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一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宋公子 书名:梦之寻
    躺在上四处瞄了下寝室环境,感觉还可以,大学还真不孬,虽说住八个人,但是空间大,至少还有着空调。我开始钩织着未来,未来该是怎么样的?嗯,首先游戏一定要疯狂的玩,谁让高中时没玩过瘾呢!再参加个社团,这样就能多结交些朋友了,然后泡个妞似乎感觉也好的,我脑子里YY的想着,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来。

    “笑啥呢!”陈陆突然跑来问道。“没,没啥呢,我是在笑大家就这样闲坐着多无聊啊!”我连忙答道。

    “是哦,我也是这样想的,”陈陆一副同道中人表,然后又说道:“这样吧,我们玩牌,总比闲坐着好!”

    “行啊,谁带牌了么?”欧阳突然插口说道。陈陆神秘的笑了笑,然后手里就多出了两副牌。

    于是闲着无聊的我们又玩起了牌,一边玩牌一边聊天,彼此间也相互的熟悉了起来。通过聊天得知:钟凯是新余人,90年的;陈陆91年的,南昌人;被我们在以后称为少爷的黄海是赣州的,88年;欧阳赣州的,89年的;啊闪89年,上饶人;最出奇的是胡龙,看起来跟92年似的,竟然是88年的,是九江人;还未曾谋面的刘明听说也是88年的,来自我们都向往的内蒙古。也就是说寝室除了陈陆就我年龄最小了,不过幸好我长的最高大,不然到时寝室要是排大小,我岂不是得被叫成老七了,老七诶,我可不想做老七!

    玩着玩着门又开了,一个大妈出现在门口,左手叼这烟,嘴里还吐着烟雾,那体格和神态让我第一时间想到了《功夫》里的小龙女,紧接着又出现了两个大皮箱,伴随着皮箱出现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这青年穿着一红色休闲衣服,脸上噙着一抹微笑,只是看那笑容似乎有点勉强。正打量着,突然门口又出现了一个中年男子,体格彪悍,一出现就有给人一种压迫感。中年男子说,没错,就是这里,进去吧!

    一听这话我就有一种‘此人是来找茬‘的感觉,寝室也在此时安静了下来,静的只能听到风扇运转的声音,静的让人发毛。我扫视着寝室其他人,想知道是谁惹麻烦了,但是从他们眼里只能看到一点不安与诧异,其它的也看不出来。

    “大家好,我是刘明,来自内蒙,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以后大家多多关照!”那青年也就是说自称为刘明的人突然开口道。

    维持了几秒的肃静气氛突然就被此打破,“你好,我叫欧阳,江西人,以后大家互相照顾!”欧阳率先伸出手讲道。“你好,我是……!”“你好…...”大家纷纷打着招呼,寝室从先前压迫的“审讯室”立马转换成闹的“街市”!

    出乎我们所料的这就是来自内蒙的刘明,也就是在后来成为我人生中无可替代的兄弟,我的死党。刚开始我还怀疑着这是不是真正的刘明,不是谁假冒的来骗人的吧!等到刘明拿出自己的报名表后我才确信这就是来自内蒙的刘明,我想象中的牛高马大豪气冲天的刘明竟然是眼前这个高高瘦瘦貌似营养不良的刘明。我看瞄了眼刘明父母的体格,在看看刘明的体格,简直无相信这是一家三口。刘明和他父母体格一点都不一样,刘母典型的内蒙形象,而刘父那就更是强壮,可刘明却比南方人还苗条,‘大概是基因突变吧’,我自个跟自个解释。

    刘明的母亲一边发烟一边和我们唠着家常,刘明父亲三下五除二的把铺整理好,速度绝对是一流的。问过刘明后我才知道,刘明父亲当过十来年的特种兵,难怪之前一出现就给人一种压迫感。我问刘明,我说刘明啊,你这体格咋一点都不像内蒙人呢?刘明反问道,你说内蒙人该长成啥样!我摸了摸头想着该怎么去形容。刘明继续说道,难不成你以为我们就该长的一肥膘,牛高马大,说话轰轰响?我点点头说,对啊,难道不是!刘明见我点头立马就笑出了声,他说,可怜的娃啊,你绝对是电视看多了,在我们内蒙像我这样板的人很多啊,比我这板差的人还大有人在,我这板在内蒙算是正常的!这板在内蒙还算是正常的!我大失所望,我还以为内蒙人都跟电视上一样呢,原来跟我们都差不多,没意思!刘明说,也不是差不多,普遍来说比南方人要高点,不过其实都一样!

    差不多吃晚餐时间到了,刘明一家三口吆喝着大家一起吃顿饭。起先大家还以为是客气话,直到一而再再而三的邀请,更是刘父冒出一句:难得大家聚一起,给我个面子一起吃顿饭!实在不好推辞下,大家在半推半就中答应了下来了。我因为还有高中同学约好我过他们学校吃饭所以只好推脱要去亲戚那。其实大哥能猜到刘明父母请大家吃饭是为刘明结个善缘,毕竟内蒙离江西相隔太远,他父母也是怕他一个人在江西人生地不熟的,干脆为他铺好路。父母永远都是为自己小孩想着周周全全,这大概就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当我与同学聚过吃晚饭回到寝室时,寝室还一个人都没有,我找来楼管锯锁,我没钥匙,楼管死活不肯,我说我出钱买过锁,楼管才不不愿的把锁锯掉。奔波了一天,躺在上憧憬着未来,寝室里人都是不难相处,应该可以和谐相处,胡爷爷都说了和谐社会,咱总得响应主席的号召献出咱的一份力不是!想着想着也就入睡了……..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9点了,看来我也真累了,不然怎么能睡的这么死。寝室里是一股很重很浓的酒味,昨晚他们回来就一个个吐了,一问喝了十一箱啤酒还有一些白酒,听说是寝室六个人对刘明一家三个,最后还是寝室六个人倒了,我暗暗提醒自己以后绝对不要和刘明拼酒,那是找虐。

    ,看着一个个睡的东倒西歪,甚至还说着梦话的他们,我暗暗发笑,这就是我将要共处几年的同学朋友,这么多活宝,看来未来的学校生活将会很精彩!

重要声明:小说《梦之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