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比赛要开始了,你们怎么还不过去?”江枫大步走了过来,低头瞧着我,眼神一愣,“她这又是唱的哪出?”

    “我看小真今天真的不舒服,罗飞,你还是送她回去吧。”江源蹲下体,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担心。“我没事。”我微微一笑,但就是不想离开地面。

    “我看是装病吧?没胆量就不要来,装弱也该分时候,想得到谁的怜悯?江源还是他的,你不要忘记你已经选择了?”江枫瞪着我,拉起江源,提高嗓音,“我都告诉你多少遍了,少招惹她!”“哥?小真她改过了,而且我和她现在只是朋友,同学的关系,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江源焦急的为我辩护。

    江枫蹲下体眼神带着不屑和讥讽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她改了?改什么了?一件白色衬衫,一条普通牛仔裤,一头飘顺的长发就把你骗了?”说着,他便扯起我的头发。

    “啊,好痛---”我呲牙咧嘴的拨开他的手。“哥!”“江枫!”江源和罗飞一起把江枫推开。“哥,你疯了!”江源质问着江枫,转眸问我,“你没事吧?”我揉着自己的头皮,皱眉看着江源,“还是很疼?”“江枫,你太过分了!”罗飞站起,便要向江枫伸拳头,我急忙拉住他,用极其温柔的语调,“罗飞,不要,我不疼了,我想他只是对我有些误解,不是存心的。”江源两步跨到江枫面前,“哥,你看到没有,我说过,小真她变了。”

    江枫眯着黑眸直视过来,我瞟了他一眼,故意挽起罗飞的胳膊,“飞,我们去游泳。”越过江枫时,他气结的向我冲过来,我丝毫不畏惧的瞪着他,因为我知道罗飞和江源绝不许他伤我。

    利用了他们两人对我的感,虽有些卑鄙,但我总不能永远处在被动挨打的弱势一方,主动出击不是我的强项,但自我保护的意识告诉自己,耍一些小手段也不是很过分。正得意的想着,后传来僵尸脸气急败坏的声音,“臭丫头!”

    “什么?要我和他比,我不干!”我不敢置信地瞪着那抽签条,明明是随机抽取,怎么老天偏偏选择我和僵尸脸为对手,我不要!以江尸有仇必报的脾气,他一定会在水里咔嚓---,我摸着自己软软的细脖,想到我在水里大叫救命的可怜劲,怎一个惨字了得。

    “我要换人!”我对罗飞要求。“换人?换谁?”罗飞问。我看向对面的江源,走到他面前,讨好着,“我和你比,让江枫和方强比好不好?”“不好!”江源一边,一边微笑地拒绝。“为什么?”我不懂。

    “你的游技太好,我肯定赢不了,我可不想当叛徒。”他见我又要开口乞求,急忙打住,“你不用这么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我帮不了你,去求你的罗飞吧?”

    “你---”我气愤的盯着他躲闪的背影。后传来僵尸的声音,“怕我了?”我咬着唇,不愿回头看他势在必得的表。“站住!”他牵回我的体,冷言,“刚才得意的劲头哪去了,继续撒啊?”我甩开他的手臂,提高底气,对视他的眼神,“我才不怕你,我定会赢你,你等着瞧,哼!”说完,便不敢在看他,溜回休息室。

    看着罗飞与傅京,方强与江源,洪明与章翼,白瑞与赵俊一个个跳下水,我屏住呼吸,站立在游泳池边,绷紧神经。“陆菲,你到底跳不跳?”江枫在离我半米的距离内不耐烦着。

    我摇着拨浪鼓的脑袋。“真姐,他们都快游回来了,快点啊---”方玲在我后提醒。“方玲,我---我肚子疼!”我捂着自己隐隐作痛的小腹,乞求着她。“姐,别玩了,我求你了,如果我们输了,京秃子不会放过我们的!”方玲推着我的体。

    我低头看着水中反的倒影,头有些晕眩,一股凉意穿透我的体。也许是因为紧张,也许是因为畏惧,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不停的搅拌。一只冰冷的手突地握住我的手,耳边一阵轻风,“还是我来帮你吧。”

    “扑通!”来不及回头,我随着一个影跳下水---“救命---”四肢扑腾在水中,头不知该往哪里搁浅,嘴里虽没忘记呼救,但眼中已溢满了迷雾。“救命---救我—”呛鼻的水不停的穿入我的口中,鼻孔,眼睛---“罗--飞,江---,强---”眼前几个晃悠的倒影浮出水面,我拼命的喊叫,整个体却被周围的水吸附着,双脚已不停使唤,下沉,坠落,直到脑中一片空白,眼前一片红光,模糊中一双手钳住我的体直往上托---

    “小菲,小菲,快上来---快---”黑白交替的幻影中,我握住口那双抱紧我的温暖双手,看着爸爸妈妈牵着一个小女孩儿的手走过我的边,我伸出手用尽力气呼喊,但他们的影却越来越远,最后只留我一个人孤单地站在冷清的十字路口。“不要丢下我---不要---”我无力的瘫坐在路边,一双温暖的大手牵起我的手,“孩子,走吧---”

    我猛地睁开双眼,“爸!”

    “真真,爸在这里---”迷离中,陆汉康坐在我的边,握着我冰冷的手。我撑开无力的眼皮,想要张嘴,喉中却像卡了石头般难耐的生疼。

    “咳咳---咳咳---”口起起伏伏。“别急,小真,大夫说你喉咙呛了水,又得了风寒,双症并发,喉咙有些发炎。不过不怕,大夫说过个几天就好了,小真,你忍忍,别怕,爸在你边。”陆汉康老泪纵横,两边的胡渣分外入眼,眼袋浓浓的围在眼圈周围,他定是陪在我边很久了。因发不出声,我拿起他的手,在他手心写道,“我昏迷了多久?”

    他微微一笑,“三天。”看着周围的白色,脑中忽的想到昏迷之前的形,正要问是谁把我送进医院的,他急忙握住我的手,“小真,你想喝水吗?”我摇头,挣扎着。

    他把我的手放在被下面,轻轻盖住,“小真,你刚醒,大夫说最好不要激动,要多休息,你想吃什么,就同爸讲,至于其他事,等你休息几自己去问。”他忧伤担心的黑眸直直的看着我,我知道我曾答应他要好好做人,如今却让他伤心,他气我是应该的。

    半分后,看着他佝偻着背走出病房的影,只能在心中说声,“对不起!”他一走,方强,方玲,白瑞的影溜了进来,“真姐?”方玲抱着我的双手,楚楚动人的模样让人有些心疼,我让她拿纸笔给我,这几我只能靠手来劳动了。

    “别担心,我很好。”我在纸上写道,不想让他们个个为我担心。“都怪那个江枫,他怎能把你推下水?太可气了!”方玲气愤的捶打着板,我淡淡一笑,“不怪他,他也是无意拉我的。”

    “你帮他说话,是因为江源的关系吧,我就不懂了,你都离开他了,他还纠缠你作甚么?陆菲,我看你以后离他远点,不然你真是对不起飞哥,你知不知道---”“方强,你乱说什么,你没看见小真还病着呢吗?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白瑞打断方强的话。

    他们之间躲闪的目光令我更加好奇,我细细的看着方强,见他脸上有些红肿的淤痕,心中的担心泛起,“你们打架了?”

    一时着急我支支吾吾的揪住方强的衣角不停的问。

    “小真,你别急,写在这里。”白瑞把笔纸放在我的起伏的口上。我寥寥草草的写下很多问句,不想浪费时间,“你的伤哪来的?罗飞呢?他为什么不来看我?你们和谁打架了?章翼,江枫吗?是因为我掉进游泳池的事吗?”我期待地看着方强。

    方强与白瑞,方玲目光对视,迟迟不肯回答。“告诉我!我要知道!”我在纸上重重的写道。方强扭不过我,说道,“飞哥不让我告诉你,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与江枫争执了一通,动了几下手。”

    “还有呢?”我不相信章翼会袖手旁观。章翼比我们大好几岁,成的拉帮结派,不学无术,私下里,我知道罗飞想靠他,所以才一直不愿与章翼起冲突。“真没有了。”方强说什么也不愿再多言。眼神能放多远便放多远。

    我放平心,明白了几分。顺着他的目光看向窗口,“玲,帮我把他叫上来。”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