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一个团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宋公子 书名:梦之寻
    原以为这次的事就这样没了,没想到另外种况又横空出世。欧阳为人处事相比我们都更成熟,换句话来说就是圆滑。圆滑本来是不存在任何错误的,错就错在他把这种圆滑用在了我们上,当你对一个人真心实意的好,而这个人却是以忽悠或者是说对待对手的方式来对待你,那么想法自然就有了。

    对于欧阳这种势力加圆滑的为人处事,寝室里人都很自然的与他保持了一定距离,带着一点提防。而鸡更是付出了更为直接的实际行动,他说懂了刘明找辅导员说要调寝。这些况还是在刘明找我要我和他一起申请调寝我才知道的。寝室于是被划分成了三个派,鸭子相对而言和欧阳一派;啊闪、少爷和凯子一派,是属于忍忍就好了的状态;刘明、我和鸡申请调寝的是一派。

    辅导员在几次调解无效后给我们丢下一句话“等通知。”就在我们等待通知的同时另外一项对于我们来说也算是大事评贫困补助也开始进行。我被推荐为评选人之一,有权去为班级人评定谁可以拥有贫困补助发出自己的看法。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明白了大学为什么被称为小社会。

    其实真正需要贫困补助的只有几个人,而其他的不但不需要贫困补助,甚至有好多都是家里很富裕。能读这个学校的没几个家里是没点钱的,毕竟这个学校学费是别的学校的两倍。有的同学知道我是评选人之一,竟然跑过来跟我说让推荐他,并且以请我吃饭或者分我些现金作为报酬。让我气愤的是他们说的话,“反正没谁真正需要贫困补助,贫困补助,不要白不要,给别人不如给自己,还能多点零花钱。”听到有人说这些话,我很是气愤难受,觉得是莫大的耻辱。当发现大部分人都是这想法时,我才醒悟过来:不是别人聪明也不是别人傻,而是我自己太天真了,天真的认为学生在这个社会是硕果仅存的拥有赤子之心的人,只要是学生那么心就是‘真、善、美’的。而补助这次事的出现高诉我,我错了!

    我在为这些人的想法愤怒时,寝室里又出现了新况:啊闪说他不被许去争取贫困补助。接到这信息也没跟我说什么,只好给寝室人发信息立马赶回寝室,我很纳闷,啊闪家庭算是班上较为贫困的,怎么就不许被评贫困补助呢?

    一回到寝室就看到啊闪坐在椅子上,一脸愁眉样子。寝室其他人也都在咒骂学校。我搞不清楚什么况。

    “啊闪,你那是怎么回事,怎么不许被评贫困补助了?“我现在急于知道原因,我还想帮啊闪评定,但现在又搞出这么一遭。

    啊闪抬起头苦笑了下,“辅导员说学校有规定,没有交清学费不许申请补助的?”

    “你没交清学费?”

    “是,我还有将近四千没交,学校可以分期交的,我家里一时半会也没那么多现金,我也没办法!”啊闪又叹了口气,“我还想申请补助,可以让家里轻松点,现在也没法弄了。”

    了解到啊闪况后,寝室集体愤怒了。鸭子很是不平的说:“这TMD的是什么破规矩,学费都无法交清反而没资格得补助,这是哪门子道理……

    “靠,原来还有这种说法,服了定这种规矩的人了!”凯子也很无语很气愤。

    “我也没办法,辅导员都说了这是规定,只好算了就不申请了。”啊闪好像是做了决定似的说出这句话。

    “规定是死的,要不试下让你家乡那边开证明看有没有!”刘明提议道。

    “算了吧,证明,申请补助本来就盖了三个章,这证明都没有用,还有什么证明有用?”少爷也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我点点头也肯定少爷的说法,“那辅导员有说要怎么样你才可以评补助?”我问啊闪。

    “在评定结束前交清学费才可以评,没用的,我跟我爸说过,我爸也一时半会没有办法,算了,你们就为我多心了,反正我们寝室欧阳几个不也是要申请么,宋爷你可以帮他们。”做完决定后啊闪眉心舒展反而不去想了。

    “这样是吧,”鸭子拍了下巴掌,很是轻松的说道:“简单,都一个寝室的,帮你凑齐不就可以了,我刚好还有一千块钱,可以拿出七百!”

    “对啊,凑齐不就可以了。刚好我这班费还剩六百。”欧阳是劳动委员,刚好收过了班费还有剩。

    “是哦,大家凑一起先借给你不就够了……大家都是恍然大悟。

    大家你一言我一言,立马就拍板成立,四千块钱立马有了着落,只待下午我们去取钱就行了。啊闪感动的语无伦次,一个劲的说谢谢。

    “谢个毛线,兄弟有困难帮忙那是应该的,都是兄弟。”鸭子故作豪气的说道。

    “就是,兄弟间就别客气了……大家纷纷说道。

    “就是,我们是一个团体,彼此就别说这些话了!”刘明插话道。“对,我们是一个团体!”打家又纷纷激动的说。

    看到这种景心里没由来的一阵激动和高兴,之前的不爽也烟消云散。之前发生的种种矛盾也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寝室从这一刻起才真正的成为了一个团体。我告诫自己,人嘛,都有自己的格,有些吵闹那是应该的!此刻没有太多思绪的流转,瞬间也被这氛围而感动,能交到这些朋友,大学没白来…….

    啊闪的事很快就解决了,结果超过我的预知,啊闪、刘明、少爷、欧阳都评上了补助,啊闪还评上了一等,也就是全班十一个名额我们寝室得了四个。不仅如此,因为啊闪的事,寝室之前的不愉快全都烟消云散了,寝室又回到了融洽的氛围,好的让其他所有寝室的人羡慕嫉妒。我们还一致决定,以后每周四和周晚作为固定的‘卧谈会’时间段,寝室有什么意见建议都可以提出来,顺带探讨各个领域的事以及开展任意话题作为辨认题。打这以后,寝室大矛盾从未发生,一团和气,卧谈会也就成为了我们每个人在毕业后最有印象的回忆。

    时光就这样悠悠然的度过,依旧是打牌上网开会和多了个的卧谈会。生活过的很平静很安逸,安逸的气息让我慢慢的习惯了去观望世界,看别的人奋笔疾书或者是花前月下,看着别人重复的抱着课本奔走于三点一线,而我依旧抱着我那葛洪的《抱朴子》和《周易》,上上网看看小说聊聊天,似乎步入了“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展云舒”的意境。直到一件事的腾空出现打破了我生活的平静,改变了我的慵懒以及无所求的姿态。

重要声明:小说《梦之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