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说话,听我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宋公子 书名:梦之寻
    一直以来,我告诉自己,我和黄珍没有交集,忘了她吧!我也这样做了,我告诉自己我做到了忘记黄珍。

    可是我知道,一直都知道,我从未忘记过黄珍。每次和高中同学聚一起时,我总是会装作漫不经意的问黄珍的事,想了解她的一切。答应娜娜做她男朋友时,除了心疼娜娜外,更重要的是因为别人告诉我,黄珍交了男朋友;和苏小妹每次都嘻嘻哈哈的开玩笑,喜欢她是事实,但是绝对不可能会去追她。因为我知道,我心里一直有一个挥不去的影子,黄珍。即便我不想承认,但是我知道黄珍一直在我心里从未消散过。

    每个人一生之中心里总会藏着一个人,也许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尽管如此,这个人始终都无法被谁所替代,而黄珍就是我心里那个,谁也无法替代的人!

    电话响起,是邱峰打来的,接过电话就传来他沉重的声音。

    “喂,老宋……

    “你是想说黄珍的事吗,是就别说了,有别的事就改天再说,现在别烦我,让我静一静!”我语气平静的说着,声音却不知何时充满了哀伤。

    “你,也知道了……老邱叹息道,“老宋,节哀,我们也很难过……

    嘟,我把电话挂了,我只想静一静,只要静一静,不要别人来打搅我。只有静下来,时间才属于我,属于黄珍,属于我和黄珍的回忆。

    电话再次响起,没缘由的突然心里有了一股怒火,“TMD是谁,没事别打我电话!”

    “是我,”朱朱的声音从电话传了出来,她小心翼翼的说,“黄珍的事,你,知道了?”

    “呵,”冷笑着,突然我感觉到无比的愤怒,“我不能知道是吧!到现在我还不可以知道是吧!你们知道为什么都要瞒着我?我TMD瞎了眼交了你们这群朋友,我呸……

    “我想说的,上次聚会本来我就想说的,说了一半她们不让我说了。”朱朱小声的解释着。

    “我没空听你啰嗦,别再打电话给我。”

    朱朱说的话让想起了上次聚会,朱朱当时一直说我冷血,虽然觉得诧异,但我还以为她只是和平常一样喜欢和我斗嘴。我突然好恨我自己,高中老师一直说我脑瓜是学校最灵活最聪明的,现在我才发现我是最笨的那个,笨到极点的那种。

    现在想起来,不仅这是如此,别的也一样。我向同学询问黄珍消息时,竟然会有不同的说法,而我竟然相信了,我TMD就是头猪,笨到极点的猪。

    不知道哭了多久,刘明回来找我时,我的精神已经开始恍惚,我拼命的回忆着关于黄珍的点点滴滴。可是,慢慢的,慢慢的,有关于黄珍的记忆渐渐的越来越模糊,最后突然破裂只剩下碎片。只感觉头一阵眩晕,整个人又开始哽咽着,无声的继续哭着!有关黄珍的种种画面,有关于她的一切都是恍如昨,是那么的清晰,是那么的温馨,可是现在全碎了,再也拼凑不起来了……

    无论如何,我无法接受黄珍离开了这一个事实。我无法去相信,一个那么青灵动的女孩,就这样离开了世间,再也回不来了!

    刘明搀扶着我要带我回寝室,我推开刘明抖索着走到了我常待的一个草丛中。灯光下依稀能看到侣的出没,我无心去理睬他人,刘明跟着坐到我边,静静的坐在边没有说话,心里如同压着一块石头,堵得慌!

    过了许久,擦干泪痕后我说道:“明明,你先回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刘明先是点头,转却又坐了下来。刘明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也不想睡觉,就在这里陪你吧!旋即,刘明又缓缓的问:“出什么事了?”

    草地四处一片宁静,偶尔远处会传来侣们的笑声,打破这死一般的沉寂。刘明的话很清晰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顿时觉得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种叫做忧伤哀愁的东西。

    沉默了许久,我缓缓说道:“你想知道?”没有去看刘明的表,未等刘明回答我又说道:“别出声,听我讲好吗……”

    我旁落无人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很自卑,真的很自卑。在我出生后,我爸在外头包工程赚钱,需要我妈去帮忙,于是把留在了家乡。那时候计划生育查的很严,打小我就辗转反侧被到处的送到亲戚那里,可以算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在我9岁时,终于结束了这种寄人篱下的生活。我舅舅指着一个对于我来说是陌生的人,然后对我说,那是你爸。你知道吗,那是我印象中第一次见到我爸,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我从来就没有问过我爸是谁。在那之前,幼稚的我甚至以为我是天生地养的,我是只有妈没有爸的。于是在这之后,我知道了,原来我不是天生地养的,我不仅有妈还有爸。你觉得好笑吗,幼稚吗…..”

    刘明没有出声,我继续说着,“那时,我舅跟我说,我爸挣大钱了,要带我回家享福了。那时我理解不了享福是什么意思,我只知道,原来我是有家的,而现在,我是要回家了。”

    “可是那时我根本就不知道,家,又是什么东西?我只知道如果要回家,我将会离开这里。我哭啼着抱住我舅舅的腿,一直不肯放开,可最终还是被带回了所谓的家。”

    “是的,没错,在别人眼里,我回的那个家真的很好,很风光。别人都说,我有个会挣钱的好老爸,可是他们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恨他。只要我考试没有得第一名,就要挨一顿打,那时我会哭,会说不敢贪玩了,可心里却愈发的恨他。”

    “打我在那个家时,我爸和我妈两人就一直闹着离婚,每次都会吵打,每次我也少不了挨打。终于,我忍不住了,我觉得活着真的好累,我不想这样活着了。那年我才11岁,我喝了农药然后从楼上跳了下去,我以为这样就可以解脱了,再也不用挨打了。可是我没死,事后我又挨了打。打那之后,我没有了自杀的念头,老老实实的读书,但是却越来越叛逆。”

重要声明:小说《梦之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