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侣的天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宋公子 书名:梦之寻
    意融融,徐徐微风吹过,带着丝丝不知名的花香,洒下的暖暖阳光照在山坡上,躺在坡上会觉得骨头酥酥的让人想入睡。坡后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地,风吹过时草丛如同波浪似的一波接一波,草丛中还夹杂着不知名的艳丽花朵,红的、黄的、粉的、蓝的,一只只蝴蝶在丛中飞舞点缀着这片草丛。

    “凯子和少爷怎么还不来,我都等的想睡了!”突然一句话的响起打破了这片宁静。

    “欧阳,你去死啊,早不说晚不说,非得这时说话,你看我这手上的胡蝴蝶都被你吓走了。”

    我睁开了眼睛,只见刘明手上捧着几朵蓝紫色的花朵,一个蝴蝶在他边飞起,似乎是被惊吓到了。回头一看,啊闪拿着一根草在嚼着;而欧阳站在坡上看着寝室方向,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什么。

    我笑着翻了个,“哎,欧阳你急也没用,人有三急,人家上厕所,等着就是咯!再说了,有这么舒服的阳光,这么漂亮的环境,这么宁静的氛围,你难道不觉得接近大自然是很惬意的事么,非要去急那几分几秒干嘛,哎,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刘明把手中的花往边一放,“我说欧阳你还真是没事非得跟自己过不去,他们上完厕所自然就会过来,你急也没法让他们快啊!”

    突然啊闪拿着草根对着地上拨弄着,一边叫着“欧阳,别爬,别爬,你要爬到哪去!”

    我听的莫名其妙,刘明听的也莫名其妙,欧阳听了莫名其妙的说道:“啊闪,你瞎说着什么呢?”

    啊闪回头对我们招了招手,“快快快,快过来看欧阳!”

    我和刘明跑了过去,欧阳在后面也跟着走过来。当我看到欧阳在拨弄的东西后,我‘噗嗤’笑了起来,一只蜗牛被啊闪在玩弄着,刘明看了一眼也狂笑不止。欧阳更是莫名其妙,啊闪依旧在拨弄着那只可怜的蜗牛,叫着欧阳快爬。看到欧阳走过来,啊闪抬起头,然后把手中的蜗牛托起,笑着叫那蜗牛‘欧阳欧阳快爬,来看看你兄弟过来了。说罢把蜗牛托到欧阳面前,欧阳一看先是笑了起来,然后也拿起一根草跟啊闪一起玩弄着那只蜗牛,只不过口里对蜗牛的称呼换成了啊闪。

    听着他们两互相叫唤着,我为那只蜗牛感到悲哀,好不容易幸福的有个名字,可现在以蜗牛的智商,应该被他们两叫的不知道哪个是自己的名字了。刘明依然玩弄着花朵继续招蜂引蝶,我走下坡来到草地前,草地前沿束着一个牌子‘青青的草,你小心脚’。我正自言自语的念着,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错了,不是这样念的”。

    我回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男生,长的一般,看着他我心里突然有个念头升了起来‘猥琐’,没错,就是觉得看着很猥琐。我正打量着他,只听他又说道:“大一的吧?”

    “?????是的,你怎么知道?”我奇怪的看着这‘猥琐男’,我看到他就想起这个词。猥琐男笑了笑露出那略微有点发黄的牙齿,我心里又是一阵厌恶。

    猥琐男笑过后又说道:“听你这样念我就知道你是大一的,新手,不过够敬业的,都能比的上当年的我了,有什么发现没?”

    “发现,发现什么?”我心里又奇怪又带点好奇。

    “说你新手你还不信,这么早也没发现,”猥琐男手一指说道:“看到没?”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片朦胧,“看到什么,草地?”

    “切,不是,猥琐男又手指着草地方向说:“看到那石椅没,就那一排?”

    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虽然有点朦胧,还确实是看到了石椅,石椅前是个幽幽的曲径,石椅周围都是草,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我有点佩服又有点奇怪的问道:“看到了,那里怎么了?”

    “你在看那石椅后面,有没有发现有侣?”

    我继续远视,模模糊糊还真依稀的看到了侣,而且还在亲中,混不知道有人看着,我不笑了起来,“你就说那亲侣是吧,看到了,怎么了?”

    猥琐男又是一阵笑,“看样子你对这也不熟,你不会找位置,这个位置看的不怎么清楚,那草地是侣的天堂,在晚上时你还能看到他们亲时火爆刺激的场面,那场面看着真够劲!”猥琐男一边说着一边自己的舌头,看的我又是一阵恶心。听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他说新手是什么意思了,原来就是偷窥侣亲。大好的心然无存,连带之前的花香都感觉不是花的香味了。我又奇怪的问道:“那你一开始说我念错了,那你们‘老手’是这么念的?”

    “那两句话的最后一个字就是第四个字都念第四声呗,你念念就知道了。这个时候可是好时候,很多侣会趁着有雾亲,我带你过那边去看,那边视野更好,看起来会清楚点!”猥琐男手指着另一片草地说道。

    我已经知道他要干什么了,巴不得他赶紧走开,我连忙说道:“不用了,你去吧,我还有事。”

    “行,随你,你什么时候要是看的话就去那个草地找我,那已经是我的领域了,好多人都是我带出来的。”说完猥琐男跑过那边他所谓的领域去了。看着他走远了,我暗自发笑,才不过如此。又是一阵摇头,没想到学校还有这种地方‘侣的天堂’,我刚开始还想着去草丛里玩,现在打死也不去了。‘青青的草,你小心脚’,念第四声那就是……,“我靠,”我忍不住叫了起来,“真是人才,不,是才,旷世才啊!”

    当我把刚才说过的话都和他们说时,引的他们也是阵阵惊呼,谁都没想到这里是侣的天堂。欧阳更是阵阵笑,我怀疑他是准备也做这种行动了,没办法,他那眼神满是欢喜,我不得不这样想。终于凯子和少爷姗姗来迟,欧阳立马和他们两说,引得他两又是阵阵的惊呼。好歹到齐了,终于可以去买电脑了。

重要声明:小说《梦之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