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那你自己呢?好不容易逃开这个地方,却把自己再次陷入深渊,陆菲,陆伟是赌徒,他根本不值得你这么牺牲自己?你明白吗?”江源叫嚣在我耳边,似乎比我更加在乎这件事。

    对于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女来说,男欢女是很正常的事,只不过我的“途径”不同而已。何况,那晚,那个男人并没有让我难受,反而似乎很迁就我的感受。虽然我一直不愿记起那晚的事,但现在细细想来,黑暗中,我心理害怕,体却并没有受太大的折磨。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江源钳住我的手臂,隐隐传来疼痛,打断我的思绪,怔怔地看着他,脑中一个模糊声音闪过,“我好像认识那人?”“你说什么?什么那人,你的意思---”江源瞪大眼眸,怵然。

    半响后才明了,但眼神中仍有些不敢置信,“你---你被人强暴,居然不认得那人?”我点点头,纠正他的用词,“不用说的那么难听,我是自愿的。因为那晚停电,我就没看清那人的模样。”

    “但你方才说认得他?”他追问。“一整晚,他只说过一句话,当时我饿的头昏,又在半醒状态,我---我记不清了。”我甩甩头,实在不愿多想。江源拉直我的体,“你好好想想,他有什么特征。如果真是我们认识的人,再根据刀疤脸所说,这个人根本就是对你蓄谋已久,害你是真,骗你更是真,而且还让你心甘愿的上当!”他越说越认真,令我心中一阵胆颤。

    “怎么会,哪有那么严重,你也知道我就认识那么几个人,更没得罪过人---”我越说越没底气,突地想到拿棍子救章翼那次,难道我被牵连进了“江湖之争”,扯淡!我摇摇头,心中嘲笑着自己,这又不是演电视剧,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小真,你好好想想,我一定要找出那个人!”江源咬着我不放。“你好像比我自己还关心我?”我疑惑,这小子实在有些不对劲,就算我们曾经关系“非同一般”,他也不必如此较真才是。

    “当然,你是我---”江源言又止。“我是你什么?”我皱眉,见他眼中满是心疼,我颤颤微微,“你不会还在暗恋我吧?呵呵---我---”这下倒是叫我为难了。

    “谁暗恋你了,你真以为自己是玫瑰花啊,走哪都飘香。我只是看不惯你被人欺负,替你不平而已?”江源戳戳我的额头,嬉皮笑脸。我傻傻一笑,他终于恢复了他平不羁的本

    “说正经的,告诉我那晚的事?”他认真在我面前,“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很难受,但,小真,我不希望你被人打落牙齿还合着血自己咽。”

    我回头咽下喉中的苦涩,不愿回想,“这又不是第一次,我能承受,我没你想的那么脆弱。”“不是第一次?”江源拉我在他面前,鄙视的问,“你什么意思?”

    我急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是说我长大了,有些事我必须肩负起来,我爸,我哥,他们是我的责任,我不会像以前的陆菲那样脆弱,那样轻生了,你懂吗?”我把心事袒露在他面前。

    江源松懈下来,拉我坐在桌子前,“吃饭吧。”“你不怪我了?”我抬头问他。“别对我撒,耍赖找你的林西去,他不是对你很好吗?现在呢?他人呢?”江源坐在我对面,一同开吃。见他消了气,我的心便平静下来,“我没告诉他。”我耸耸肩。

    “怕连累他?”他问,我点点头。“那我呢?我算什么?有事的时候千呼万唤,没事的时候恨不得离我远远的。陆真真,你真没良心。”他抱怨道。我傻乎乎一笑,一只手搭在他肩膀,讨好着对面的BigBoy,“我当你是我的亲人啊,很亲很亲的亲人。”

    是的,一直以来,他都是我来到这里最亲近的朋友,只要他在,我可以不顾后果的宣泄绪,说我想说的话,诉我想诉的苦。

    江源一愣,亮闪的眼神直直地看我。“感动了吧?赏你一块。”我机灵地挑起一块红烧放在他面前。他接过,放在嘴里,喉结一动一动,好似难以下咽。我赶紧转移话题,“过了节,我会陪爸爸到乡下看外公,然后,便不回来了。”

    “你在告诉我将来的打算?”他问。我默认,“林西打算在那边创自己的事业,他想让我留下帮他,我同意了。我不能再依靠家了。”陆伟一个人流落在外,陆汉康的病每况愈下,他嘴上说没事,但我明白他的咳嗽病需要安心休养。无论如何,我都要撑起这个家,不管付多大的代价。倘若时光不会让我前行,陆家的每一个人便是我的至亲,这里便是我唯一的希望。我不能让它破碎。

    江源握紧我的手,“你说的对,我们都长大了,是该寻自己的出路了,小真,答应我,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不要再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拜托,我救了一条人命啊,你不夸我有勇气也就算了,还一个劲的指责我?我有那么没担当吗?”我在他面前撑起十分的信心。江源摇摇头,拍着我的肩膀,慰气十足,“别高看自己,强忍并不代表坚强!”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