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母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我拍着双手,“李清照的词牌?”我从不知他喜欢一位温婉女子的诗韵。“

    怎么,你小看你爸啊?”他眯起眼眸。我傻呵呵一笑,双手抱拳,“岂敢,岂敢。”夜色更浓之际,他仰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眼中又泛起那层忧愁,“小真,答应爸,后你们兄妹俩要相互照应,你哥脾气不好,脑子又不会转弯,是个不成气候的孩子。但你不同,爸看得出来,你有度量,有气魄,是个义气的好妹妹,爸是不担心的,可是你哥---”

    “爸,你放心,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他一天做我哥,一辈子都是,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我发自肺腑的向陆汉康保证。转念一想,便觉的有些不对头,他像是在安排后---,我不敢再想,走近他,赖皮地靠在他的上,“但你也得好好看着我啊,不然我回家吃什么,喝什么啊?”他淡淡一笑,拍着我的手背,“我的小女儿长大了,懂事了。你不用心,爸会好好活着,等着你成家我抱孙。”

    心微微一悸,我轻轻地吐出一个嗯字,然后问出多年来一直想问的问题,“爸,妈---她走了多长时间了?”他低头看着我,“你想她了?”“您呢?”见他并无不悦的异样,我便继续问。他顿了顿,“多年前想过,可后来便淡忘了,想是人老了,记忆不好了,淡忘的总是很快。”“她嫁人了吗?”我问。“应该有家了。”他回答。“过几天,我想再去看一次外公?”我突地很想回到那个自然的乡村,那位总是面带笑容的老人边。陆汉康说好,只要我开心。

    人们常说,当你想什么来什么时,那指定是碰上了好运。而我从没想过这辈子会有幸见到何越心。

    那,我从屋内窗口远远的便看见一位妇人一直站在陆家小院外向里张望,我推开门,看着她,问,“你找人?”

    她推开小院的门,走了进来,打量了周围一番,最后把目光落在我上,眼中略显惊讶,喊出我的名字,“小真!”闻及,我心中便明白了九分。于是点点头,把她领进屋内,让了座,倒了水。“你长大了,变样了,是个标志的女孩儿了。”她双手握紧水杯,眼中水雾蒙蒙。

    我心中淡漠,一方面,我多少是晓得些她和父亲的事,不管谁对谁错,但她当年抛夫弃子,如今落陆汉康孤独一生,让我和陆伟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备受怜悯,此刻,我是绝不可能对她产生好感。另一方面,我是“外人”,即使她是陆菲的母亲,但着实打心里对她没什么感觉。

    “怎么,不同妈妈讲句话吗?”她突地伸出手拉我,我反的缩回手,把水杯推到她面前,“您喝水。”

    她落寞下表,半响后问,“你爸和你哥呢?”“他们出去了。”我说。她又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站起。“再见。”我礼貌的起。她若有所思,“二十几年未见,你都不问我为什么回来?”

    我和颜道,“二十几年来,我们一如从前,但看您的穿着打扮,定是变化了许多,不管你回来为了什么,我都没兴趣知道。”

    “如果和你有关呢?”她亮起眼眸。“您总不会和我爸来争我的吧,不好意思我已经过了十八岁,有自主权。”我扬起眉,没好气。她笑容可掬,“你和小时候一样,直来直去。”“多谢夸奖,如果你没其他事,请自便吧,我不想我爸看见你。”我走到门口,下了逐客令。

    她依旧微笑着,走近我,说出一句令我一直不敢相信的话,“江枫你可认得?”我皱紧眉,心缩起,不解。

    “他是我儿子。”她说。我不屑地看着她,旋即快速撇开眼,“你开玩笑的吧?”她对上我的眼眸,“准确地说,他是我现在丈夫的儿子,但枫儿自小被我看大,犹如己出。至于你和他的关系,我是最近才知道的,枫儿他是个沉默少言,不善表露心的孩子,但最近几个月,我发现他每次回家时,似乎开朗了许多,我想可能是某个人的原因,这才找到了你,说实话,很是意外,也很担心。”

    我噤若寒蝉,呆若木鸡,甚至能感觉到体顷刻间的冰冷。

    “我明白,我今天的出现会给你很大的打击,但长痛不如短痛,以你们现在的关系,是不会有结果的,更何况他是个结了婚的男人。看你的样子,全然不知道内,想必是枫儿从没告诉过你,这其中的隐我不必多说了,今天来,我是以母亲的份来求你的,小真---”

    “你怎么在这儿?”门口,陆伟和陆汉康一前一后的进来。陆汉康呆愣在原地,一语不发。而陆伟却深锁起眉头走近我,拉我在他后,质问着对面的女人,“你想干什么?”

    “有你这么同母亲讲话的吗?”何越心对上陆伟的眼眸。

    “哥?”我轻触着陆伟的衣角。

    “回房间,这里没你的事。”他推我到内屋门口。“小伟,你这样做只会害了她,江枫根本不是真心对她,你还是让她死心吧,否则她只能向七年前为你付出惨痛的代价,难道你希望历史重演吗?难道你希望妹妹为你痛苦吗?”何越心每一句话都说到极其沉重,但我听得出陆伟是早知道江枫和何越心之间的关系,“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钳住陆伟的胳膊央求。陆伟没落下眼神,不敢直视我。

    “哥?”我再次乞求他。

    “历史重演?陆伟,你把话说清楚,你妈和江枫有什么关系,又和你妹妹扯到一起作甚么?”陆汉康一步步走过来,厉目盯紧陆伟。

    陆伟说,“七年前,江荣江枫兄弟俩雇佣方强,章翼,傅京,万德把我骗上赌场,陷我与他们签下30万的赌债,原本我想着把这条命抵给他,可谁知他们拿方玲要挟,方玲到处筹钱,好不容易凑了一笔数目,他们才放了我一马,谁知他们说话不算数,转头去找你,威胁你。他们得逞后,事并没有结束,江枫处心积虑得到你,江荣对我穷追不舍,直到三年前你填上了那笔债,才就此结束。而这一切都起因于她,她破坏人家家庭,人家兄弟恨她入骨,她却拿江枫当儿子看。小真,哥一直没把真相告诉你,就是希望你不会牵扯进来,但当我看到你对江枫益见长的意时,哥后悔了,不该让你走到这一步,才---”

    “别说了。”我无力地靠在门背上,对陆伟摆摆手。

    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和江枫的感除了婚姻,除了七年前那晚,再也不会牵扯到任何人,任何事。原来这其中缘由之深,是我此生无法想象的。此刻,我脑中猛地闪现出江枫偶尔对我仇视的眼神,如今,我倒是能了解他整面对我时那颗纠结的心,我想,是恨,是,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无法释怀。

    可我呢?我该如何适从?我看向门口,站前,冲出院外---

    “小真---”“妹妹---”

    后是陆汉康焦急的叫喊和陆伟追来的脚步,我掉转体,站定,离他们几步之远,“求你们,我想一个人静静,好好想想---”说完,我回头,顾不得他们如何的担心便走向一条我熟悉的路。

    我等在江家小院的外面,抱紧双膝,眼睛不敢眨一下的盯着门口。

    “陆菲,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秦姨啊?”秦姨见我出神,一个劲的劝我回屋。我如木头人般靠在墙面上,望着前方,任凭凌厉的风穿过体。

    “陆菲---”“真?”耳边飘过江源的声音,我转头看去,江枫和江源从车上一前一后的走了下来。我嗖的一下站起,冲到江枫边,轻声道,“告诉我,他们是骗人的,她不是你后母,是不是?”

    他惊讶万分,注视着我,顿了顿,眯起黑眸,旋即牵起我的手,“外面冷,咱们回屋再说。”

    “我不进去!”我甩开他的手,大声道,“你告诉我,当初你是因恨她,才想要得到我的,是吗?”

    “不是!”他义正言辞,握紧的双拳紧着我。“你撒谎!”我目光寒冷。“真?”江源在过来想要拉我。我一把推开他,“你也是同谋,从头到尾,你们都在千方百计的报复陆家,我恨你们!”我怒火中烧,明知答案早已摆在了眼前,我却莫名的奔跑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开始怀疑起自己的智商。

    “真儿---”他钳住我的手臂,柔声喊我的名字。我再次用力甩开他的手,捂住双耳,“别再叫我的名字,我不愿见你们任何人,任何人---”我掉头奔出院子,冷风中,口一阵憋闷,我拽紧领口,不停地迈着双腿,居然有些虚弱无力,接着眼前便是黑蒙蒙的一片影像---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