的脸,“不是每个人都知足的,尤其是有**的人。他的**是活的更好,我要的是你,这只是种交换,不是买卖。真儿,这个社会很公平的,你总得为得到某些东西而付出代价。”我诧异的望着他,无言以对。一直以来,我总为自己能看透某些事而引以为傲,此刻,我却被他看破红尘的言论堵的哑然失色。

    他手掌抚在我的脸上,温柔中带着凌厉问我,“你知道我的代价是什么吗?”我皱眉摇头,心中却极其鄙视的蹦出一个字,“钱!”可当我听见他后面的几个字时,口如同黑幕中滑过一束流星,悦之美丽,惜之破碎。

    “不能失去你!”他说的既像誓言,又像威胁。我从他掌中抽出自己的手,扭头看向前方,“为什么你就不能放了我,这样我们都不会这么累。”像袁野一样离开,像罗飞一般放手。

    “人活着,就必须承受累。陆菲,今天我定会给你个交待,过了今天,如果你要离开我,我无话可说。”他正视着前方,眼神怪异,语气平淡。

    车驶进一处别墅区,江枫拉着我直直地像一栋楼走去。我静默地被他牵着,来到一家人人家的门口。当他从口袋中拿出钥匙时,里面的人默契般的打开门。我瞪大眼眸望着何艳红,同样的目光盯着我,顿时,明白了这是哪里。

    “小枫?”何越心略微撑起一个笑容叫着他的名字。

    “爸呢?”他问。

    “刚到家。”何越心让开一条路。江枫带着我越过何越心走进屋内,50坪左右的宽敞客厅的沙发上坐在一个男人,见我们进来,抬头看了看,便立即落下眼眸。“今儿怎么有空回来?”男人问。

    “我有事对你说。”江枫站在他对面,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纸放在男人面前,“我离婚了。”我诧异的立在他旁边。江父低头看着茶几上的东西,叹息道,“那个女人同意了倒是让人意外啊?”

    “这件事与她无关。我要娶陆菲,这是我今天要跟你说的事。”江枫把我拉到他边。我噤若寒蝉,心乱如麻,脑中顿时没了思绪。竟然木制般的站在他们父子面前。

    “你一向独立独行,婚姻更是我们管不了的,今天你带她来,是向我示威吗?”江父脸上有些不悦,但旋即沉寂下来,拿起茶几上的烟,点燃,看着江枫。

    “爸,您想多了,我只想告诉你,几年前我把她藏在京卫,是为了不让哥找到她,如今,该是摊牌的时候,从现在开始,陆菲是我名正言顺的女人,不管是何姨,还是我哥,包括您,都别再找她的麻烦。至于何姨担心的?”江枫扭头看向沙发背后的何越心,“我们不会让你们尴尬,也不会令你们为难,我离开,所有的一切归江荣。”

    “啪!”一记耳光落在江枫的脸上,我瞠目,为他正挡下的手定格在半空中。

    “我养了你二十几年,今天,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要放弃这个家,江枫,你告诉我,是你的重要,还是你的亲人重要?”江父站在江枫面前质问道。

    “她已经是我的一部分了。”江枫说。我见江父再次扬起手,体急忙上前,挡住江枫,可后的人把我向后一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枫?”

    我听见后何越心担忧的喊声措手不及,双脚仿若被粘了胶似的就这么直直地看着双膝跪地的他。

    “为了她,什么都值得!”江枫冰冷的眼神直着江父。

    不值得!不值!不值!我在口燃起烈火般的大喊,却发不出声音。你可知我是未来人,你可知我这个未来人为了保全自己说过谎话,欺骗过你的感。就连当初那句喜欢也是一种手段,欺骗的手段,逃避的手段,因为我从没有想过要留着这里,留在你边---

    我浑浑噩噩的体就这么被江枫拖着走出江家,江父一句出去彻底把他赶出了家门。

    我们没有回江家小院,他说我们不能再住那里。他晃了半个清城才找到一处他要求的干净地方,给了房钱,算是我们的暂住地。这是他说的。我坐在车里,心神恍惚。江枫握起我的手,第一次,我真切的感觉到那双手的温暖。

    “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他突地说。我疑惑地看他,他握起我的手放在嘴边,眼中寄托着无数个期望,“成为我的一辈子?”我右手晃动在他眼前,“它已经在我手上了,不是吗?”他摩挲着我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抬眼深地望着我,“我你!”

    一颗颗泪珠滑落在我和他的手臂上,他抬起我的脸,“为什么哭?”我垂着脸,依旧哭,发自内心的哭泣。“别哭!”他抱我在口,一只手轻拍着我的背,“是高兴还是伤心了?”我趴在他的肩膀上猛烈的摇头,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只是想哭,想把口的闷涌全部掏干。

    =====================求收推========================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