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席间,陆汉康一直默默无语,而陆伟似乎根本不顾及他的感受,一会儿往我碗里夹菜,一会儿同我东拉西扯,问长问短。我本想打破这牵强的气氛,陆汉康却站起,说了句吃饱了便独自回房了。

    我站起,陆伟拉我坐下,认真的眸子,“哥,问你几句话?”我正视着他的面孔,心中由不住赞叹,他长得真好看。而他问出话却令我意外,“你还和江源在一起?”“江源?你也知道我们的事?”“当然,你是我妹妹,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告诉我,那小子对你好不好?他有没有对你做一些不轨的行为?”

    “哥,你乱说什么?我才多大啊,就算谈恋我也知道分寸。”“这么说,你还和他搞在一起了?”“没有,我已经把话早就说清楚了,我和他现在是朋友,是同学,仅此而已。”陆伟眯着眸子看了我半响,半信半疑,“总之,你最好少同江家的人来往就是了。”

    “为什么?”我不明。“人家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儿,不会看上咱们这种贫民的,哥只是不希望你将来受苦。”我微微一笑,他都想哪了,不过我的这个哥哥倒是对我胃口,我拍着自己的口保证,“哥,你放心,攀龙附凤,麻雀变凤凰,天上掉馅饼这种白梦,我陆菲是不会做的。”

    陆伟慰藉,摸了摸我的头发,“还喜欢蝴蝶结?”“恩!”我点点头。也许这是曾经“我”留给自己唯一的记忆。

    晚上,陆伟陪着我,说了很多我们小时候的事,哭的,笑的,故事里有我,有陆伟,有陆汉康,唯独没有我们的母亲。我想,那个女人是真的伤了他们。而他们是真的恨了那个女人。

    除夕那天,陆伟一大早为我做了早点,陆汉康却没有出来,自从陆伟回来,他便一直把自己关在房内。陆伟有时会站在他门口,却从来不敲开那扇门,我想他只要伸出手,他们父子之间的芥蒂会随着那扇门而消失。

    我几次都想为他们创造机会,但他们却不领,不是岔开话题,便是躲开。哎,死要面子活受罪。我静静的坐在陆伟的对面,看着家里冷清的气氛,心中便回到了梦里的那个家。的火锅,红的衣服,白的水饺,闹腾的小屋,响亮的爆竹声---“啪啪!”门外劈里啪啦的响声拉回我的思绪,林西站在院中的门口,微笑地指着手中的鞭炮,“陆菲。”我掉头看着陆伟,他宠溺的推我到门口,“去玩吧,今天过年,要玩的痛痛快快。”我皱着眉头,看向陆汉康的门,“可是,他?”“别担心,我会照顾好。”陆伟给了我一个安心的眼神。

    走出小院,抬眼见江源,方强他们站在巷口。我回,拉起林西便回头。但已然来不及,江源三步并作两步,赫然在眼前,牵起我的手臂,质问,“陆菲,你躲什么?”

    “我哪有躲,没看见你们而已。”我心虚的低下头。江源的低哼了一声,看向我旁边的人,“林西,你干嘛老霸占着我们家陆菲,我告诉你---”我一听,急了,这小子后半句肯定没什么好话,拉开江源,“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江源皱紧眉头,“陆菲,是你说最近不要打扰你,我们做到了。好不容易熬到过年,大家一块聚聚,你这什么表啊?是他教你的吗?”江源没好气地指着林西。

    “是啊,陆菲,你看大家人都齐了,你就不要别扭了。”方强走过来,站到我边。我抬头见方玲,白瑞,李万德,洪明也走了上来。我浅浅一笑,看向林西,林西挽起笑容,“人多闹,就一块儿吧。”我会意的点点头。江源拉起我便走,“啰嗦死了。”

    缤纷灿烂的焰火中,我捂着自己的耳朵,睁睁地看着方强他们点燃一个个炮竹,飞起炫丽。从小,我便很喜欢看别人放焰火,但自己却从不点燃。五光十色,银光撩人,不惊叹,“真漂亮!”

    “漂亮的东西应该自己拥有,拿着。”江枫不知什么时候站到我旁边,手拿着几根仙女棒。我双手背后,“不要。”他肯定没安好心。“你光站着这里看,有什么意思,自己玩,快点。”

    说着,他便伸手拽出我的手,我闪开,向他叫嚣,“我站着这里,碍着你什么了,我不喜欢放,只喜欢看,不可以吗?”江枫瞪着我,眼光有些冷,旋即点燃手中的烟火,晃动在我眼前,零零乱乱的火星溅起,我慌了,拍打着上的火灰,胡乱喊叫,“救命---江源,救命啊---”

    “你大喊大叫做什么?”江枫钳住我的手臂,愣是不让我躲开。看着眼前的火光,我撇开头,“你想烧死我吗?”上次他没有淹死我,这次他又想烧死我,这个江尸脸真是手段百出。“你有病啊,这个能烧死人吗?”他把烟火棒更加靠近我,无处躲藏,我只好把整个脸埋在他的肩膀上,当然不忘记喊救命,“江源---救我---”

    “哥?你们在干什么?”听到江源的声音,我急忙躲在他后,“他想毁我容!”“毁容?”江源看了江枫一眼,又瞟了江枫一眼,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我推开他,“有什么好笑的?”江源饶有兴致,“原来你怕烟火?”

    “是啊,有---有什么不对吗?”我不悦的看着他。江源贼贼一笑,接过江枫手中剩余的烟火棒,一步步的靠近我,我连连向后退去,这俩小子还有完没完,“你干什么?”江源眯起黑眸,掂量着手中的烟花,“还不快跑。”我一听,撒腿就跑,后是江源“危险”的声音,“陆真真,小心你的漂亮脸蛋啦---”

    午夜十二点,雪花飘飘洒洒的落下,白色笼罩,遮住了漫天烟尘的气息,篝火燃起,众人围站在一起,打闹嬉笑,谈天说地,抬头望月,月意透人,繁星作伴,烟火点缀,沁人心脾。

    不吟道,“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

    只听林西接着到,“帘外雨潺潺,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去也,天上人间。”我心中微微一惊,原来他也喜欢李煜,果然懂我。

    江源敲醒我的额头,“无趣啊,无趣,好好的一番美景被一个没落皇帝淹刹了。”我捂着脑壳,不理他。“无病呻吟!”江枫蹙着眉头,瞟了我一眼走开了。

    我心中没好气,“是啊,像你这种又冷血又无的坏蛋怎么会懂感!”方玲凑到我跟前,挽着我的胳膊,“真姐,这两首词什么意思?”“思念家乡的。”抬头叹息,爸爸妈妈,你们可知我有多么想家。

    “想家的啊?”方强撇撇嘴,“太难了,我还是喜欢我偶像的诗。”洪明拍拍方强的肩膀,“你还有偶像,还是诗人?谁啊?不会是四大天王吧?”方强一拳打在洪明口,“去,你小子懂什么,语文课从没有及格过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江源凑到方强旁,搭讪道,“别生气,快说说,你喜欢谁的诗?咱们定要把对面那两个咬文嚼字,惺惺相惜的酸腐之人比下去。”

    我也好奇地走到方强旁,“别卖关子了,快念。”方强淡淡一笑,正经起来,摇头晃脑,念道,“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哈哈---”“扑哧----”方强音未落,只听后乱作一团,嘻哈取笑之声源源不断---一道眼神向我看来,我回望,见林西向我翘起大拇指,我微微一笑,用唇语说道,“彼此彼此!”忽的发现白瑞不在人群中,撇头四处看去,昏暗的角落处,白瑞正站在那个江尸脸的旁边,说些什么。

    由于隔着几个人看不清,脚步却不住的缓缓向他们靠去。没走几步,白瑞转离开了江枫,我顿住脚步,一道深邃的目光飘在眼前,该死,不知道好奇会害死猫吗?我刚一回,江尸的体挡在眼前。“呵呵---”我发傻的一笑,抬眼,这小子这次居然没用眼瞪我。

    “看着我做什么?”他撩起我肩膀处的发丝揉在手中,似乎有些不怀好意,我急忙抽退后几步,“谁看你了,我只是在欣赏雪景而已。”“那就好!”绷紧的江尸脸越过我的旁,“你喜欢谁,喜欢跟谁玩,我不关心,但你最好不要再招惹江源。”

    “我才不喜欢姓江的呢?”阳怪气,我也会。“正好,我也不喜欢姓陆的。”“你?”我气结,转头,江枫几步便消失在我眼前。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