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件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不知道。”我垂下目光,还是那三个字。

    秦姨低叹气,“小枫也这么说。”

    见秦姨要下楼,问出埋在心中很久的疑问,“筱筱的妈妈知不知道我---我的存在?我不在的时候,她有来过吗?”说着,我已明显感觉到自己底气不足。

    “终于晓得着急了?我还以为你们一个个谁都不在乎呢?”秦姨回头,一副打趣我的模样。

    我双手纠结在一起,“我真不是想探听什么消息,我只是---”我不知该如何解释。

    “我明白。”秦姨点头说,“来过一次,和小枫一起回来接过一次孩子,不过她什么都没说,待了一小会儿就走了。”我松了一口气,我想现实中正室大闹小三门槛的戏码,我还没排上队。

    思量着,门外是开门的声音,我快速溜回房间,只听秦姨在门外说,“小枫回来了。”之后便没了声音,也听不见他上楼的响声。我蒙在屋内一中午,等着他离开。直到胃里七上八下,才开门。

    谁想,僵尸也直直地站在他的房门口,一只手还握在门把上。脑子空白,无言以对。这是我和他第一次四目尴尬的景。晃过神,我正要迈步,他已伸出手。

    我被他强硬拖到房间,他从抽屉中拿出一个信封,“你的东西。”我看了他一眼,心中有些兴奋。快速打开,果然,他没有食言。

    “他肯给你?”我多少晓得些他的能耐,他的背景,但毕竟在我的意识里,从地下钱庄里拿回东西并不是一般人所能办到,况且从头到尾我都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有着怎样的势力。

    “你都把钱还清了,他们没理由再留下这些东西。”他坐在我边说的轻而易举。

    我撕碎借条和协议,本以为了断的心却依旧不能平静。

    “看看喜欢不喜欢?”江枫把一个小盒放在我手心。打开,一枚银色戒指闪亮在眼前。

    “好漂亮!”我惊叹道。戒指是双连环的构造,其中一环上面刻了一只蝴蝶,另一环却没有。

    “为什么?”我不明白。

    他把戒指放在我口,“你舍不得去掉它,我只好再找个陪它。”他明显不高兴。

    我自顾戴起来显摆在眼前,“它值不少钱吧?”

    他眯紧眼眸。我冲他傻傻一笑,“放心吧,就算卖了我自己,我也不卖它。”江枫站起,低头释然,“我们又扯平了。”

    “真会算计!”我小声抱怨,倒头睡在大上对戒指不释手,江枫对我无语。我听着关门的声音,心底偷乐着。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宁愿坐在宝马车上哭,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的原因了。丫的,有钱的感觉就是好!

    “又在做什么梦?”江枫站在边问。

    我扭头,他把一条链子丢在我上,“它归你了。”他说。我用一根指头勾起金链子,晃动在空中,“太爽了,这子过的真是惬意啊。”我把真金白银全部挂在上向他“炫耀”。

    江枫敲敲我的脑袋,“别得意,有条件的。”我瞪起眼眸,努力思考,他已经用钱买了我,我上可没什么值得他要的了。脑子一个灵光,难道他要“转卖”我?像林西那样,不对,他会比林西更狠。不然,怎能对得起他冷血僵尸的称号。

    我畏畏缩缩跳下,直起,与他对视,输什么也不能输了范儿,“我不欠你的了,这条链子我也不要了,你休想让我做逾越的事儿!”

    “逾越的事儿?什么事儿?”他向前一步,我后退两步,直接把戒指丢在他面前,“我承认我喜欢他们,但我更喜欢自己,你不用跟我谈条件了,我一个都不稀罕。”

    江枫皱起眉头,嘴唇崛起一个弧度,“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他拾起上的戒指,拉起我的手,低头为我上,“真儿,我们都不小了,是不是该有个孩子了?”他冷不丁冒出孩子两个字,我的体猛地打了个颤,他不是已经有筱筱了吗?为何还要我---

    “才25岁,不急不急的。”我抽出手,怯怯地坐在边,有些不自在。

    他蹲在我膝盖面前,双手握起我的双手,认真的不成样,“你每看着筱筱,逗她玩,教她写字画画发音,我看的出你很喜欢她,更看得出你内心的羡慕。”

    “我哪有资格羡慕,最多也是嫉妒。”我把嫉妒两个字故意说的极重。“你同意了?”他放大眼神问。我低头看着他模样,打趣着,“你这样子像是在求婚?”

    旋即,他松开我的手,站起,还原到冷淡的表,“你不愿意就算了。

    ”我不忍让他失望的离开,于是,我叫住他的背影,“让我考虑一下。”

    如果说我们现在的关系算是“单纯”,那么再多一个“累赘”就会变质,毕竟,拉家带口不是两个人的事,将来会是三个人,甚至是四个人,五个人的事儿。

    “多久?”他回头问。

    我转动着眼眸,伸出一个指头,“一个月。”

    “不行!”他一个健步跨到我眼前,“一分钟。”

    “你这么猴急干啥?我又不会跑!”我转过。他扭正我,“你这个人,要么不决定,决定了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哪知道一个月会发生什么变故,所以一分钟足够了。”他抬手看看表钟,“时间到了。”啊?“我还没过脑呢?”我辩解道。

    “不用过了,你的表已经给出答案。”他用手指刮过我的额头,眼神中印出一个红脸的我,“害羞了?”他问。

    “碰一下额头,就害羞,我哪有那么逊?”我不服气的推开他太过异常的举动。

    “我说的是孩子的事儿?”他的手抚在我的小腹上,我急忙撤离,“既然我们说不到一块,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我从他腋下滑出,捂着胃部直叫唤,“好饿啊,该下楼吃饭了,不然秦姨会唠叨的。”

    我边走边掩饰内心的羞怯。听着后面紧跟的步伐,我几乎小跑起来,可还是被他抓了个正着,看着他眼中的切,我举双手发誓,“我饿,是真饿。”他低头覆上我的唇,管你的胃是否在大闹五脏庙---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