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长安月下,一壶清酒,一束桃花,心如烛光,渴望在幻想中点亮。一想起你,我已经开始疯狂。长相守,它是面具下的明媚,明媚后隐蔽的诗。无缘感悟,你象迎送花香的风,无辜而自由。我像闻到蜜香的蜂,不自上你。”

    雨水打落在上,我不知走了多久,耳边尽是他朗朗的吟诵声音。谁能明白谁的深,谁又能理解谁的离开,无缘感悟,这海阔天空的自由,回眸,曲终人散空愁暮。

    泥水落入心中的那一刻,双膝一软,跌入昏迷。飘飘忽忽的醒来,睡去,。一双手时不时地晃动在眼前,我想拨开,却无力起手。我讨厌他,为什么我梦中的人会是他,会是我现在最厌恶的人。我哭,放声哭,把所有委屈,无奈,伤心,憎恶一次倾泻而出,直到再也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醒来时,仍旧有一双手探在额头上,我从细缝中看去,筱筱正用她的小手试着我的体温。我很高兴第一眼可以见到天真无邪的笑容。

    “是你在守护我吗?”我侧过头,扭扭她嫩嫩的小脸蛋。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头仍在桢桢作痛,我勉强坐起体,抱筱筱在怀中,“等我走了,你一定要记住想我啊?”我抬起她的小脸。她不再微笑,瞪大圆溜溜的眼睛看我,嘴唇微微启动。我高兴着,下一秒却见她紧闭着双唇,单单看着我。

    “你该叫我什么呢?”我握住她的小手,思索着,“真姨,好不好?”她笑呵呵算是答应。

    “陆菲。”秦姨端着盘子从门外进来,放在我边,“听着你和筱筱在说话,便知你醒了。”她盛了一小碗粥,“快吃吧,都一天一夜,饿坏了吧。”

    我急忙接住,筱筱从我上跳下,我也跟着下了,“秦姨,我去餐厅吃。”“别介,别介,你这姑娘怎么老跟我见外啊。”她推着我坐下,“别怪阿姨多嘴,小枫说你和他自小就认识,可我怎么觉得你们之间很陌生似的,他行为古怪,我倒不好奇,因为这孩子自小便让人琢磨不透,反倒是你,我看你是个直爽的人,怎么也遮遮掩掩?让人猜不透呢?”我躲开她探究的眼神,原来这老人家并不知道我和江枫更深一层的“关系。”

    “他呢?”我躲开她的问题。“一大早就走了。”“哦。”“昨晚小枫把你抱回来的时候,我都吓坏了,你全滚烫,他淋得衣服都在滴水,他叫司机买了药,早上见你有些气色才下了楼,我问他是不是你们吵架了。他一声不吭地便出门了。哎,你们这些年轻人,谈个恋都弄得天崩地裂的---”秦姨问我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摇摇头,不愿多说。秦姨又说,“小枫这孩子自小没母亲,是被后妈带大的,母子关系虽不错,但毕竟没有血缘,总觉得隔了一层。所以,小枫自小便很懂事,虽家境富裕,又是老小,但很会疼人的,他---”

    “您别说了,他的事我不想知道。”我打断她的话,我明白她的苦心。如果说以前我对江枫只是单纯的不喜欢,那么现在除了排斥他这个人,我对他毫不在意。

    秦姨见我脸色难看,便不再多言。

    待她带着筱筱离开,我默默地收拾着行李,提着大小包刚走到楼梯口,便听见开门的声音。

    “你去哪?”江枫仰头看着我。我看向秦姨,她低着头,说,“对不起!”我不怪她通风报信,径直下了楼,坦白在江枫面前,“欠你的我会还,我说道做到!”他拦在我面前,淡淡地说,“你爸来京卫了。”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