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那便是好,要多调养体,不然子弱,后怀孕会有麻烦。当然,这也并非绝对,年轻人要多注意健康,少饮点酒。”

    怀孕?我心缩紧,“您的意思是我的体不适合生孩子吗?”

    大夫浅然一笑,“也不是绝对,只不过你体太弱,孕事对你和对孩子都不好。”

    罗飞牵起我的手,我婉然给了他安慰的笑容。我不想让任何人可怜我,搓开的手,但他却越发拽的死紧。我皱着眉头,他也皱起眉头

    。这小子想干嘛呀?我就这么被他拉着我走出诊所。

    “陆菲----”他水眸眸的眼光看着我。“大夫说话都比较夸张,没病都得说出个事儿来,不必在意。”

    我封住他的口,点头释然。

    “是吗?但愿你是心口一致!”他捏紧我的掌心。

    “那是自然,我多坚强啊。”我歪头冲他一笑,看向不远处地霓虹灯,“就送到这儿吧,我想一个人走走。”“我陪你。”月光下,他的影长长地拖在我眼前,仿若回到了我们十七岁地那天,他也是这般表

    “笑什么?”罗飞皱眉问。“笑神马啊~”我眨着眼眸笑说。他直直地表紧锁在我的上,我急忙躲开,抬眼看去,一冷汗。两米处,江枫笔直地影站立在车前,我从罗飞手中抽出手,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江枫面前,声音极其温柔,“我正要去找你呢?”

    他冰冷着一副面容,淡淡地说了一个嗯字。他打开车门,我乖乖地坐上车。

    “她子不好,你要多关心点。”罗飞在江枫后说道。

    “我的女人,我自会照顾!就不劳你心了。”江枫冷声道。

    我握紧双手,深深地看着罗飞。

    “江枫,她---”罗飞哀叹着看着我,旋即放松了表,“算了,当事人都不急,我又何必多嘴。”语闭,罗飞掉头大步离开我的视线。

    那晚,江枫几乎一夜未让我合眼,我明知他是故意伤害我,我却无声的顺从。他撩开我的头发,轻碰着我脖颈处的伤口,眼眸深邃地令人无法看懂,“已经结痂了。”

    我略微撤开脸,问了此生最愚蠢的问题,“我们还要维持这种关系东西多久?”

    “什么关系?”他邪里邪气。

    我没心同他开玩笑,“也许是我错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在乎名分了?”他压低嗓音。

    “我是正常人,所有女人想要的我也想要。”我撇开眼。

    “是因为罗飞吗?”他坐起,点了一只烟。

    “他能给的你不能给。”我侧过脸飘飘然。听着耳边重力的拍门声,我笑了,原来后少了一个人的重量是如此轻松。杨毅说,一个人睡的双人总是宽敞的----

    回到家,已是临近年底,天气异常寒冷,我不在奔波于两个住所之间,自那出门后,我和江枫几乎再无联系。杨毅告诫我要断早断,否则后谁知引来什么问题。世事难料,人生无常,这是我最近常感叹的一句话。

    陆汉康一三餐按时照顾我的饮食,闲散时我们会唠唠常琐事,谈谈事业。却从不提及往事,每次看着他在厨房忙碌的劲头,我于心不忍。陆汉康慈父般的笑容对着我,“这么多年来,我们父女从没像现在这般亲近,你就给我这个机会吧。”

    诸法因缘生,我说是因缘。因缘尽故灭,我作如是说。从此之后,我们再无芥蒂。

    腊月二十八,杨毅打电话说她今年节一定来看我,我说人不用来,钱到就好了。她打趣着,那是自然要孝敬叔叔的。

    我说,你怎么没惦着我啊?她在电话那头立马有些不高兴,念你的人还少吗?一棵树吊死有什么意思?我知道她意指林西,但我也明白,分少了,缘分自然没了。

    杨毅怪了怪气,“别跟我谈份的事儿,事在人为,你可是对江枫有有意,前途毁了,地位没挣得,说两句狠话,一月半月的消失地无影无踪,除了物质,丫到底给过你什么?”

    我嘿嘿一笑,“从前你不都劝我别在乎名分的吗?今儿怎么竟逮着我痛处戳啊?”

    “那是我年少无知,我可是为你好,当个第三者容易吗?你独守苦窑,人家指不定在哪风花雪月呢?他丫真以为他是皇帝啊?”杨毅说着半拉子话,且话中有话。我正想问,她却匆匆挂了电话。

    腊月二十九,陆伟受伤了,他说是不小心撞的,可我不是瞎子,我知道他同人打架了,只是不愿告诉我。我追问方玲这些年她的境况,她躲躲闪闪,却也是只言片语打发我。方强依旧不大欢迎我,就连多年不曾见面的万德也对我若即若离。唯一对我坦诚的便是罗飞,我却一次次的伤他。

    年末岁尽,飞雪落花,孤影单只,人生匆匆数十年,我已二十有五,正是芳华燃烧之际,心中却倍感沧桑。文过千遍,路踏万里,抵不过泪两行,心一泄。

    年三十,江源回家了,再见时,笑容依旧,眼眸深锁。“几月不见,你越发的瘦了。”他笑说。

    “几月不见,你越发的壮了。”我回到。

    他瞟了我一眼,“真不知你在夸我,还是损我,过年了,我来接你回家。”

    我听得糊涂,“你取笑我,我可是这里的主人。”

    “我晓得你们在赌气,但别过头了,伤了感便是伤了体。”

    “原来你是来当说客的?”我问。

    “头打架,尾和,不是常事,你又何必同他一般见识?”

    “那是夫妻,我不沾边。”

    “我是知你的,如果你在乎,当初又何必是他?”“总有无奈的时候。”“迫也是种缘分,既然来了,你也接了,错有错着,珍惜才是。”

    我恍然明白,原来他早已我和江枫其中之事,是我天真,才会被他们兄弟如此欺骗。看着他义正言辞的模样,我心中自是气不过,“要回去,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江源眉开眼笑,“莫说一个,十万个都可以,我替他应承了。”“你真做的了主?”我翘首。“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偏让他抽不出马鞭,真切的吐出两个字,“娶我!”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