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女人的默契

    太后横了御天凌一眼,责怪他的大惊小怪,伸手招了两下,招呼他过来,笑得慈

    “是影儿说,少则一个月,多则半年,就能够把皇体调养的和以前一样健康,你听成什么了,还摔了盘子?多大的人了,还有这么不稳当的时候,让皇怎么能放得下心。”懒

    御天凌的脸色和缓了一些,走到边,拉过旁边的椅子,坐在风清影旁边。

    “皇,你的体我已经问过御医了,并无大碍,你好好休息!”

    “放心吧,皇还想看着你生儿育女,就算阎王来召我,我也不会跟着走的!”

    “不许说这样的话!”

    御天凌凝眉低斥了一声,眉眼间几许霾,不过很快便被他掩藏下去,依然是笑意莹然的样子,低低地和太后聊着,偶尔会心地笑。

    风清影看着和乐融融的祖孙二人,心底有些闷。

    其实她知道,御天凌已经听到了她和太后的话,此刻也不过是配合太后演一场戏罢了。

    两个人,都不想让对方伤心。

    却让她这个旁观的人,心里酸涩不堪,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缓解心里的疼。

    为太后疼,为他疼!

    “影儿,我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你和凌儿都先回去吧!”

    正怔忡出神间,太后的声音响起。风清影蓦然回神,站起,轻柔地扶着太后躺好。转想要离开,不期然的对上御天凌的眸子,心里动了一下,俯,轻轻地在太后耳边说了一句话。虫

    “太后放心,我会尽己所能,帮你调养。”

    太后微笑着拍拍风清影的手,目光意味深长的看了御天凌的方向一眼。

    “凌儿,你到外面等一下,我有些话,想单独和影儿说!”

    御天凌迟疑了一下,看看太后,又看看风清影,抿着唇,一声不吭地转走出了慈安宫。

    虽然心里猜测她们是要说他刚刚未曾听得完全的话,也想要听听她们两个人究竟想说什么,但是最后,他还是听从太后的嘱咐,走了出去。

    有些时候,一些事,大家都不说,是希望对方能够开心些,而不是被桎梏。

    可是他明白,却看不开。

    看到御天凌走出去,太后目光转回到风清影上,拉着她的手,语气含蕴悠长,带着几分嘱托的味道。

    “影儿,我一把年纪了,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苦过,痛过,笑过,泪过,现在怎么样已经无所谓了,只要你们都能好好的,就足够了!影儿,我想把我最疼的孩子,交托给你,可好?”

    若是太后依然是那样高高在上的模样,风清影依然不会客气半分。

    可是此刻,只是一个知晓自己命不久矣的老人,将自己疼的亲人,交托给一个信任的人。

    这样的请求,风清影拒绝不了。

    “太后,你刚刚说过,舍不得死,想要看着他幸福。那就努力活下去,自己去看,不要把这样的重担交给我!放心,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去调养你的体,我相信我能够逆天!”

    两双眼眸相对许久,太后轻轻叹息一声,不再坚持。

    “好,我相信你,我会和你一起努力。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多疼惜他一些,他心里苦。”

    他心里苦……

    嘴巴里涩涩的,鼻端仿佛被辣椒汁呛过,瞬间火辣得难以忍受。

    蓦然站起,风清影仰头深呼吸,压下喉中的梗塞,然后对着太后,坚定地点头。

    “放心,我会!”

    太后放开手,两个同样深一个男人的女子,一老一小,在这一刻,达成心照不宣的默契。

    微笑着转,风清影脚步轻快地走出慈安宫。

    一出门,便看到站在阳光下的那个人。

    阳光疏朗,斜斜地洒落在他的发上眉间,融融的光芒,璀璨而明亮,仿佛给他镀上了一层灿然的光辉。

    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目光似乎是落在大门口,又似乎不知道落在了何方。

    清俊的侧脸,线条优雅分明,一月白的长袍,袖口上的金边折出炫目的光芒,一抬手一盈袖间,便有浅浅的光芒不经意地流露出来,眩人心神。

    风清影定住脚步,站在大门口,迎着光,看着面前如画卷一般的景象。

    “走吧!”

    御天凌抬头,目光温柔地看着风清影,伸出自己的手。

    修长的手指,疏落着暖暖的阳光,还有轻柔的风,就那么平摊在午后的阳光下,似乎能够看到掌心中细密的纹络,刻画着惑人心的秘密。

    风清影怔怔地看着等待的掌心,心突然觉得安定下来。

    一直以来,不过就是想这样牵着他的手,慢悠悠地走着人生的路。

    可是却总是有太多的风波,让他们不得不分开相牵的手,各自面对不同的风险,然后,被各种各样的事分隔得更远。

    慢慢地步下台阶,慢慢地走到他的前,慢慢地抬起自己的手,慢慢放入他的掌心。

    随后,被御天凌紧紧地握住。

    两手相牵,牢牢地将对方的手握在掌心,然后并肩向着皇宫外行去。

    这一刻,没有人在意风清影是否顶着洛天庸女儿的份,也忘了在晚宴上,风清影还说自己已经有未婚夫的事,他们只想这样牵着手,慢慢向前走。

    “晴儿,告诉我实话,皇体……”

    风清影沉默了一下,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知道

    ,实话出口,便是对他的伤害。

    “晴儿,告诉我实,我要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能够尽我所能的陪陪皇,一尽孝道!”

    “我不敢保证,只能说,尽我所能,尽量减轻她的痛苦,可以拖上两个月!”

    “两个月……”

    御天凌的声音低低的,不是疑问,也不是陈述,那语气,很奇怪,似乎明白了,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听懂。

    “是,两个月!我虽然自负医毒双绝,但是太后的体,已经沉疴已久,无法根治。纵有灵异妙药,也难以回天。”

    御天凌的唇抿得紧紧的,手下意识地握紧,想要抓住依靠一般,死死地抓着风清影的手。

    蓦然转,向着皇宫的另一个方向而去。

    风清影手上疼痛,却并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着御天凌走。

    她不清楚御天凌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是这一刻,她只是静默地跟着他,无声地陪伴,让他知道,他不是孤单的一个人。

    这条路,风清影并没有走过,绕过重楼宇,景色慢慢变得空旷,竟不似在皇宫之中。

    宽敞的花园,园中一个清澈的小湖,湖上九曲玲珑桥,直通湖心的亭子。

    阳光明媚,湖水微澜,碧波粼粼闪着耀眼的波光,一层层涟漪漾开来,一***地向岸边涌去。

    湖水碧透,湖中锦鲤悠然自得地摇摆着尾巴,偶尔有调皮的鱼儿跳出来,在水面上划过耀眼的弧度,然后掉入水中,激起几朵浪花。

    御天凌一直拉着风清影走到湖心小亭,坐下来,怔怔地看着湖水出神。

    许久许久,沉默的氛围渐渐笼罩这方天地。

    不觉得尴尬,有种奇异的相融。

    御天凌子向左,歪在主子上,目光迷离地看着前方,声音出口,不若平的冷清,几许思恋几许怀念,飘渺着,盘旋在记忆里的味道。

    “晴儿,这个小湖,这个亭子,是母妃生前最喜欢的地方,她总是坐在这个亭子里,一坐便是一个下午。有的时候画画,有的时候弹琴,更多的时候,是坐在这里,喂这湖中的鱼儿。我那时候总觉得,这些鱼儿,是认识母后的,所以每次看到她,都那么欢快,仿佛多了更多的生机。”

    探手摸向石柱之后,并不曾预期会摸到什么,却因为手上的触感,而多了几丝惊异。

    御天凌怔怔地收回手,手上的一袋鱼食。

    “这里怎么会有这个?”

    风清影奇怪地扬眉,未曾想到,御天凌竟然会摸出鱼食来,看来这个地方,经常有人顾着呢!

    “母妃喜欢喂鱼,所以我总是在这里给她备一袋,不曾间断,直到……”

    直到什么,御天凌没有说,但是风清影却明白了。

    探手过去,拿过鱼食,风清影解开袋子,抓了一把,细细碎碎地扬入湖水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