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瑾言岚 书名:情茧
    他拿起酒瓶,对向他对面的那人,说道,“翼哥今晚想赌多大?”被叫作翼哥的人扫了一眼面前的茶几,说,“桌上的所有!”我定睛一看,舒了一口气,不过是十几瓶啤酒而已。刚想松一口气。

    只听耳边嘭的一声,“还有这箱子!”那人把装满白色酒瓶的箱子抬到罗飞面前。罗飞没眨眼,直接道,“好!”瞥头看着我和方玲,说到,“这两个女的不算,怎么样?”那人扫了我和方玲一眼,点点头,旋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甩在茶几上,“我全押了!”

    我瞪大眼眸,不敢置信,他们不过是十**岁,二十出头的大孩子,居然赌钱。回头见罗飞也在掏口袋,我急忙按住,看着他说,“赌酒可以,但不可以赌钱!”罗飞微微一笑,一副安慰我的表,“放心,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他居然以为我害怕他输钱!“不管是谁,你们就是不能赌钱!”我坚持道。

    我明白他们生活的方式,翘课,逃学,赌酒,打架,逛夜市,玩子。这是我来到他们的圈子将近一个月所亲眼目睹,最不愿面对的现实。不止他们,就连我自己都是个问题少女。背道而驰于老师的教导,言语讥讽于父母的溺,离经叛道于周围的事物,极尽所有能耐要与这个世界分裂。不可以,我不是这个年代的陆菲,我要做回自己,改变现在!如果逃不脱这副躯体,我就必须改变现在的陆菲。

    “陆菲?”罗飞推开我的手,我握紧他的衣角,半带乞求的目光,“罗飞,别赌!”他执拗的推开我,让方强带我出去,出门前,我狠狠的对他说道,“你今晚赌了,我们便绝交!”

    方强在我耳边小声劝道,“别闹了,给他留点面子。”我握紧门把,我虽和他们只相识了一个月,谈不上生死之交之重,但在这里他们是我仅有的几个朋友,我不希望他们堕落。

    我可以给他面子,但绝不许我的朋友走上歧途。“我没闹。”我认真的看着方强,眼神飘向罗飞,见他拿起眼前的酒瓶咕嘟咕嘟的灌下肚,瞪着我,旋即摔碎酒瓶在地上,“你不是我的女人,不是吗?”我脑子一惊,原来他在同我赌气。

    几步跨去,我拿起桌上的一个酒瓶,扯动嘴角看着他,“你要喝是吗?我陪你!”我扬起头像他一样,把一瓶白色液体冲下肚。“陆菲?”后我听见方强叫唤的声音。嘭的一声我放下酒瓶,感觉到脸上有些火烧火燎。

    罗飞伸手便要扶我,我推开他,胡乱指向某人,问道,“喂,我喝了,你们还要赌吗?”只见一双目光横了我一眼,拿起我喝过的空酒瓶走到我面前,哐当一记,砸碎。罗飞,方强,洪明以为他要揍我,急忙挡在我面前,唯有万德溜在那人面前,一副皮笑不笑的嘴脸,“翼哥,她是女人,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我一听,更急了,“谁是女人?谁是男人?你们吗?看看你们的样子,毛都没长全。还有你?”我直接指向某人,顾不了他杀人的眼神,便叫骂,“你以为嘴里叼根烟就可以当流氓吗?我告诉你,就算是,你也是这世界上最丑陋的流氓---唔---”

    我未说完,方强便封住我的嘴,我用力咬开他的手,方强猛的受力,放开我,我怒气瞪向他,不管旁边的几个小子用什么目光看我,继续撒酒疯,“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臭小子,姐姐我吃过的米比你们吃过盐都多,装什么混混,你以为你是陈浩南啊---”没说完,罗飞他们硬生生地把我拖到了门外。屋内,只听方强和万德叽里呱啦说了一堆道歉语。

    离开酒吧一段路,转头看向后,没人跟来,吐了一口气。罗飞扶着我的体,说道,“现在知道怕了?”想到他方才狠绝的目光,我气恼躲开他的手臂。罗飞拉住我,“小真?刚刚我不是针对你。”“你是想把酒瓶摔到我上吧?”我说。

    “小真,我罗飞这辈子最不会伤害的人就是你,我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没想到--?”他语在我面前。

    这辈子?他十八岁,我亦然,正式年少青的季节,他居然用这辈子形容我和他的关系!而且说的如此沉重!唯一合理的解释便是他真的很喜欢曾经的陆菲。我望进他略带伤心的眼眸,心一阵刺疼,下意识的抚上口,难道方玲告诉我的是真的!我口的纹是为他而做的承诺!

    不行!我甩开烦乱的思绪,有些人过活了一辈子,都未能明白喜欢这两个字的意义?更何况是罗飞,十八岁,懵懂的年纪!不过是个年少轻狂,意气风发的坏学生而已。至少我看到的是这样!我还要做回真正的自己,不可以和这里的人和事纠缠不清!

    我缩紧心口,“罗飞,其实我---”话还未说完,方强他们跟了上来。洪明拍着我的肩膀,“陆菲,你真是深藏不露啊?一瓶灌进肚,居然面不改色。”我默默无语,揪紧口的衣领低垂下眼眉。方强靠在我的左手边,轻声问,“是不是不舒服,想吐就就吐,这里没外人,不舒服就说,千万别憋着。”

    方强的关心更加令我口闷气,想到自己有家不能归,想到父母亲现在担心的样子,想到自己不明不白的闯入别人的生活,想到自己十五年后的悲惨结局---世人因看不到自己的未来,所以生念想,生追逐,生恐慌。却不知,把未来看的透彻的人更加无助害怕。思及此,眼中一片模糊。

    罗飞推开方强,十分不高兴,抹点我眼角的泪花,“小真,别听方强的,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方强一听,冤枉叫屈,“我---我说什么了?”我摇摇头,“不关他的事!”转眸看向罗飞,“我想回家了。”“我送你。”罗飞牵起我的手,我不自的推开,“我想自己走走。”没再多看他们一眼,抱紧自己转头而行,迎面一道亮光刺入眼中。

    “真姐,小心---”方玲的声音传入耳中,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亮光,旋即,体被人提起,一股风从边穿过,接着便是紧急的刹车声。睁开双眸,见一白色风衣的大男孩从车内走下,疾步跨到我面前,神色焦急的问我,“有没有伤到?”

    我才反应过来,我神乱的思绪险些撞到他的车上,低头看着自己毫发无伤的体,向他笑着摇头。男孩耸耸肩,还我一吊儿郎当的笑容,撇开眼看向我后,说道,“他救了你,陆菲!”

    听到他喊我的名字,我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他,他看上去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白净的脸庞,白色的风衣在黑幕中显得分外宜人。“喂,陆同学,一个暑期不见,不用这么看我吧?”他敲敲我的额头。

    “江源,不准欺负她!”罗飞牵过我的体在他后,仿若母鸡保护小鸡般,不畏危险的瞪着江源。“哟,还没怎么着呢,就宣告所有权了,陆同学,你不会真给药喝蒙了吧?”

    江源说着便也用同样的目光打量我,我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便问,“药?什么药?”“江源,那是她的事,与你无关!”罗飞拉起我的手便走,好似怕我知道某些事,而我清楚的感觉到方强他们躲闪的眼神。

    “陆菲,救了你,你总该言语一句!”江源在我后喊道。我定住脚步,走到他跟前,锁住他的目光。明明一副君子的模样,偏偏充当浪小人。

    余光瞧向他的车子,TOYOTA!在这个年代,能开得起这种牌子,非富即贵!我最厌烦这种仗着自己父母有几个钱的富二代出来横行霸道!扬起高傲的头,反问,“江同学,撞了人,你应该先道歉吧?”

    江源冷哼一声,反转过我的体,指向马路的对面,在我耳边冷声道,“看清楚了,那叫红绿灯!”我瞪大眼眸,中的理直气壮立刻烟消云散。转过头,江源双手横,一副得理不饶人的表,“陆同学还有话要说?”我咬了咬唇,正要出声,罗飞一把拉开我,有些不耐烦,“我们走!”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情茧》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