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工作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宋公子 书名:梦之寻
    在谢黎明的住处我们安顿了下来,买好了生活用品开始找工作。起初我们找了个生产桶装纯净水的工作,没办法,我们真是什么都不会。做了一天欧阳就闹着太累了要换工作,一天又白做了,连吃饭都还是自个掏的钱。接下来我们又开始找工作,去年中介介绍时我还以为工作很好找,现在发现并非如此。在深圳找了三天了,大大小小工作确实多,但是每次找到的工作要么欧阳做不了,要么少爷不愿意干,以至于几天下来工作还是没着落,钱又花了不少。

    是夜,我们坐在小吃摊前吃着东西,少爷说,这样下去不行,钱花完了工作还没有着落。我们统计下了上的钱,欧阳买完生活用品后就没了,少爷还有几百,我上还有几百,我说,得了,最起码还能撑几天,但是每个人都必须向家里要点钱了,少爷和欧阳都点头答应了。

    我终于体会到了没有工作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待是多么的耗钱,这几天我们每天三个人的吃喝住,再加上抽烟,钱已经告竭了。我说,大家上都还有多少钱。少爷说自己上还有两百,欧阳说还没向家里要呢,而我自个上只有卡里刚打过来的500了。我寻思着这样下去不行,再挑三拣四钱没了工作还会没着落。于是我和欧阳决定明天去之前看好的一家制衣厂,最起码吃饭的钱能省了,少爷去一个机械厂面试。既然决定了我们就不在乎钱花的快了,又叫了不少吃的和酒,欧阳举起酒杯跟我说道:“宋爷,我本来是不出来暑假工的,这次是看你和少爷要来所以我来了,我来的目的就一个,我希望能成为你兄弟,说实话,你认可的兄弟就只有刘明和少爷,刘明我能理解,但是少爷说白了就是因为你们有老乡的关系所以才被你认可的,所以我很不服气,我认为我同样是一个寝室的,为什么我就不能成为你兄弟,得不到你的认可,所以我希望这次深圳行能成为你真正的兄弟!”

    我猜欧阳一定是喝多了,少爷就在我们边坐着一直讪笑着也不说话。我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欧阳,其实没必要非得说什么兄弟不兄弟的,大家在一起玩的开心就好,至于兄弟,我也说过,兄弟不是用嘴说的,而是靠行动,喝吧,别说那么多了!”

    谢黎明也举杯说道:“开心就好,今天不说这些,喝!”说完就碰杯准备喝酒。

    欧阳没喝继续举着酒说道:“宋爷,我也知道你一直看不上我重利益,我欧阳也承认我很看重利益,但是不代表我欧阳就不重感,你问黎明,我欧阳对兄弟从来都是以心交往,兄弟有困难我欧阳从来都是二话不说直接帮忙的,比一些平常兄弟兄弟叫着,出了事却溜之大吉的人好多了!”

    少爷也听不下去了,少爷把酒杯放下说道:“欧阳,你也知道宋爷是怎么一个人,以前我和宋爷聊到过这些,宋爷对兄弟这一个认可很极端,一般人很难进入他的兄弟这个圈,但是一旦进入了就难以被驱除这个圈,所以你也别非要急于这一刻,兄弟是长久的而不是一时的,所以看以后吧,今天就喝酒吧!”

    “喝酒吧,难道你希望随便就答应一个人,我也给不了你答案,今天就喝酒不谈这些,就当是为了明天我们的新工作少爷的面试庆祝,喝吧!”我不想去谈那些了,我不喜欢聊这些,更多时候我是以行动来见证自己。

    早早起来我和欧阳就去制衣厂工作了,少爷去机械厂面试了。完全没有心和制衣厂的人唠嗑,倒是欧阳经常和在制衣厂工作的女孩子讲笑话,我心里烦躁的,制衣厂这种静坐工作完全不适合我。忙碌了一天我和欧阳累的都坐着抽烟,少爷终于回来了,少爷说没成,那边一听少爷只做暑假就没要。少爷这几天脾气一直都不怎么好,应该也是被这生活给的,完全不像学校时的那种温文尔雅。我安慰着少爷,放心,有我吃的就绝对饿不死你。

    在制衣厂做了三天后,学校养成的懒惰终于体现了出来,欧阳不愿意起去工作了,我也不怎么想去了,于是我们三又在谢黎明店门前坐着发呆。少爷说想去江苏找他朋友,现在还剩车费。我们想起工作好歹能拿点钱吧,在和制衣厂几番交流后总算是把工资给结了,只是不是之前说好的工资,而是降了一半。我看着手中的89块钱,我纠结了,果真是无不商,原来我们的价值是如此之底,辛辛苦苦累了几天就值这点钱,还不够一天用的。有总比没有好,有了这些钱我们又继续喝酒,坐车山空两天后,终于经济告竭,少爷又把准备去江苏的车费拿出来吃饭抽烟。我和少爷的钱终究是用光了,我问欧阳,你家里钱打来没,欧阳说,没有叫家里打呢,再等等。少爷气的摔头就走,我也忍不住气了,欧阳从来深圳之后就没花钱了,一直吃喝抽都是我和少爷的钱,我追上了少爷。

    在连续两天只吃一顿饭导致的饥饿下,少爷又问欧阳钱打来没。欧阳气汹汹的说道:“急啥呢,不就点钱么,搞的跟什么似的!”少爷气的没说任何话,回头就把自己的包裹拿到了谢黎明住房的楼顶,我也跟着拿上了自己包裹上了楼顶,真的不愿意在理睬欧阳了。

    月朗星稀的夏夜,微风吹来,没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凉意,楼顶安静异常,能听到少爷生气的大口呼吸声。少爷怒气冲冲的说道:“你说欧阳TMD算是什么人啊,宋爷你都向家里要了两次钱都花了一千多了,我也花了八百了,他欧阳就没出过钱,现在还跟我说钱算什么,我算TM的算,吃我们的抽我们的,还说这种话,这两天我们两个一天就只吃了一顿饭,他跟着他朋友是不会饿死,那我们呢,蛋了,真TM受不了这种人!”

    我正抬头看着星空,星空下两个流星划过,我许好愿看了眼少爷,我笑了起来,少爷问我是不是气疯了。我笑着看着星空说道:“急了,气了,看清了?当初你还说我对欧阳太不近人呢,现在你也恼了。”我坐直摆正子看着少爷说道:“你丫的气啥呢,气有用么,别介啊,我妈给我打电话说明天钱就过来了,够你我的车费了。我早就猜到会弄成现在这样,人都是这样的,对他有利益时你是兄弟,等你没了价值那在他眼里就TMD是狗。别恼了,为这样生气不值,哥下去买两瓶酒去,好歹我背包中还有钢镚,喝着再说,明天一早我们就去买票,离开这里!”少爷惊喜的看着我,看来少爷是真的被的快崩溃了。少爷又摇头说道:“算了,你家里都给你打的钱花的够多了,我们等欧阳家里钱打过来再一起走吧,好歹一起来要走也一起走啊!”

    我摇摇头,怜悯的看着少爷:“少爷啊,你可真够能想的,等他要来钱,那就准备好给我们两收尸吧,还是饿死的那种,就这样说定了,明天我们走,欧阳愿意走就走,但是我没他那份钱,好歹他有朋友可以依靠,咱只能靠自己,先买酒去了啊!”买完酒回来,我两就在楼顶上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小酒,人嘛,该享受时就享受即便是在困境。

    一大早我和少爷就起来了,我谢过了谢黎明,并且跟欧阳说了我和少爷要走。欧阳还是那副神态说道:“急什么嘛,我可不走,要走你们走吧。叫了你们别急,我会向家里要钱的,又不是说不向家里要,受不了你们,还急的跟要死人似的!”

    我看了下少爷,感欧阳还没向家里要钱,真要如少爷说的那样我们真准备好饿死了。少爷气的看着欧阳说道:“行,欧阳那你好好的在这里待着,我还真没那命等你家的钱打过来,我黄海还没必要为了你那点钱急,我走!”说完就拎着自己的包裹走了。

    我笑着向谢黎明道谢,然后对欧阳说道:“欧阳,你啥时见我宋伤会为钱愁过,别说话不经过大脑,自己摸摸自己的良心说出这句话会不会愧疚,你那几百块钱留着你自个用吧,哥没那福气享用,我怕我用了会后悔,哥撤了,你自个好好待吧!”

    和少爷一起买了两张票,又急匆匆的踏上了回赣州的火车。火车开动时我回头看了眼深圳,在这里我度过了在我有生以来最纠结11天,心里真是万分感触,打这次之后在我的讨厌城市中加上了深圳,即便深圳其实很好!

重要声明:小说《梦之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