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江枫从浴室出来时,体仍摇摇坠,直接跌落在上。似乎根本没看到守在他边的我。

    我推推他的体,“你还好吗?觉得哪里不舒服?”他闭着眼,双手紧握着单,很痛苦的样子。

    “江枫,江枫---”我叫了几声,他仿佛没有听见。脸色泛着红潮,我伸手探向他的额头,冰的!我刚想试探他的双手,他突地把我抱在怀中。也许我体的温度正好缓解了他的冰冷,他手中的力度一阵比一阵紧。几分后,他已然没有方才那样难受。他钳住我的双手,令我无法动弹,我只好慢慢地把唇靠在他的脸上,有些度了。

    “你?”他突地睁开眼,怔住。

    “你可能着凉了。”趁他出神之际,我伸出双手,再次探向他的额头,温度又升了。

    “我们去医院吧。”我认真的对他说。他转动着眼眸看了我半响,突地翻,压住我的体,“你是陆菲?”

    我道,“我是陆菲。”

    我晃晃手指,他粗蛮的拨开,唇落在我的脖颈处摩挲。我急忙推开,对向他泛着红丝的双眸,“你生病了,今晚别了,不然你会更---”话未落,体一阵撕扯,痛苦的摩擦震动我意识之际,门外秦姨的脚步声传来,我努力保持镇静的声音,向门口喊出声,“秦姨,我们睡了。”

    江枫昏过去的时候,嘴里不停地喊着难受两个字。他浑滚烫,眼神迷离,根本没有半点意识,秦姨叫了司机小武,我们三个好不容易把他弄到医院。江源赶到时,医生已从急救室里出来。

    “怎么样?”江源心急如焚。“他中毒了。”中毒两字从医生口中说出,在场的人不敢置信。医生说,江枫胃中有少量的兴奋剂,还吃了刺激的食物,再加上酒精催化的作用,便神智混乱了。

    “本来他好好休息一晚,便会没事,不过他好像赶了很长的路,体受到严重超支,三种力加速了他胃部搅拌,便成了毒药,使得体内温度忽高忽低,甚至产生了幻觉。幸好你们送来的不晚,我们帮他洗了胃,暂时不会有事。”医生说完,我上前一步,问“暂时是什么意思?”

    “他得住院观察,不过不用担心,三天内如果他没什么异常反应,便安全了。”医生道。

    一天后,江枫便渐渐有了意识,当他睁开迷蒙的双眼时,我急忙把一杯水放到他唇边。

    “江源呢?”他看向四周。我有些好笑,“你怎么知道江源来了?”他凝视着天花板,“我听见你给他打电话了。”

    我微微低下头,“噢。”挪开他眼前的杯子,问,“还要吗?”

    他看向我,问,“前晚我有没有对你怎样?”

    我急忙摇头,“没有,你只是昏迷了。”

    不知为什么,想到前晚他痛苦的样子,我的口便也不由己的**。幸好,他没事,虽然我常常诅咒他消失,但我从没想要他死,一刻都没有。

    “江枫,谢谢你。”我坐在他面前,向他致出迟到的诚心谢意。他莫名的瞪起黑眸。

    “你从水里救出我的事。”我旧事重提。

    他平静的看着我,“我们扯平了不是吗?”

    我耸耸肩,心中叹了一口气,是啊,过不了多久,我们将会是站在天枰上的两个人,“江枫,下个---”

    “哥,你醒了!”我刚想启唇,江源便拎着两个小包,递给我,“真,洗漱用品,医生说他得住院一个星期,所以我回家拿了些随用品。”

    我接过,准备在中的话又咽了回去。

    每次当我想对江枫提分手的时候,江源总会打断,我想他是不愿我在江枫生病的时候说事,因为我看的出在医院这段时间江源对江枫的百般关心。

    终于熬到江枫出院,回到江家,我敲开他的房门。

    “有事?”他问。我走到他的座椅边,“我---”

    “这个送你!”他从抽屉中拿出一对儿亮闪闪的耳环,打断我的话,“戴上试试,看喜欢吗?”

    他从不送我东西,我接过,为难着,“我的耳窟许久没带这些东西,都快封住了。漂亮,但我不喜欢戴耳环。”我直接拒绝,把东西放到桌上。

    他拉我坐到他膝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我也不喜欢。”他随手把耳环扔在一边,唇便落了下来。

    我伸手堵上,“我们谈谈好吗?”“等会再谈。”他一厢愿的抱起我放在上,解着我的衣服扣,我止住他的手,“我想离开,三天后,我已经把钱打入这个账号,你收着吧。”我从口袋中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他的头柜上。

    “嗯。”他没有露出异样的表,只一个嗯字。

    “那麻烦你起来?”我有些不敢确定他的答复。

    “不是还有三天吗?这么着急,从前你都不反抗的,三天你也忍不了了?”

    “可你刚才就答应了!”我用他的话反驳。

    “我后悔了。”他像个任的小孩笑说,伸手探入我的衣服下,我快速从枕头下拿出某东西,“你忘记这个了。”

    我们一直在避孕,他不想要孩子,我更不想有负累。所以,在这件事我们达成无言的默契。他直直地看着我,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我放下手,“你不想戴,我自己喝药---”

    “滚!”他打落我手中的东西,撤开我的体,咆哮。

    我被他突来的恐吓声怔住,他把我拖下,丢在地上,“我叫你滚,你没听见吗?”我慌乱的爬起,直接冲向门外,逃离的一瞬间,后传来噼里啪啦的砸门声---

    秦姨听着响声,问我出什么事了,我淡然的说,“他需要冷静。”我也需要,我关上他对面的那扇门。我把他惹怒了,可我心中却莫名的平静。

    如约,我在江家又住了三天,收好行李,转头的时候,秦姨和筱筱哭丧着脸,“孩子,一个人在外很辛苦的,这些你拿着,不多,应个急。”秦姨把一叠现金塞到我手中,我急忙推回拒绝。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