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你自己问她!”

    御天凌马鞭一指花飘雨,声音冷厉,眼底还有几分隐约的恨意,未曾来得及收起,不自觉地流露出来。

    他怎能不很,若非她,他与风清影又怎么会一步步走到现在这样的地步。

    进不得,退不果,看着她站在离他很远的地方,巧笑嫣然,如花笑靥,却不是为他绽放。懒

    “不会是她!”

    御天泽蓦然大吼了一声,眼睛瞪得凄厉,死死地盯着御天凌。

    仿佛这样,就能够为他心的女子洗脱嫌疑。

    “来人!”

    御天凌并未理会御天泽,淡淡地下令。

    “属下在,王爷请吩咐!”

    “带八皇子下去休息,将刺客抓起来,押送天牢!”

    “是!”

    御天泽一听御天凌的话,心知他是动真格的,忙不迭地拦在花飘雨跟前,阻止士兵带走她。

    虽然有御天凌的命令,但御天泽毕竟是皇子,士兵不敢造次,有些为难地看着他。

    “八皇子,请您让开,不要让我们为难!”

    “我不让!”

    御天泽喊得声嘶力竭,双手大张,护着后的花飘雨,眼睛紧紧地盯着御天凌,眼底写着几分祈求,心底明白,御天凌如此坚持,必然是确认了这件事,可是,他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带走!

    “三皇兄,落风是冤枉的,求你放她一马!”虫

    “我让你们带八皇子下去休息,一个两个,都没听到么!”

    御天凌冷怒地一喝,几名士兵浑抖了一下,忙不迭地冲上前去,将御天泽抓住。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御天泽来回冲撞着,不让那些士兵近前,形依然紧紧地护在花飘雨面前,努力地拖延着,不让她离开自己边。

    “天泽,让开!”

    “不让!”

    兄弟二人的声音均是低沉而冷怒,都是为了守护所的人,互不相让。

    御天凌眼一眯,脚下用力,从马上飞跃而下,直接落在御天泽面前,掌下毫不容地往御天泽拍去,掌风凌厉,不留一丝余地。

    御天泽眼睛瞪大,也挥掌与御天凌打在一起。

    自从他们兄弟都长大出师之后,不曾有过机会交手,此刻掌风翻滚着,御天泽很快便落了下风。

    御天凌眼神一闪,将御天泽推到一边,一使眼色,几名士兵便将御天泽紧紧地抓住,阻止他再妄动。

    “放开我,三皇兄,不要带她走,她是无辜的!”

    花飘雨被几名士兵抓着,一直沉默不语,此刻见御天泽的模样,眼底终是有了几分动容,努力地转过头,眼神凄伤地看着他。

    御天凌见此模样,手挥了一下,士兵便停住脚。

    御天泽和花飘雨,各自被士兵环簇着,隔了几步的距离,默默相对。

    “天泽,对不起!”

    沉默了许久,花飘雨惨然一笑,轻声地吐出一句叹息。

    御天泽的眼神慢慢变得黯淡,死死地盯着花飘雨,看着这个在自己边同共枕的女子,突然发现,自己从来未曾真正的了解过她。

    一直她,用了全部的心力,努力去疼她,了解她,可是到此刻,却发现都是一场空。

    “为什么?”

    不甘心地问出这个问题,哪怕是死,也要有一个理由。

    花飘雨转眸看了一眼御天凌,歪着头,眼神闪过一抹迷茫,仿佛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这个问题是问了什么,又是为了什么。

    看着御天凌脸上冷若冰霜的模样,还有他眼底的仇恨。

    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突然复苏了,想起他看着风清影时温柔的表,想起他和风清影在一起时,两个人那样自成一个世界的和乐,想起他那样幸福地笑着,执著地守护着。

    那样的,一直是她向往,却不曾得到的。

    努力地求着,最后却突然发现,想要的都没有得到,反倒失却了原本拥有着的一些东西。

    “是嫉妒,天泽,我嫉妒那个女人,嫉妒她可以轻而易举得到,我想要的一切。”

    “你想要的是什么?权?钱??你要的这些,我没有给你么?”

    花飘雨蓦然愣住了,怔怔地看着御天泽,然后慢慢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空的,风吹过,很冷。

    是啊,她想要的,天泽没有给么?

    若是她安分地留在八皇子府,她便是得到了世界上最极致的宠,那样的幸福,让她冷硬的心都柔软起来。

    看看她做了什么!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先是低低地笑着,越笑越大声,笑到最后,泪流了满脸。然后,声音渐渐低沉,低到尘埃里,却开不出半朵心花。

    “乾王爷,带我去天牢吧!”

    “你后悔么?”

    御天泽看着花飘雨的影渐渐远去,猛然大喊一声,声嘶力竭。

    影停顿,花飘雨微微偏头,却没有转

    “不后悔,若是再有下一次,我依然会这么做!”

    没转后的人看不到她流了满脸的泪,只有前方的两个士兵,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假装没有看到这个女子哭得肝肠寸断。

    风清影站在街道转角处,在人群过来之后,慢慢地步出来,拦住了几个士兵。

    御天凌骑马跟在士兵后方,看到风清影的时候,猛然一勒马。

    有种冲动,想要冲过去,想要将她抱在怀里,最后,却只

    是默默地伫立在人群后方,看着那个淡然的女子,脚步轻缓地走到花飘雨跟前。

    “是你!”

    花飘雨眼底闪过一抹怨恨,随即偏开头,不想在风清影面前认输。

    “是我!花飘雨,我本来想着,你若不出现,我也不再追究以前,可是你偏偏还要出来,还要使这种种的谋手段,安生的子过得不舒心么?”

    “不用你管!”

    风清影冷嗤一声,看着花飘雨咬牙切齿的模样,冷冷地勾起唇角。

    “我不是要管你,而是来送你最后一程!刺杀太后和太子妃,你将自己陷入绝路。不过你该庆幸,是他先找到你,若是落在我的手中,便没有这么轻松了。”

    “哼,风清影,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若非御天凌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找到我,你以为你能找到我么?”

    “找不到你?”

    风清影蓦然贴近了一些,声音压得低沉而苍老,带着几分憔悴和幽怨,空地,似乎随风飘着。

    “本宫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行刺于我?”

    “你!”

    花飘雨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风清影。

    本以为是噩梦一场,因为天亮的时候,她依然好端端地睡在上,问遍了八皇子府上的人,没有人听到前一晚的动静。

    可是此刻,风清影却告诉她,一切不是梦,而是被人设计的圈

    这便是人心有鬼,所见皆是鬼吧!

    “说完了么,说完了,请你离开,我要去天牢了!”

    “我说完了!”

    风清影点头,笑眯眯地凑近了花飘雨,在她耳边低低地说。

    “你说,我要不要将你和太子的,告诉八皇子呢?你说他听到之后,会有什么反应,还怎么有脸活得下去?”

    “不要——”

    花飘雨猛然抬头大喊,双手不自觉地抓住风清影,握得紧紧的。

    “不要告诉他,求你,千万别告诉他!”

    “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花飘雨定定地看着风清影,看着她冷然的面容,锋锐的眼神,知道她是在等着自己认输。

    斗了这么久,最后,一败涂地。

    已经到现在这个时候了,还有什么好斗气的呢,只要他能好好活下去,其他的,不重要了吧!

    双手缓缓地松开风清影的手臂,花飘雨直直地跪倒在地。

    “求你,不要告诉他!”

    风清影静静地低头,看着花飘雨纤弱的姿态,依稀仿佛是她第一次进入乾王府,也是这样的姿态,在她面前,祈求她。

    给她一个容之所,她不会争,不会抢,只是不想再回青楼。

    “花飘雨,有些人,只是毁在了不甘两个字上。其实很多时候,珍惜自己拥有的,保护自己想保护的才是最应该做的。”

    慢慢地抬头,深深地凝视着人群后方,那个马上冷然而立的影。

    他瘦了,也憔悴了,可是,却没有之前那么多的风波和危难。

    只要他平安,苦着,便苦着吧!

    她,会陪他一起。

    微笑着,转,坚定地迈步,走向不同的方向。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