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他脸变如黑炭,指着口问,“你走了,我怎么办,你想过没有?”我急忙上前安抚,把心中的早已做好的决定告诉他,“当然是带上您了。”他一听,放松下心,惊讶道,“还许带家属?”“那是自然,我同校长说,我家中有老父需要赡养。于是,他就爽快的答应了,还分给我一房子。”我得意在他面前,问他愿意不愿意同我过世外桃源的子。他一副不愿的样子说,“穷山僻壤居然把你高兴成这样?真不知你心里想什么?”“是山清水秀,好不好?”我挽着他的胳膊,望向明我逃脱这里的美丽未来。

    晚上,正当我畅想着自己和陆汉康的田园子,陆伟不期而归。我和父亲喜悦不已,陆伟此次回来也分外高兴。父亲把我和他要搬到乡下定居的决定告诉了陆伟。陆伟意外皆惊讶,责问我,“你要爸爸同你去受苦,还有你自己,你到底在瞎折腾什么?”

    “只是三年,很快就会过去,正好爸需要一个空气清新,安心静养的地方,我觉得豆遥最合适不过,而且外公在那里,爸很惦记他的。那边的学习工作一点都不忙碌,可以让我腾出时间照顾和陪伴他们,我觉得很合适,而且还是一箭三雕,我都开始向往了。”我陶醉般的解释。谁想,陆伟突地怒气燃起,拍案而起,“不行,我不同意!”

    我嬉皮笑脸的急忙上前讨好,“哥,豆遥你又不是没去过,你不是说小的时候你最喜欢那里的山山水水吗?尤其是秋天大家收割庄稼时的喜悦。依山傍水,种秋收,男耕女织,那是多么浑然天成的美景呀---”

    “好了,好了,”陆伟魔法般的消去脸上的不悦,转而求我道,“我不懂你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去可以,但必须帮哥一个忙?”我爽快的答应,全然不知这个忙会是我生命的另一个转折。

    我望着眼前半生半熟的房子,双手紧握起,回头问后的陆伟,“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八年来,我从没忘记这里曾带给我的黑暗。那是我人生的黑点,即使那个人如今是我最难以忘却的,但我依旧对这所房子心有余悸。

    “带你见个人。”陆伟拉起我的手,我满手是汗的跟在他后。我明白他并不不知道当年是我在这里用自己换了他的自由,所以我只能沉默。

    陆伟打开门,拉我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我环看四周,这里亦如八年前那般简陋。当我惊诧着陆伟为什么会有这所房子的钥匙时,门口已进来三个人,其中一个甚是面熟。我仔细一瞧,江荣正直步向我而来。“陆伟,你果然守信。”

    他扬起嘴角看着我,对陆伟说。

    “你放心,只要我们兄妹二人拿到钱,我保证江陆两家永无瓜葛。”陆伟走前一步,对江荣说。“那就好,这正是我父亲希望的。”江荣从旁边的一个男人手中接过提包,扔在陆伟面前的桌子上,“30万,如数归你。”

    我缓缓地站起,走近陆伟。陆伟正翻看着提包里面的东西。“哥?”我半醒半悟地叫着他。“小真,你看哥帮你把钱要回来了,咱们以后不用愁了,你也不用去乡下住了,哥会照顾你一辈子。”陆伟痴迷般的对我说。我听见后的人哼了一声,便向门口走去。我几步跨上,拦在江荣三人面前,“请你们把钱拿走!”陆伟和江荣顿时愣在原地,显然被我的话怔住了。我推开陆伟,把钱袋同样扔在江荣面前,“我们输了就是输了,不怪怨任何人。”

    江荣看了一眼,随后问陆伟,“你没同她说?”陆伟过来拉我在一边,“小真,这本就是咱们的钱,是物归原主啊。”“不错。”江荣接到,“陆菲,30万可不是小数目,你别忘记,当年,你是为了这30万才来这里的。说来也好笑,原本是我该先来,可小枫却比我提前先到。一场赌局,我赢钱,他得人。其实很公平,本就想对那个女人的戏弄到此为止。但你们陆家的女人很厉害,尤其是你,陆菲,居然在五年前做了小枫的女人,而且还霸着不放。今天好了,钱还你,人离开,我们两清了。”江荣的每一句都直通道到我心里。

    原来陆伟所谓帮忙是用我的感来换回30万。望着陆伟期望的眼神,顿时,心中不免有些悲凉。曾经,我以为他只是好赌,对我这个妹妹却是宠有加。此刻,他居然同样逃不出金钱的惑。我心中深深明白这30万的重量。不错,它本是我的,是我用八年前那一晚和八年间的人债和汗水债换来的。我应该抛下虚伪的一面,理所当然的收了它。可这30万究竟对陆家是福是祸,我心中竟没有任何底,只有不安。

    “妹妹,咱们走。”陆伟提起钱包,拉起我。我甩开他,“哥,这钱咱们不能要!”我乞求地望着他。“为什么,这是我们的!”陆伟一再的强调这钱的归属。“我不会离开江枫。”我知道,如今只有这个借口才能让他和江荣所谓的谈妥破碎。果然,陆伟脸色骤变,用力握紧我的手臂,“不行,我绝不可能让你和他再在一起!”看他如此紧张,我急忙趁机劝道,“那你必须把钱留下。”陆伟放松下双手,双目紧紧地锁在我坚定的目光。“好,哥答应你!”他丢下提包。我欣慰地一笑,他还是我心目中那个最疼我的兄长。

    “陆伟,陆菲,你们可想好了?”江荣在我后说。

    “她不用想!”我还未来得及回头,江枫已从门外而进。陆伟把我拉到他后,江荣退后几步,似乎害怕着什么。我看着江枫的一步步的靠近,心缩紧。江枫径直越过我和陆伟的边,走到江荣面前,冰冷的口气,“我现在就同你回去见他。”江荣脸露微笑,伸手拍在江枫的肩膀上,“你终于明白爸的心意了。”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