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什么,御天凌没有说,但是风清影却明白了。

    探手过去,拿过鱼食,风清影解开袋子,抓了一把,细细碎碎地扬入湖水之中。

    水中的锦鲤呼拥而来,在水下摇摆着尾巴,争抢着鱼食,吃得不亦乐乎。

    “我已经很久没有过来这里了,不知道是谁知晓母妃的习惯,竟然也在这里放了鱼食,也是个用心的人。”懒

    “会不会是皇上?”

    风清影漫不经心地撒着鱼食,目光悠远,随意地接口。

    御天凌却猛然顿了一下,脸色沉了些许。

    “不会!”

    声音带着几分僵硬,似乎是抗拒着什么,体一瞬间的紧绷,风清影看得清楚明白。

    他对御秋宇的心结,竟然如此之深。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凌,皇上对你母妃的感,我虽然未曾见过,却也有所听闻,皇上并非无无义之人,你又何必如此记恨。这个地方,是你母妃最喜欢的,也必然留下了他们的回忆,皇上常来,并非不可能!”

    “若真有感,怎会任由母妃枉死!”

    一句话,冲口而出,夹杂着这么多年的怨怼,还有心底的愤恨和失望,喷薄而出,却在下一瞬间,猛然咬紧了牙关,将喷涌出来的绪生生地压了回去。

    风清影握住御天凌的手,摇晃了两下,无声地叹息。虫

    “凌,他是帝王啊!”

    御天凌沉默了下来,其实他也明白,为帝王有太多的无奈,可是每次想到,母妃枉死,至今沉冤未雪,他心底就会有怨恨滋生。

    可是那个人,又是他的父皇!

    而那个凶手,依然好端端地坐在皇后的位置上,耀武扬威。

    每一次,看到那个女人虚伪的笑容,他都恨不得拔剑将她剁成泥。

    “别说了!”

    低低地阻止了风清影接下去的话,也拒绝再去深思那些他怨恨着的过往。

    无论做什么,说什么,他的母妃,终究是再也无法回来了。

    风清影看了看御天凌,微微地低下头,专注地将注意力放到湖中的鱼上,不时地洒下一把鱼食,引得那些鱼儿欢快地争抢着。

    阳光静好,碧波漾,风清影的手指纤长,仿佛盈了阳光的清朗和湖水的碧透,一动,便是惑人的光华。

    御天凌静静地看着她,不说话,心便慢慢沉淀下来。

    那些疼痛的过往,渐渐远去,只要她在边,御天凌相信,无论多么严重的事,他都能够承受。

    有她,便是心灵的支柱!

    “晴儿,皇体,需要什么药,你尽管说,我去寻!”

    手上的动作一僵,终究还是提到这个话题,风清影心底无声的叹息,把鱼食放到旁边。

    “无力回天的,我只能尽量让她少受一些痛苦。”

    “少受些苦,也好!”

    心底酸涩,猛然转头,子滑落在小亭外,站在水边,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眼底的伤痛和脆弱。

    偌大的皇宫里,曾经,皇是他仅剩的亲近的亲人,如今,也要离去了。

    似乎,他总是孤单单的一个人。

    “晴儿,别离开我……”

    心里酸涩地颤抖,风清影看着那个蹲在亭外的影。

    碧波粼粼,风光明媚,可是那个影周围,却环绕着深深浅浅的伤,绵密得让她心疼。

    不想离开,从来就不想离开。

    可是却总是有人着她离开,着她不得不伤害他。

    这样的疼痛,这样的酸涩,若是她处在他的立场,是不是,会有不同的选择?

    是不是,宁愿危险,宁愿伤痛,也希望能够两个人一起面对?

    心底豁然有种开朗的感觉,风清影嘴角弯起一抹微笑,对着御天凌的背影,缓缓地伸出自己的手,想要抚上他的肩头,想要告诉他,要与他一起,不离不弃。

    “乾王下!”

    “乾王下!”

    宫人的呼喊声从远远的地方传来,打断了风清影的话。

    御天凌上的悲伤气息瞬间收敛,站起,又是那个万人敬仰的乾王爷,天御的战神,仿佛前一刻的悲伤柔软,不是这个人一般。

    风清影低眸,有些落寞地笑了一下,转头,看向宫人奔跑来的方向。

    在皇宫中这样大声的呼喊,必然是急事,否则谁也不敢如此的,不知道究竟出了多么严重的状况。

    两个宫人气喘吁吁地跑过来,齐齐地跪倒在御天凌跟前。

    “启禀、启禀王爷,府上来人,说夫人即将生产,着我们禀告王爷。”

    生产!

    两个字入耳,风清影的脸色僵硬了一下,随即不着痕迹地退后了一点,偏开头,不看御天凌猛然转过来的眸光。

    她知晓他的意思,只是这样的讯息,无论做多少次心里准备,她都无法坦然面对。

    一个女人要生他的孩子,却不是她,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子,一个谋之后遗留下来的问题。

    不怪他,却无法原谅。

    “既然王爷有事,便先行回去吧,太后这边,尽管放心,我会好生照应的!”

    风清影说完,不等御天凌回答,便转离开。

    这样的时刻,她无法坦然留下来面对御天凌,无论他摆出什么样的表,她都无法接受。

    只能做一个胆小鬼,逃避开来。

    “晴儿!”

    御天凌看着风清影的背影,呼喊了一声,可是却

    换来她更加急匆匆的脚步,只一会儿,就只剩下一个远远的影,隐没在曲折的回廊之中。

    叹息一声,御天凌转向着皇宫外的方向走去。

    不论如何,那个孩子,毕竟是他的骨,不提疼,只是道义,他就不能不闻不问。

    是不是,他和她,终究会被这些事,隔得越来越远?

    影隐没在大之后,风清影转,看着御天凌的影走向不同的方向,心里酸涩,却又只能默默地低下头,细细地数着自己心里的苦涩,然后抬头,转也走向另一个方向。

    “洛小姐!”

    眉头皱了一下,这样的时刻,她不想理会任何人,可是总会有这样不识相的人。

    转,恭敬有礼地对着御天承施礼。

    “参见四皇子!”

    “洛小姐不必多礼,可否陪我一起走走?”

    风清影稍微退后了两步,隔开一段安全的距离,温雅地低眉敛目。

    “很抱歉,四皇子,入宫之前,家父嘱咐我早些回去,此刻已然探望完太后,我要先回去了。”

    “我送你!”

    风清影眉心微微地蹙了一下,目光一转,点头应了。

    坐到御天承的马车上,风清影摆着端正的姿态,宛若一个平常的大家闺秀一样,头不动,肩不摇,笑不露齿,低眉敛目,眼观鼻鼻观心。

    “洛小姐何必如此拘谨?”

    御天承歪歪地倚在旁边的坐塌上,脸上的笑意比平的温雅多了几分邪肆。

    这样僻静的空间,面前这个聪慧的女子,让他无意中,便流露出了真正的本

    “男女授受不亲,四皇子如此调笑,有失礼数。”

    “我之所以在你面前如此,是因为觉得你亲近,不必拘泥那些寻常的礼俗,拘束了自己,也拘束了你,为何你非要摆出这样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姿态?”

    御天承猛然坐起,靠近了风清影,近到呼吸都喷吐在她的脸颊上,一片温柔。

    “洛小姐,我是真心希望能娶你为妻,你何不好好考虑一下?”

    风清影笑得莞尔,不因为御天承的接近而有丝毫的变色。

    “我曾见过一个叫花飘雨的女子,她对我说过,四皇子对她有独钟,许下王妃之位,不知此刻,她在何处呢?”

    御天承的脸色猛然僵硬了一下,眼底深处一股暴戾的神色闪过,随即压入心底。

    “你说的花飘雨,是那个浣花楼的花魁吧,洛小姐以为我会娶一个青楼女子为妃?也实在太看轻了我的眼光,也将自己压得太低。”

    “这么说来,我在四皇子心中,位置很重?”

    “是!”

    风清影低低地笑开来,越笑越大声,再也无法维持自己娴雅淑女的模样,看着御天承的目光,多了几分狂放的讥嘲。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