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方强一愣,想是不愿说的,又见我很想知道的表,便说,“你以前总喜欢把心事藏在心里,问你也不说。除了对飞哥说几句真心话,对我们从来不上心。总之呢,有时冷漠的令人不敢靠近,有时疯起来,恨不得玩死,像个双面人。”

    我脑子过滤着他的每一句话,原来叛逆少女拥有这样奇怪的心态,双面人?的确够怪异!“那我现在呢?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我歪着头问方强。“当然是变好了,好的总想让人靠近!”方强闪出个灿烂的笑容。“既然这样,以后就不要连名带姓的叫了,叫我小名吧,我喜欢别人叫我小真。”我翘起唇角,与他打趣。方强笑着,然后突地冷沉下眼眸,“关于飞哥?”

    “我懂,但以前的陆菲已经死了,现在我要重新活过,至于我和罗飞的关系,我想给自己一点时间,毕竟我们还小,还有很多事没有尝试,没有经历,不是吗?”我打开心扉,话中话,虽此陆菲非彼陆菲,但我相信他能听懂我的意思。

    “既然你这样说了,我也不勉强。虽然我不知道你和飞哥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是,我不希望我最好的朋友和我最好的兄弟翻脸,因为我一直觉得你们俩最相配的,毕竟同病相惜,能遇到一个知己不容易。小真,就像你说的,我们真的还太小,以后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预料,但不管以后怎样,你记住,方强永远是你的朋友!”

    我点点头,打心里的佩服眼前这个只有十八岁的大男孩。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能有这么一个知心朋友发自肺腑的陪在边,足矣!

    重回高中生活,熟悉中夹在着无法逃避的陌生。从小学到研究生,我一直是班里顶尖的学生,因父亲对自己的严厉,所以学什么都要学出个样子来。对于眼前的高中课本,可谓是手到擒来。但一想到要面对周围的同学,心中便有些烦闷。

    罗飞,江枫比我高一级,方玲差我一级,方强,洪明,万德虽与我同级,但却不与我同班,只白瑞陪在我边。白瑞便是我们七锐中那个差一位。七锐是我在开学这段子知道的名号,听说是万德开玩笑时起的,之后大家便传开了。至于七锐到底有何意义,无人知晓,也无人去弄明白。

    最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居然与江源同级同班,这个家伙明明比我小,却样样强过于我这个比他多活了十五年的优等“老人”。拿着手中的排名表,第二名,该死的江源,又得第一,全年级第一!

    哎,正低头纳闷,五指掌印拍在我面前,我抬起头,小白脸正眯着眼站在我面前。“做什么?”我转过眼,打开书。“李老头有请!”李老头是我们的班主任。“他找我?有事吗?”这小子是李老头的得意门生,倒不如直接问他。

    “陆同学,这是你当学生的姿态吗?”他扬起讥讽的嘴角。有什么了不起,去就去,我站起,直接向办公室走去。后紧跟着江源,到了门口,看着他一副要看笑话的表,心里直发毛。我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靠近他,“喂,我究竟做错什么了?你告诉我,就算被骂也该有个心里准备啊?”

    江源低哼一声,双手插入口袋中,敲开了我眼前的门。臭小子!有什么得意的!不就是第一吗?又不是获了诺贝尔奖,装什么大师!

    李老指着我的卷纸,语重心长,“陆菲啊,你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从班级的倒数几名升到班级的正数第二,老师自是心底高兴,也很佩服你的认真。但学习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你---”“我没作弊!”我一听急了。

    心中咒骂自己,怎么这么笨,就算要上进,要改变自己的命运,也得一步步的来啊。一个小小的考试便露陷,的确令别人无法相信。

    “我没说你作弊啊?我想说你不要急,大学里面的东西你以后会慢慢接触,但不是现在,现在你只需掌握这个阶段学习的东西便可以了,老师不反对你参考,却不可逾越。毕竟你还得应付考试,对吧?”李老皱起眉头,指着我卷子上的公式,警告,“这些导数,二重积分,微分等公式以后不可以再用,明白吗?”我点点头,心中一阵懊悔,自信变自负!叫你高估自己。

    气馁的走出,听着背后的嘲笑声,本已憋屈的心更加发烫,“有什么好笑的?”江源一怔,旋即双手横,“有结果没过程,倒是符合你现在的德行!”“你?”我气结,转不理他。一只手挡在我面前,我大叫,“江源,我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总是针对我?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我把中的火气全部发泄出来。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不行吗?”他低头一副藐视我的面孔,“神经病!”我绕过他的体,不想同他纠缠。“陆菲,这个星期我生,你来不来?”江源在我后说道。

    我转头见他诚恳邀请的表,心中怵然,开什么美国玩笑,方才还说不喜欢我,不到一秒就变卦了,只听说女人变脸比翻书还快,还未曾见如此让我刮目相看的男人。不,他算什么男人,最多是一装酷的小孩!

    我站在与他两米之遥的距离,大喊,“不去!”语毕,加快脚下的步伐,不知为什么心中莫名的恐慌。果然,江源几步便拉住我的体,眯着皮笑不笑的黑眸,慢慢的扯动着嘴角,“你不去,我就告诉章翼,说你那天拿白白开水骗他?”

    “你?”我诧异,他怎么会知道?那天他根本不在场啊?“你是不是想说,你不怕,告诉他又能怎样?”我再次愕然,这小白脸居然知道我心中所想。

    他靠近我的脸庞,吹着冷气,“如果我告诉章翼,那白水是罗飞故意放的呢?”“卑鄙!”我用力推开他,“江源,这就是你邀请客人的方式吗?卑劣!”见他又要上前,转便跑,没想却撞到一堵墙,反弹在地上。

    抬眼,又是姓江的,我上辈子一定同姓江的犯冲!江枫伸手在我面前,我躲开,没多看他一眼,站起体,直奔教室而去。只听得后一句冷语,“你还招惹她干什么?”

    迎头而来,罗飞和白瑞站定在我面前,“他们又欺负你了?”罗飞瞪着不远处的两个人,问。我急忙摇头。正要走回教室,后江源的声音再次传来,“陆菲,你欠我的,我一定会讨回来的!”我愕然,罗飞一边咒骂一边向江源冲过去,我揪住他的体,“让他去说吧,我不介意!”

    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但江源的眼神分明在挑衅,方强说过,罗飞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有责任保护他。“小真,你怎么了,从前你不是这么忍气吞声的!”显然,罗飞比我还气愤,我淡淡一笑,扯下他握紧的拳头,“打架能解决问题吗?他分明在故意找茬,罗飞,这是校园,如果你不想让自己难堪,非要弄个头破血流,那你就去啊?”

    他松懈下来,见江源走了过来,急忙把我拉到后,我盯着江源的目光,为什么他总用厌恶的眼光的看我?你欠我的,我一定会讨回来!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我和江源曾经发生过什么?

    我从罗飞后走出,直视着他的目光,“你的邀请我接受了!”江源一听,莞尔一笑,双手从口袋中拿出,肩膀擦过罗飞,大摇大摆的走进教室。

    十月十,我,罗飞,方强,方玲,白瑞受邀参加了江源的生庆祝会,看着室内豪华的装修,一股不自在油然而生。对面坐的尽是江源的玩伴,一看便知是一些浪的纨绔子弟,出手阔绰的把一件件礼物放在江源面前,就连罗飞他们都不示弱。我乖乖地坐在一旁一动不动,因为我白痴的“失忆症”忘记提醒自己买礼物了。

    幸好,礼物是不记名的送出,我想二十几号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会有人发现。于是,我在餐桌找了一个拐角处坐下,低头拿着杯子自顾的喝水。也许是心虚,脑中不停的出现江源每次看我的眼光,双肩忍不住的颤抖。

    “我的礼物呢?陆同学?”我闭上眼眸,听着耳中最害怕的声音,倒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微笑状,抬起头,看着他,“礼物啊?”余光飘向周围,见众人正用好奇的目光看着我,不会吧?我是磁铁吗?怎么走哪总会有让我看不懂的目光吸附着我。

    紧张中,下意识摸到桌下手腕处的石头链子。脑中以最快的速度拿下,放在我面前的江同学手中,扯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呵呵,生快乐!”江源五指握紧手中的东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脸上的表更是无法形容的难看,我莫名,送他礼物都不高兴,这小子又发什么疯。

    “我知道这东西不值钱,不过,也是我的心意,江源,我知道今天是我的过失,明知道你过生,却忘记带礼物,我---”话未说完,一个巴掌向我扑来,“陆菲,你太过分了!”

    脸上一阵火辣,我捂着脸扭正脸庞,看向边向我甩耳光的女孩儿,她黑脸生气的表不下于江源。我心中又是委屈又是难过,我招谁惹谁了,怎么走哪都被欺负。扬起手,刚想甩出,却被人死死的拽住,我瞪向后的人,厉声,“放开!”江枫瞪着我,并不打算放手。

    “放开她!”接着便是一阵劈里啪啦的嘶吼声,转头,罗飞,方强分别被两个人按在地上,就连白瑞和方玲的后都站着两个人,用黑眸瞪着我。

    章翼坐在一角,晃动着手中的小勺,一副看笑话的嘴脸。不用说,他和江源是一伙的。我抱着以死相拼的心,本想没好话对江源,但见罗飞和方强的挣扎,方玲和白瑞的害怕。

    心一紧,甩开手上的钳制,转眸看向江源,大喊道,“我究竟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你还有脸问我哥,你甩我哥也就算了,居然用我哥送你的珍珠手链当我哥的生礼物,陆菲,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哥真是瞎了眼---”

    “江露,闭嘴!”江源打断江露的话,泄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然后转眸对压制着罗飞的人说,“算了,人是我请来的!”

    那四个人正放手,章翼突然站起,“不行!你的帐结了,我的还没有。”他近到我边,沉着音,“陆菲,我本来是不跟女人玩的,不过你他妈的居然敢用白开水骗我,那就别怪我!”拿起一瓶白酒嘭的一声放在我面前,打开,威喝着我,“喝了它,我放了他们,你和我的帐就结了!”

    “说话算数?”我拿起酒瓶,直视着他的眼神,章翼点点头,我双手握紧酒瓶,“我喝完它,麻烦你从此以后不要再来扰我们!”如果这样能摆脱这些人,就算那是一瓶毒酒我都认了。

    “章翼,你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跟我喝!”罗飞死命的想要摆脱控制他的两个男人。我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不过是一瓶水而已,有什么好害怕的,我毫不犹豫的拿起酒瓶,咕嘟咕嘟的直往喉中灌,起先,一阵冰冷从喉咙窜到肠子,然后便是胃。

    半瓶下去,舌头已麻木的无感觉,口的火辣像一把火向我的五脏六腑蔓延,终于忍不住,口一阵恶心,吐在桌上,“咳咳---咳咳---”我揪住衣领,心跳加速。

    “章翼,别玩了。”江源扶着我的肩膀,向章翼说道。章翼一声不吭,只是看着我。我挥挥手,“没事,要解决就彻底点!”

    我再次拿起酒瓶,忍着口的难耐把剩余的半瓶灌入自己的肚内,脑中再无意识可言,体止不住的晃动,眼前尽是黑的白的幻影。一阵飘忽的晕眩感,体再也撑不下去,向后栽去。

    “陆菲!”“小真!”“真姐!”

    耳边依稀能听到许多叫喊陆菲的声音,睁开双眸,还能看见罗飞焦急的神,飞翔中,仿若看到了自己的影,“如果这样能回去就好了---”说尽所有的力气,我再也看不见任何人,任何人---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