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我拖着踉跄的步伐回到家,心中早已编好了一个谎言打算交待陆汉康,没想到他半句未问。帮我揉了脚,上了药,痛惜了一番,嘱咐着,“以后下雨天不要出去了。”“哦。”我小声答应,不敢抬头看他。

    等他关上房门,我退下衣服,走到镜子面前,透过反光,看着背部的一道长长的淤红。伸手摸去,倒吸一口冷气,“嘶---”生疼。这棍棒飞来的感觉也太迟钝了吧?拿起药瓶,咬紧牙关,刚想碰触那痕迹,“哐当!”药瓶打碎在地上。

    “小真!”听着陆汉康的脚步声,我快速靠着门背,上了锁,“我在换衣服,不小心打碎了药瓶,爸,您帮我再买一瓶,行吗?”陆汉康答应了一声,嘱咐我小心点便出了门。

    “嘶---”我呲牙咧嘴的叫唤,方玲止住手,小心翼翼,“真姐,要不我们去医院吧?”“一点儿擦伤而已,你不要小题大做。”这丫头一进来便啰啰嗦嗦,要不是自己手不够长,死都不会让她来插手。

    “万一化脓了怎么办?”“你在慢点,我就真的死在你手里了。”我瞪眼看着她慢慢吞吞的双手在我疼痛的背后磨磨蹭蹭。“真姐,要不告诉我哥吧?”她转到我眼前。“你想让每个人参观我吗?”我敲敲她的额头,心中自是明白她的好意,只是我不能让陆汉康知道今天的事。

    “可我已经---”方玲正要说些什么,门被突地一下打开,我急忙收起上的衣服,方强,洪明,白瑞,万德他们大步跨了进来。其中还多了一个江源,我无奈叹口气,这些小子从来不知道礼貌两个字怎么写!

    我看着对面几双放光眼眸,气一伸,“喂,你们不要用这么崇拜的表看我,我很有压力的。”

    方强一拳打在我的肩上,我呲的一声,大叫起来,“方强,会残废的。”方强傻呵呵一笑,“忘了你受伤了。”说着,抢过方玲手中的药瓶,对我献好,“来,我帮你上药。”

    我收紧衣领,“拜托,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晓得啊?”“哪那么封建?”方强硬要帮我上药。我急忙跳下,横着眉,“那也不能对你开放!走开!”

    方强凑近我的脸庞,笑眯眯,“留着给飞哥呢?”“你胡说什么?”“什么什么啊,上次是谁说要在飞哥生时把自己送给他了,说话不算,还好意思同我叫嚣。”方强说的一板一眼,我不大惊失色,想起罗飞当所谓的不愿意?想起当他摔酒瓶气愤的模样。原来都是因为我给过他承诺。

    “不要勉强她了,她喜欢让谁上药她自有道理,别忘了,我们是来看望病人的。”江源打断我的思绪,来到我面前,“说说,你怎么会大雨天跑到那条小巷?”

    我把当时的况大概对他们说了一遍,白瑞和万德一个劲夸我够胆,方强赞叹道,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我一脸的无奈,如果重来一遍,我宁愿双目失明,什么都见不到。

    江源皱紧眉头,坐到我边,“你为什么不报警?”我心一抖,“我---忘了。”他看进我眼里,“忘了总比害怕强,以后碰到这种事最好装没看见。小真,在某个圈子里,善良和意气用事会害人害己,你明白吗?”他老道深沉的眼神令我有些懵懂,他在暗示什么?难道说---“那帮人会找我麻烦?”我问出口,眼神扫过众人,最后目光落在江源上。“我不知道,但我想他们还不至于把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牵起进来,何况---”他拖着长长的语调,有意看着我,我心急意乱,“何况什么?”

    “何况你还不是真正的女人呢?”江源半带笑容,敲我一个脑崩。体因他的微笑松懈下来,这小子总是先惊后喜。

    江源,方强他们走后,白瑞和方玲留下来帮我的后背上了药。那晚,由于背部时痛时胀,几乎整晚都没有安睡,第二,整个人昏昏沉沉,可一个惨字了得。

    然而,当我腰酸背疼的等着陆汉康把我送到乡下外公家时,三个不速之客找到了我。我从左到右的看了一遍,莫名问道,“你们---有事?”

    章翼抬起他的双眸,铮亮的脑袋靠了过来,我退开几步,不明白他眼中的复杂,“有事快说,我爸不喜欢太多客人来家里的。”章翼突地从口袋中甩出一把钱,口气硬朗道,“跟我,这些钱就是你的,而且以后你说一不二?”

    我低头看着那打被一条白道包裹起来纸张,心里低笑着。这小子是不是脑袋被钱挤了,跟他?

    跟一流氓天天在街头厮混,这要是被我那2010年的老爸老妈知道了,恐怕杀我的心都有。嘴角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拿起桌上的厚层,说道“我同意。”

    章翼显然有些意外,但我还没许他思考时,把钱递到他手里,指向门口淡淡道,“离我远一点儿,这些钱便是你的。”“你不要给脸不要脸?”他靠近我耳边威胁,我心一横,“我不想要脸,只想要一个简单平静的生活。”我走近门,拉开,伸手,“麻烦三位走吧,我爸就要回来了,我想你们也不想见到他赶人的模样吧?”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