寝室内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宋公子 书名:梦之寻
    大学的时光总是过的那么快,习惯了每天寝室、教室、食堂、网吧路线行走,天天就是打牌度过时光,曹远旭也成为了我的忠实牌友加烟友。一直都是很平静的度过,直到寝室矛盾产生。

    一直以来大家觉得住同一寝室,相处起来都不会做太过分的事或者说过分的话什么的。可是这只是短暂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彼此格脾气相冲是很正常的。当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呆下一段时间,对周围环境熟悉后,一个人的本自然就爆发了,现在我们寝室面临的就是这么一种况。只是没有想到这寝室人与人之间矛盾来的这么快,更没想到的是如此戏剧

    矛盾是鸡和欧阳之间爆发的。导火线就是因为卫生问题:鸡天天就喜欢上网,一到周末就通宵,通宵完后就直接不洗脚睡觉,那袜子的臭味真是十里飘香。每次这个时候我就抽着烟懒的多说,因为说了也没用,我不想强压着别人。自从寝室人员熟悉后,欧阳就暴露了本,喜欢去评论他人,有点欺软怕硬。欧阳经常说鸡不讲卫生,臭的要死。而鸡不知道是因为理亏还是格的原因,每次欧阳说他他也就一笑带过,并且还很淡定的说一句“可以臭死蚊子苍蝇什么的,为寝室做贡献,免遭虫害。

    这一天鸡连上两天通宵后回到寝室又是直接鞋子一脱,往上躺下后就响起了呼噜声。按照惯例我又点起了一支烟,凯子和刘明用被子遮住鼻子,啊闪用手在面前一边扇一边说受不了啦好臭!我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鸡也真累坏了,袜子都没脱,还直接就打起了呼噜,这种认真上网精神让我佩服!”

    “我受不了了,这么臭还让人活不?”欧阳大声嚷嚷后直接从上跳了下来。

    “忍忍吧,习惯了就好。”啊闪说完又拿起课本看。

    “还忍,说了多少次了还改不了,我要把他叫醒,这次一定要他改!”欧阳一脸的怒火。

    “是受不了了,等他醒了后一定要让他改。”凯子也说话了。

    “不行,现在就让他起来洗完脚再睡。”欧阳很坚定的说。

    “算了吧,鸡都睡着了,你就别叫醒他了,醒来后再说吧,一个寝室的,能包容就多包容点,”刘明也开口了。刘明喜欢鸡的那种朴实,很鄙夷欧阳那种欺软怕硬的格。

    “醒来后再说就晚了,就是要让他记住不洗脚的后果。”欧阳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理论。

    “行了,忍忍吧,醒来再说,别闹的不愉快,”我不愿看到寝室闹矛盾,而且鸡那格实在我喜欢的。

    可惜我话说的已经晚了,我刚说完话欧阳就已经掀起了鸡的被子!鸡转了个手在虚空中乱抓,可是怎么抓都抓不到被子。事已至此,我也不想去阻拦什么了,毕竟鸡这不洗脚的毛病也是该改了,欧阳这格也该被训一训。

    “鸡,起来,快起来,”欧阳一边推鸡一边叫着。

    “嗯嗯嗯,你们吃吧,我不吃饭了,”鸡转了个把被子卷了过去“我还要睡觉,你们去吧!”看到这一幕除欧阳外的人都笑出了声,这鸡还真是人才,还以为是叫他吃饭,这样还能睡着!”我心里又是一阵佩服,不得不佩服,太活宝了。

    欧阳气的脸一阵色变,然后一把把鸡拽了起来,“吃你妹,给我起来,TMD把你那臭脚给我洗干净,一都是臭味,你想臭死我们啊!不洗脚给我滚到外边睡去!”

    听到欧阳的话众人脸色微变,刘明都有点生气迹象,一个寝室的说话也太毒了点。一个奇怪的思绪从我脑子里划过“欧阳这么小能把鸡提起来,看来人在生气时确实能爆发力量”,我又晃了晃头,我奇怪我怎么脑子里老是乱七八糟的想法。还好事还在我可控制范围内,既然他们都已经闹了,干脆就让他们都得个教训吧,反正等下差不多了我就收场,我心想。

    这时鸡终于醒了,这一拽换成是谁都得醒,醒后刚好一字不漏的听到了欧阳说的话。鸡立即发飙了:“我擦,寝室是你的啊,我睡这就睡这怎么了,不服你跟辅导员申请调寝啊,我交了钱我就睡这你有意见啊。你有病,我睡的好好的你弄醒我,我没说你你还骂我,你神经病啊!”

    “你还有理了你,你你你,叫了你洗脚你每次都不洗,你还好意思说,你TMD有病?”一向巧牙利嘴的欧阳也被气的词不达意。

    “我洗不洗脚关你P事,又不是你的脚,我自己的脚我怎么样就怎么样,就知道说我,我老实好欺负是吧?”鸡也动了真火,平常鸡是不会说这种话。看也差不多了,我起走过去,刘明和啊闪他们也起了

    “你老实个P,脚那么臭,鞋子袜子都臭的要死,你一直都不洗,你还要脸不你!欧阳立即还口。

    “我洗不洗关你P事啊,要你管,神经病,你才不要脸,就知道欺负我!”鸡一股坐在上。

    “TMD我就欺负你怎么的,你想怎么的。”欧阳走上前推了鸡一把。

    我赶忙把欧阳和鸡分开,“行了,你们两TMD别吵了,一个寝室的吵成这样丢不丢人,”我大声的说道。

    “我老实好欺负是吧,就知道欺负我不敢欺负别人,你再动手试试看,当我好欺负是吧!”鸡从上站起来说道。

    “我动手你又怎么的,”欧阳刚往前走就被刘明拦回去了。

    看他们还吵,我也火了,‘嘭’,我一拳砸在沿,“都TMD给我闭嘴,谁TMD再吵下试试看,”我看了下欧阳鸡两个人,“很能打是吧,你们两打给我看看,你们两打啊,打啊,你们打完后我跟你们两打,要打是吧!”

    “我又没动手,是他动的手,”鸡小声的说道。

    “我也没想打,我只是想叫他洗脚,谁知道他说话那么难听,”欧阳也辩解道。

    这时刘明开口说道:“一个寝室的闹成这样有意思吗,还打架搞内战,我是真服了你们两个!”刘明是团支部书记,他说的话也有分量的,最起码现在欧阳鸡都没反驳。

    “这件事到此为止,别再给我闹下去了,你两都有错,”我看着鸡说:“你这不洗脚的习惯也该改了,一个寝室都弄的臭烘烘的,要换别寝室早骂你了,说了那么多次,自己也要自觉点。”我又转头看着欧阳,“欧阳你也是,鸡都睡着了就醒了再说,即便你要改掉他习惯,说话也不要那么刻薄,一个寝室的还搞成这样。”

    “行,我会改的,”鸡立马表态。欧阳也承认了自己太冲动了,这次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重要声明:小说《梦之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