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御天翔从睡梦中惊醒。

    自从安若瑶死后,他便总是会做噩梦,梦中尽是她死时的扭曲面孔。

    她的眼睛没有合拢,眼底藏着怨恨,在他为她合眼的时候,居然一次次不甘地睁开,最后吓得他不敢再碰她半分,只能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送死不瞑目的她入棺。懒

    然后,他便每夜每夜地做噩梦,梦中惊醒之后,便再也无法入眠。

    今也是一样,他从梦中惊醒,却突然觉得冷。

    空气中冰寒的气息缓缓流转,仿佛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渐渐的,仿佛连上最后一丝温度都消失了。

    为什么会这么冷,在明明已经很温暖的子里,冷入骨髓?

    “太子……”

    幽幽的声音在大内响起,带着重重叠叠的回音,飘飘渺渺的,似乎是盘旋在天际,又似乎在耳边。

    这个声音?

    御天翔猛然清醒过来,随即,浑剧烈地颤抖。

    这个声音,他熟悉万分,在过去的几年里,每都能听到她的温声细语,巧笑嫣然,陪伴着他走过年年岁岁。也曾经以为,他们会一直那么走下去,直到他登上皇位,年老病亡,然后两人同墓而居。

    可是就在不久前,他默许了那个女人用她的命,来赌自己的前程。

    是不是,她死得冤枉,所以回来找自己报仇?虫

    “太子……”

    幽幽的声音更近地响起,仿佛就在他的耳畔,室内很黑,暗得伸手不见五指,就在那黑暗之中,亮起一盏惨绿的光芒。

    “啊!”

    御天翔惊叫一声,浑剧烈地颤抖起来。

    在那惨绿的光芒映照中,有一个飘的白影虚浮着,来回地晃动着,上淋漓着暗红到黑的血,一滴滴地滴下来,在大理石铺就的地上,打出一点点暗红。

    那声音,很轻,却沉重的仿佛直接敲在心上。

    “太子……”

    幽幽的声音再度响起,幽渺地飘在大中,然后,缓缓地随着那个白衣的影子慢慢边。

    “你、你是谁?是人是鬼?”

    “太子,我是若瑶啊,你不认识我了么?”

    “你不是若瑶,若瑶已经死了,你赶快走开,走开!”

    御天翔有些慌乱地摆手,想要将那个飘过来的影挥散开去。

    他真的觉得怕了,看到安若瑶这副模样,他只觉得心底的寒意和着房间里的冷,渐渐地将他冰封了起来。

    “太子,你我夫妻一场,你怎能如此绝?跟我走吧,我们一起,在黄泉路上,也不会寂寞。”

    白色的影子从绿光前消失,下一瞬间,出现在边。

    影子的旁边,又一团惨绿的光芒亮起,映着她惨白的脸,还有唇角的血迹,仿佛还是安若瑶死时候的模样,那双眸子里,是几点碧绿的光芒,在暗夜里,惨淡得骇人。

    “啊——”

    御天翔在那惨绿的光芒中,将那张脸看得清楚明白,骇得惨叫一声。

    “瑶儿,你别来找我,我并无心害你,念在我们这些年的分,你就好好地去吧!”

    白影依然左右飘着,被风吹过,仿佛快要消散了一般。

    “太子,我死得这么凄惨,为何,你不肯看看我,陪陪我,我们夫妻这么多年,难道你竟忍心让我一人孤单地上路么?跟我一起走吧,我会原谅你的!走吧……”

    “不,我不走!”

    御天翔心里不甘的心涌起,猛然从上跳起来,目次裂地看着白衣影子。

    “我是太子,却被闭东宫,无力再争夺大统,我怎能甘心!你不是想做皇后么,你把命给我,我就能出去,后我坐上皇位,必然追封你为皇后,永悬后位!”

    “为了你的皇位,你就狠心杀了我么?太子,你怎么忍心,你可知,好痛……”

    更加幽缈的声音响起,后颈处有风掠过。

    御天翔浑的汗毛猛然竖了起来,心里发寒,那一点豪勇之气瞬间消失,浑颤抖,瑟缩到了脚。

    “瑶儿,你就不要为难我了,杀你的是落风,不是我啊!”

    “落风?叫得好亲,太子,你还是跟我走吧!”

    白影猛然胀大,扑向御天翔,白色的影子,像一个帐幕,将御天翔包裹在内。

    御天翔惨叫一声,彻底昏死过去。

    大之中变得安静,白影缓缓地后退,墨色如瀑的假发从头上摘下,露出御天凌的面容,他眉头紧锁,看了一眼大的方向,形如风,飘出了宫

    于此同时,八皇子御天泽的府上,也发生了类似的事

    只不过,当事人的反应截然不同。

    花飘雨猛然从上跳起来,手上是一柄匕首,狠戾地挥向面前的白影。

    “安若瑶,你以为你死了我就会怕你么?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就算你变成鬼,我也照样可以再杀你!”

    “是么?”

    飘忽的声音环绕着房间响起,左右飘着,找不到源头。

    白影旋转起来,像一个被风吹动的影子,在房间中飘着,许久,再度缓缓停下来,那张脸竟仿佛变了,而开口的声音,也多了几分沧桑。

    “本宫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行刺于我?”

    “太后?”

    花飘雨蓦然愣了一下,怔怔地看着面前太后的面孔,苍白中泛着几分惨绿,唇角流血,她还记得那一将刀刺入太后体之中时,她脸上的诧异。

    “

    对不起太后,我知道你是真心疼天泽,屋及乌,对我也多几分疼。可是我恨风清影,我不得不杀了你,我要让她万劫不复!”

    “你恨她,所以杀我?”

    “是,我要让她成为杀了你的凶手,我要让皇上下令,将她所有的一切都剥夺,一无所有地死去!”

    “你确定你做得到么?”

    花飘雨眼中血红,狠戾地看着白影,仿佛白影便是她最恨的那个人。

    “我必须做到,不死不休!”

    “那你就等着死吧!”

    激怒中的花飘雨未曾发现那个声音已然改变,只看到铺天盖地的白影填满了自己的视野,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风清影扯下白衣假发,走出门,就看到夜清寒含笑的脸,在月色下,似乎闪着淡淡的光芒。

    “怎么过来了?”

    夜清寒莞尔,走进风清影,揽着她的腰,跃出八皇子府。

    “这么精彩的好戏,我怎么能不来看看呢!小影,我没想到你居然会用这样的方法,我以为你会用比较雷厉风行措手不及的手段。”

    “这样的方法怎么了,最快速的奏效了不是么?等明便可以奏请皇上抓人了,至于取证,不归我管!”

    风清影扬眉,笑得开怀,倚在夜清寒的怀抱里,感受着那迎面的风。

    这一次,可以彻底将花飘雨铲除,她也可以松一口气。

    毕竟,这个女人也给她出了不少的麻烦,如果当初知道会因为花飘雨而出这么多的事,她早在最开始的时候,便会将花飘雨的威胁扼杀在摇篮之中了。

    这个夜,喧嚣过后,便平静了下来,只有风波在暗自酝酿。

    第二一大早,八皇子府便被围困起来。

    御天凌亲自带着近卫军,上门捉拿刺杀太后及前太子妃的要犯。

    御天泽接到消息赶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花飘雨被几个近卫军押解出府,衣衫不见凌乱,却有几缕头发在挣扎中扯乱了,一张弱的脸蛋上,看到他之后,抹上恐慌,泪不知不觉地落下来。

    “天泽……”

    怯怜人的一声呼唤,花飘雨的泪落得更凶。

    御天泽见了,心疼得不得了,却不敢造次,只是走到御天凌马前。

    “三皇兄,你这是何意,为何要抓落风?”

    “落风?”

    御天凌冷嗤一声,了然的目光看着御天泽。

    “八皇弟,她是刺杀皇和太子妃的凶手,今我要拿她入大牢,治她的罪!”

    “刺杀皇?太子妃?”

    御天泽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地来回看了看御天凌和花飘雨,猛然摇头,冲上前,抓着御天凌的腿。

    “三皇兄,你一定是搞错了,落风她不会这么做的,她答应过我,会和我一起过安生的子,她不会做出那样丧心病狂的事,你好好查清楚呀!”

    “是不是,你自己问她!”

    御天凌马鞭一指花飘雨,声音冷厉,眼底还有几分隐约的恨意,未曾来得及收起,不自觉地流露出来。

    ***

    七夕,原谅我更晚了吧~!

    虽然迟到了,亲们人节快乐,每个人都能找到最合心的另一半,幸福一生哟!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