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什么?”我问向陆汉康,他叹口气,“方玲找个好男人嫁了。”“可她还有两年才毕业?就算他害怕方玲和我哥在一起,也不能耽误她的前程啊?”我追问。

    “其实方强口中的好男人并不是指人品,他是希望小玲能嫁给有钱人。”陆汉康无奈的摇摇头。我拍案而起,“他有病啊,亏我当他是兄弟,没想到他这么世俗。”“你不要怪他,我也劝过他,本想能扭转他的思想,没想被他一句顶了回来。他说他是男孩子,受苦受累没关系,可方玲却不一样了,他不愿自己的妹妹像他们的母亲一样嫁给一个一辈子一事无成的穷汉,到最后只能老死在这条穷酸小巷内。我见他眼中含泪,我想我们错了,方强并不是慕虚荣,他是真的关心妹妹,不过方法过激了些。”

    听完父亲的话,我立刻缓解下来,在我心中,方强一直是个义气直爽地大男孩,而方玲是个灵巧玲珑的小丫头。没想在他们背后会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无奈与心酸。

    过了几,我本想找方玲和方强好好谈谈,所谓旁观者清,也许我这个局外人多少能帮助他们兄妹解开心中的疙瘩。可方强的妈妈告诉我,方玲回学校了,方强这两天也不见人影。我正担心着,他妈妈却又面带微笑地告诉我,这几他们兄妹二人一直在房内窃窃私语,方强很开心,而方玲也很听话。

    我释然,只能暂且放下心中的一份担忧。只是那个节家里冷冷清清,少了一个人,我和父亲呆呆的对着电视机沉默无声,想着各自的心事。

    炮竹声拉长我记忆的线条,依稀记得去年除夕之夜,林西与我对星吟诗,江源与我斗嘴打闹,方强与我追跑在广场中央,方玲跟在我后唧唧歪歪,还有江枫,那个冰冷着一张面孔的僵尸脸居然用烟火棒烧我---,我甩甩头,要留念也该留住美好的记忆,怎可记住一个小人。

    DLETE!一定!

    瞭望夜空,一声叹息,我可算在异乡为异客?

    奈何,又何奈?

    只叹惜,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过完年,我陪陆汉康去了乡下外公家,外公已是七旬的老人,但体依然硬朗。见了我,喜出望外,还一直追问陆伟的状况。却只字未提我的“母亲”。谈话间,我看到出外公很喜欢陆汉康,我想这二十几年他们之间一定相处的很好。否则,陆汉康不会一直央求我来看外公。

    几住下来,我发现外公是个开明善良的人,从不要求我什么,只一再的嘱咐我好好照顾爸爸,哥哥,说他们毕竟是男人,总有些细微的地方是无法顾全的,要我多多谅解。当我问及陆菲的母亲是否来过时,他仅淡淡的回道,她也有自己的生活,无暇顾及我这个老头。

    外公说他并不怪她,只是苦了我和陆伟,对不住陆汉康。这些话我们都不是当着陆汉康说的,外公一直很顾及他的绪。从外公那里,我略知了一些关于我母亲的事。她叫何越心,与陆汉康相亲相识,因当时陆汉康的家境还不错,外公很是赏识他的人品,便把女儿嫁给了他。谁知何越心在结婚前便有一个自由恋地对象。后来听说那男人因打架闹事逃出了清城,之后便再无消息,直到何越心在我五岁时才与他再次重逢。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