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就这个样?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宋公子 书名:梦之寻
    带着家人对我的期望,载着我对大学的憧憬,我提着我的大包小包上了火车,今天是正式报名的第一天,如果时间不出错,我将于上午十一点抵达南昌。此时此刻的我万分的难受,换谁处于我这场景都会难受: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刚好赶上入学高峰期,很显然的我计划错误了,临时买票已经没坐票只有站票,当我费劲千辛万苦上了火车我真傻眼了,直到此时我才发现中国人口确实多的离谱,一个卫生间大小的地方已经挤满了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公的母的一有尽有。我努力的把我的书包往头上顶,我要知道有多少人与我在争这立足之地,17个,不可能,再数,还是17个,不,是18个,还有我。什么况?我头一阵眩晕,18个人挤3平方米不到的地盘,是这世界疯了还是我疯了才会坐火车!

    一路上实在难受,到处是嘈杂的生意,一阵阵的汗臭飘来快把我熏晕了,以后没坐票坚决不坐火车我暗暗发誓。

    火车一摇一摆的颤抖的往前行驶着,我打量着在我边同样受苦受难的同胞,突然看到了一只手从我边走过,伸到我前边那学生模样的女孩子的包里,作为正义青年的我忘了出门前老妈交代我别乱管闲事的话,我直接往前挤了挤,直接把这黑手挡开,这个黑爪的主人一个胖子抬头盯着我,看到他眼里那凶光,我用看傻子的眼神附加鄙视的眼神回看他,再露出自以为豪的‘蒙娜丽莎式的微笑’,明目张胆的挑衅。

    我在想,要是学京剧的方式念上一句‘朗朗乾坤光天化之下你竟然敢下黑手,看我不饶你’,或者是来一句‘警察,别动!’那这人该会有啥表,是惊愕还是疑惑或者是直接被忽悠晕过去。要是他在接一句‘好汉饶命,小人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那就更圆满了,想想就觉得好笑。我不佩服我的想象力,思维跳跃太牛叉了,我沾沾自喜,我果然是人才,也就只有我能有这丰富的想象空间。回过神后我继续笑眯眯的盯着他看,心里却在骂这人,真胆小,要动手赶紧的啊。

    这两个月我被家里管的死死的,现在手痒痒的迫切的需要运动运动。过了片刻在我等的不耐烦时,他终究还是把自己的手拿回去走开了,我琢磨着估计他是换过目标下手了,可惜太挤了,不然今天就陪他好好的玩玩。“小样,跟我装B,老子不吃这一,从小被家里打大,长大后在学校天天打架练,练就了我只吃软不吃硬,遇到这事当然得管管,更何况偷的是美女的包,更不能坐视不理,我心想。这事在后来被我老妈知道后,又是狠狠的教训我,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多管闲事,又把这种人说的多恐怖似的。对于老妈的教训我心里是忿忿不平,做好事没表扬就算了,反而还挨骂。这让我更加坚定以后遇到这种事绝对得管,这个社会如同老妈这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太多了,总得要那么几个站出来管管呗,不然社会还不乱成一团糟。

    在火车行驶七个小时后,终于抵达南昌。我打了个电话给我表哥,我表哥在南昌混的熟透了,哪里乞丐多哪里RED灯区多都了如指掌。我骂我表哥不正经,连RED灯区都熟,肯定没干啥好事。表哥说,我这是分析这个城市的经济发达程度,一个城市的发达与否只要看RED灯区就行了,RED灯区多证明经济还行。收回之前表哥跟我讲述南昌经济时的对话,我放好行李把手机放到耳边,去XD路怎么走,接通电话我直接问道。

    “坐公交车就可以到。”表哥在那头回答道。

    “公交车在哪坐?”

    “坛子口,你从火车站出来问下就能到,不远,走路几分钟就可以到。”

    折腾了半个下午终于到了XD学校门口,看到学校大门我一阵激动,门前喷泉在阳光照下洒下一道道七彩桥,特别是这门,就一个字:大。我听人说看一个大学好不好,就看它的大门宏伟不宏伟,从我刚才坐公交车看到别的大学的门与这一对比,我顿时一阵自豪。从门来分析,这学校比其他学校牛,而我又将成为这XD的一名新生,也就是说我比别人牛,想到这我乐了,看来中国人果然是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中,自己比别人好就开心。这一乐,我把刚才走了半个小时才找到坛子口的愤怒全忘了,转而在憧憬着大学生活了。

    高中毕业时,高中班主任总喜欢对我们说,好好读书,认真读书,现在辛苦辛苦,等到了大学天天都有时间玩。物理老头也说,等你们到了大学,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根本就没什么课,天天都有时间给你们自己随便玩。我最喜的化学老师也总是摸一摸他那秃顶的头说,大学其实就是自学,你想玩就玩,考试很简单,课程很少,你们可以参加社团学生会什么的打发你们的时间,天天可以打篮球搞活动。总而言之,在老师们给我们的信息里能得到一个信息就是,大学自主安排的时间多,活动多,美女多,一切自由包括恋。为此,我们死命读书争取上大学享受大学美好的时光。这些老师也够用心良苦了,为了激励我们好好读书隔山差五的就给我们讲述大学的美好,讲的是天花乱坠!

    “同学,你好,请问你是来报道的么。”

    一句礼貌的话语把我从遐想里带到了现实,我打量着我前这人,一个女的,瓜子脸,高还可以,从她手臂上戴着一个‘新生接待’的标志显示她是这学校的学生接待人员。“是的,我是来报道的”,我礼貌的回答。

    这学姐轻轻一笑,“同学你是哪个系的,我带你过去报道吧,早点弄好你可以早点熟悉学校环境。”

    我慌忙把我的录取通知书拿了出来,“学姐,我是机械系的,专业是数控。“

    一路一直和这学姐聊天,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叫邓婕是商务系的,比我大一届而已,也了解到学校有六个大系,分别是机械、旅游经贸、电子、建筑、商务、艺术。其中美女最多的是旅游经贸和商务系,而机械系是女生最少的,聊着聊着就到了机械院门口。

    和机械系的接待人员打了个招呼然后给我留下个联系方式就走了。在另外一名学长的带领下,我办好了一切手续,这学长给我发了一支南京烟,我接过后问了一句学长是哪里人诶。谁知学长一阵欢笑:没想到还真有叫人学长的,我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为学长,这包南京烟你拿着,我是江苏人,其实你问不问都一样,因为以后我们没交集,开学后你就知道了。然后摇头晃悠着走了。

    看着手里的南京,我哑然了,遇到怪人了我心想,难道不是叫学长么,小说里是这么叫的啊。我百思不得其解。开始对大学生活质疑了,大学就是这样?难道不是小说上说的那样么?

    当我踏入寝室时,寝室已经五个位满了,我找到我自己的位把东西放好就去校园逛悠了。学校现在已经有一批人开始在军训了,夏的气息使得我头昏沉沉的,校园里来来往往的短裙美女也没法让我打起精神,到食堂点了杯果汁,喝着清凉的果汁吹着空调,总算是有了点精神。

    转悠了会我就准备回寝室,想知道接下来几年是怎么样的人和我住一起。寝室门打开,发现里面已经有六个人了,这时上跳下个一米六六样子的人,他向我伸出手打招呼:你好,帅哥,我叫欧阳,赣州人,是这寝室一员,以后多多关照。

    旁边一个瘦小的男孩给我递过一包零食,“我叫胡龙,来吃东西。一边说着还一边吃东西。

    “我叫啊闪,就是一闪一闪亮晶晶的闪,”另外一个帅小伙笑着说道。

    “我姓钟,名凯,很高兴认识你。又一个人笑着说。

    一支烟从斜处递了过来,我侧一看,是一个不高不矮的小白脸,太白了,戴个帽子,他笑着说“我叫陈陆,南昌本地人,以后我能帮上的尽管说,来抽烟,兄弟。”

    我很是满意这些我未来的室友,我接过烟笑了笑,“我姓宋,很高兴认识大家,我来大学不是为了读书,而是交朋友的,以后要有什么学术上的问题别来烦我哈”,我打趣的说着。

    门又开了,一个浓眉黑发看起来很实在的一个人又进来了,一进来他就打招呼“我来晚了,我叫黄海,也是这寝室的一员,大家多多关照哦。”这就是未来我口中的少爷。

    大家相互对视一笑“欢迎”。“还有一个吧,谁知道是哪里的么,那人什么况”,我问道。

    “好像是一个内蒙古的吧,叫刘明好像。”有人答道。

    “内蒙古的!”我开始在构想着内蒙古的人应该是虎背熊腰的大汉,应该很直爽。

    现在寝室就差他一个就全来起了,我打量着这些人,这些就是将陪伴我大学几年的人,大学生涯即将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梦之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