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冬季到台北来看雨,别在异乡哭泣,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也许会遇见你。街道冷清心事却拥挤,每一个角落都有回忆。如果相逢也不必逃避,我终将擦肩而去,天还是天,雨还是雨。这城市我不再熟悉,我还是我,你还是你,只是多了一个冬季---”

    走在离开学校的路上,耳边听着孟庭苇的歌,“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只是多了一个冬季---”哎,可惜我不再是我----。

    子过得真快,1995年的冬季正随着纷纷扬扬的雪花悄悄来临。我天天数着离下一个8月15的子。自从上次和江源释放心怀后,我对这里的生活总算能泰然处之。不管是面对罗飞,还是江源,我都采用“怀柔政策”,小心说话,小恩小惠,耍点赖皮。偶尔实在对付不了,能躲则躲,这便是我明哲保的办法。但有一个人却是自己无法逃避的责任。

    走进家门,收拾起地上的酒瓶,下厨熬了粥,放在锅里。烧开水,为他铺下棉被。打开台灯,拿起书桌上的书本,静静的等候着他。看着窗外暗的天,心中不免有些担心。忽觉得头有些昏沉,迷糊了一会儿,便听见屋外开门的声音。“今天又怎么晚?”我站在里屋的门口,问着对面匆忙换鞋的男人。

    陆汉康抬起头,眼中有些愉悦,看向餐桌,问我,“你吃过了?”我点点头。“以后晚了不用等我,你自己睡。”他走进厨房,拿了粥出来。我看了看他,见他无话再对我说,便自顾回到房间躺下。

    迷糊中,惊觉到眼前的黑影,猛的睁眼,见陆汉康坐在我边,“您?”我皱紧眉头,那声爸爸还是叫不出口。“做恶梦了?”他把枕头挪到我的头下,宠溺着,“都多大了,还像个孩子,总喜欢头瘫。”

    “您怎麽还没睡?”我看向头钟,已是将近午夜十二点。“小真,爸爸明天要上班了。”陆汉康喜悦的眼神看着我。我嗖的一下坐立体,握住他的衣角,“真的,太好了,是回原来的单位吗?”我期望着,他点点头,“是的,不过换了岗位。”说着,他便又没了底气。

    “做什么?”我问。“送信。”他说。我抿唇微笑,“送信好啊,路过学校的时候,还可以去看我,多自由啊。”这工作虽然累了点,但再过几年,只要他坚持,子会轻松很多。Internet时代马上会来临,谁还有那闲工夫写信。

    转念想到他的恶习,便大胆劝道,“只是您以后别再喝酒了,骑着车送信,不安全。”他摸着我的额头,慈祥的点点头。我伸出小指头在他眼前,“这次再也不能说话不算了!”他勾住我的手,认真的答应道,“如有反悔,天打雷劈!”

    我心一缩,急忙说道,“答应就是了,您瞎说什么呢?”“好了,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他放平我的体,看着他的关切眼神,我突然有种回家的感觉。拉住他离开的手,向他起誓,“我一定会考上大学,等我!到时我来照顾你!”

    尽管我心中十万个不愿意留在这里,但未来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暂时我只能做好现在的陆菲,照顾好眼前这个孤单落寞的男人。

    陆汉康眼前一片湿润,哽咽着,“小真,你长大了。”“当然,我是成年人了。”我露出得意的笑容,“我以后再也不会任了,更不会惹您生气,您相信我吗?”我再次向他做出承诺。

    通常,大人和小孩之间之所以无法相互了解,就是他们从不试着打开心,像朋友间那样聊天。我不想重蹈曾经那个陆菲的覆辙。“爸信!”见他脸上又是笑容,又是泪水,我掉转过头,蒙上被子,装作迷糊的样子,直到听见轻轻的关门声。

    数九的第一天,我踏着雪走进学校,抬头,便见江源和江枫迎面而来。我掉转体,急忙从旁边的小道绕行。“真姐!”后传来方玲的声音,我更加加快脚底的步伐。一个影挡在我面前,“你跑什么啊?又怕见到我们,陆菲,你最近怎么老是躲着我们啊?”方强横在我面前,劈头盖脸的开始责问我。

    我揉搓着双手,哈着气,微笑,“哪有啊,我只是觉得天气冷,想快点回教室罢了。”方强疑惑的目光盯着我。“我是真冷,不信,你摸摸看!”我把双手支吾在他面前,证明自己。方强啪的一下打落我的手,瞟着我,“算了吧,我可不想让飞哥看见,说我占你便宜。”

    “哈哈,胆小鬼!”我盯着他略微发红的耳根,有些好笑,“不会吧,我开玩笑的,你当真了?”想不到这小子这么纯

    “陆真真!”方强眉头一横,气急败坏。我急忙举起双手,“我错了!”嘴上投降,但心中还是忍不住的想逗他。突地,一双手握住我落在半空的手。

    “冷吗?”罗飞握紧我的手,一股温暖传入我的手心,我怔怔的看着他,心中有些迷茫。至今,我都没有把心里想说的话告诉他。“怎么了?被冻着了?”他脱下自己的手在我的手上,我推开,“不用,你也冷的。”他没理我,执拗的让我带着。

    “喲,这么浓蜜意?真真,你是故意气我的吧?”江源站在我后,一步步的靠近。我从罗飞手中抽出手,两步跨到江源面前,“就是气你,你想怎样?”经过最近些子的相处,我是越发的不怕他了,不止这样,我常常在他面前淋漓尽致的发脾气,丝毫不忌讳“我们”曾有的关系。

    “想亲你,你愿意吗?”说着,他的脸便靠了过来,我低头不敢再多言,因他有些深的目光。我们不是谈开了吗?他做什么又用这种目光看我。

    急着逃开,却猛地撞上一睹墙,抬头,又是他。江枫,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揪回我向后退去的体。感觉到双臂的生疼,我莫名的瞪着他,众目睽睽他居然敢对我暗下杀手,我越挣扎,越想甩开,他却抓的越紧。我气愤的瞪着他,用尽全力挣脱—“啊!”一股坐在地上,坏蛋江枫,他竟然趁我用力之际松手!“没事吧?”罗飞和江源一人一只手牵起我的胳膊,我摇摇头,目光飘向对面的僵尸脸。他微微动了动嘴角,没再看我,仿若不关他的事一般,淡淡的表走近罗飞,说,“星期天,章翼邀我们去游泳,有兴趣吗?”罗飞没回答,径直看着我问,想去吗?

    “不去,本姑娘要复习功课,没工夫与他游山玩水!”我拍拍后的雪灰,直接回绝。

    “又没约你,你急什么?”江源在我旁说道。我恨恨的瞪着他,果然是一家人,一致对外是吧?哼,我甩开他扶着我的手,没好气,咕嘟着,“皇帝不急,急死太监!”

    “说不过我,也不用这么作践自己啊?”江源拉住我的手,不让我离开。这臭小子,不同我对缝,能憋死吗?“你想干嘛?我有好多书没看,一会儿回家还得给老爸做饭,拜托你,放了我吧,你们玩你们的便是了?”我弃权了,不想再与他争口舌之快。

    “答应我们,便让你去读书?”江源扯住我的胳膊要求。“不去!”我想都不想的回绝。“陆菲,说起来,我们很久没出去玩了,考虑一下?”方强也征求我的意见。“可我真的没时---”边说,边看向罗飞,见他也一副想去的模样,头便不自的点了点。

    慢吞吞的跟在罗飞后,无奈的对着泳池哀叹,苍天啊,我到底招谁惹谁了,干嘛非要*我大冬天的脱光衣服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玩水。我的怨气还没发完,便见章翼,傅京,江源,江枫等等的几个男人裹着白色大毛巾向我们走来。

    “去换衣服吧?”章翼拍了拍罗飞的肩膀,转眼便看向我,“你怎麽不跟她们去?”眼神撇过白瑞和方玲的方向,我指向旁边的休息空间,“我坐这里看着你们游就好了。”

    “陆菲,你又在矫什么?我们可不是罗飞,没闲同你玩躲闪的游戏?”傅京越过我的边,一副不耐烦的表。我没看他一眼,坐在一旁的休息凳上,不想与一个狐假虎威的走狗一般见识。

    江源靠了过来,小声问我,“怎么了?游泳可是你的强项啊?”我心中一惊,啊?原来这就是罗飞要求我来的原因。可是,现在我是个十足的旱鸭子,而且还晕水---。

    我掉头盯着后晃晃悠悠的水面,头开始犯沉,想着自己扑腾在水里的恐慌模样---“小真?”江源的手晃动在我眼前,我收回目光,摆摆头,“不行,不行---”我不能跳。“陆菲?”罗飞按住我的肩膀,握起我的手,“怎么这么凉?”江源扯过我的一只手,“是啊,怎么冻成这样?”

    “我冷,你们不冷吗?”我不明白他们穿着如此单薄,为什么感觉不到周围的寒气。江源与罗飞互看一眼,然后摸向我的额头,我躲开,“你又干吗?”

    “陆菲,你到底怎么了?这里你以前也来过的啊,你摸摸看---”罗飞把我的一只手按在地上,“是不是暖和点了?”是啊,我两只手抚摸着脚下的地面,感受由下而上的气透过心底,最后索坐在地上,抬头看向眼前的两个人,见他们异样的表,便问,“你们不要坐下暖和暖和?”

    两人同时摇摇头。看着他们从没有的默契,我一笑,今儿个这俩人比我还奇怪哩。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