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吵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她亲密的挽起我的胳膊,一副可状,“这不叫转,这叫相吸。”我脸上嬉皮笑脸,心中自是感动不已,这么多年,幸好有她陪伴,让我总是在最脆弱的时候可以托付自己。

    就这样,杨毅不再与我较劲,搬到了陆家。临走时,筱筱捧着自己亲手画的图片送到杨毅手中,“阿姨,这是调调(筱筱)画的,标(漂)亮吗?”筱筱高兴的说着。杨毅摸着筱筱的头,“哇,好漂亮啊,筱筱真聪明!”

    “筱筱什么时候画的呀?”我低头问她。筱筱嫣然一笑,“昨天秦姨陪着我画了一整天呐。”我瞧向杨毅,杨毅瘪起嘴,“我知道,是我错了。”

    “阿姨做错什么了?”筱筱皱眉问我。我正弯腰,杨毅噌的一下推开我,伸手抱筱筱在怀中,“筱筱乖,阿姨这次来的急,都没给你带礼物,来,把这个戴上。”她取下脖颈上的红坠子为筱筱上。我急忙拦下,“毅,这可是你的订婚礼物?”杨毅推开我的手,“我喜欢筱筱。”筱筱盯着中物,又是欢喜又是雀跃,“筱筱喜欢---喜欢---”

    杨毅住进陆家后,父亲高兴不已,牵着她的手神采飞扬,“陆伟总在外面跑,小真又常不回来住,终于有个人陪我了,你可千万别客气。”我为杨毅打开我的房间门,冲着陆汉康说,“你看她哪里客气了。”杨毅坐在电视机旁一边吃着炸酱面,一边欣赏着电视剧,见我和父亲帮她收拾房间,才站起,不好意思的模样,“随便收收就好了,我这人没那么多讲究。”

    安顿好杨毅,我顺路去探望方强。门上贴着停业整顿四个大字,我无奈的回首望去,隐隐感觉到有人站在街角看着我。这次,那人没有躲开,直直对上我的眼眸。只是当我快步靠近时,他突地也加快了离去的脚步。我紧紧的跟在他一瘸一拐的后,大胆喊出心中的猜疑,“章翼!”

    章翼泛着红丝的眼一瞬不一瞬的看着我,我心中自是诧异皆意外。“为什么见到我就跑?”我开口便质问他。多年不见,他瘦了,也黑了,脸上的沧桑更是显露不已。他虽比我大几岁,但眉目相貌间却早早地刻上了岁月的痕迹。

    “你好吗?”他微微动了动唇角。一句你好,令我心中一震,他是从不讲繁文缛节的一个人。

    “好!”当下,我只能说出一个字。“那就好。”他转,我急忙立在他面前,“你的腿?”

    他抬起黑眸,低头看着我,淡淡的说,“一次事故就成这样了。”“治不好了吗?”我追问。他摇摇头,看向对面的小公园,“能陪我走走吗?”

    “当然。”我没过脑的直接回到。语毕,心中便觉得可笑起来。从前,除了江枫,他是我最怕的人。此刻,我却安静地同他坐在一起聊天,仿若多年不见得老友,变得异常和谐。

    回到江家,心甚是舒坦,就连江枫进来我都无知觉。我坐在沙发上想着自己的心事,江枫坐在我旁边,“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在想一句话。”“什么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歪头看着他。“你想出家?”“从前倒是计划过。”“后来为什么放弃了?”“怕自己过不了清心寡子。”“嗯,有自知之明。”他面无表地的戏谑我。我皱眉瞪眼,这小子今天怎么不拿嗯嗯敷衍我了。我正想问他,他的电话铃声却响了。

    我无聊的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视剧上,当我转头时,江枫黑白分明的眼眸紧紧地看着我。我有些害怕。

    “今天你见过章翼了?”他问,一步步地靠近我,我点点头,“他好像过的并不好,不如从前风---”“你可怜他?”他打断我的话,低头投来直的目光。

    “我想帮他。”

    “所以呢?”他困我在他的双臂间,我轻轻握着他的手臂,“你别多心,我只是拿了点钱给他,可他说什么都不要,我没办法,就介绍了一个外科医生给他。”相处这么久,我略微晓得他的脾,他是个嫉妒心,猜疑心很重的人。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在外表看来总是很冷漠,但我相信他的本绝不止于此。

    他疑惑地目光盯了我半响,“以后见过什么人要告诉我,懂吗?”“我不。”我立刻否决。他凌厉的黑眸再次锁紧我,我大胆地直视着他,“我又不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要听你的。”说完,我急忙捂住嘴巴,丫的,我想说的不是这些,是公平,是他对我的公平。

    “你必须听我的,我最后告诉你一遍,你是我的女人,当一年是,当一月是,当一天也是。从你选择跟我那天开始,我们注定这辈子纠缠不清。别跟我谈自由,这个世界根本没自由可言,大道理你比我懂,就不用我再废话了吧?”他字字清楚认真,眼神中尽是不可抗拒,仿若我是他圈养的一只羊,活该受他控制,被他宰割。

    我站前,与他对等,“我从来不想当谁的女人。是命运把我推到这里的,不错,那么多男人可以让我选,可我偏偏顺从了命运,听从了自己的心,让自己一辈子见不得光,活的反反复复,迷迷糊糊---”后面的话,我哽在喉中,转头咽下干燥的泪水,直冲进房间。我是该找个地方好好大哭一场,在不用面对他的时候。

    黄昏时分,我一个人坐在窗口,静静的看着天边落释放的红光,千重山,万重水,任凭我和它中间有多少阻隔,都挡不住它光辉四,光芒万丈的抚慰。

    “陆菲,吃点东西吧,你都趴在这里一天一夜了。”旁,秦姨又拿来了又的饭菜,我看了一眼,依旧没有胃口,甚至有些头晕。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