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臣两人唱和着,秦逢宇心里叹息一声,知道这一次的求亲,怕是会以失败收场了。

    念头转了一下,秦逢宇对上洛天庸,行了一个晚辈的礼。

    “洛相,我对令,乃是一片真心,天地可鉴,请洛相成全我一片痴心。若是娶她回大秦,我发誓,必然会倾尽一生用心守护,绝不辜负。大秦与天御,也成为骨姻亲,必然能够和睦友好,边境平安。”懒

    秦逢宇话音一落,御秋宇和洛天庸的眼神又对在一起。

    秦逢宇这话,就不是一个晚辈所说,而是站在大秦太子的立场上,话中含义分明,这样的联姻,对两国安定,含义深远。

    他拿来做聘的,不只是他的心意,还有两国的邦交。

    这样的理由一摆出来,首位的御秋宇和站在大中央的洛天庸都有些为难。

    当皇上的,知晓最正确的选择,却不想为难自己最倚重的臣子;当臣子的,心疼女儿,却不能拿两国邦交儿戏。

    大中再一次短暂地平静下来,风清影皱眉,想要起

    “大秦太子一片真心,让人感慨,只是夺人所,怕是不妥吧!”

    御天澈的声音响起,将大中的安静氛围打破,然后少年修长的形慢慢走上前来,带着几分深沉,更多的却是随不羁,一副有些轻慢的模样。

    “英王爷有礼!”虫

    秦逢宇自然也知晓天御皇室中,宋妃子女的特殊,并且对御天澈也有一定的了解,这个孩子对于风清影的意义,他在那一次就见识过了,此刻见御天澈上前,不由得有些头疼。

    而风清影却是松了一口气,刚刚要起来的体,再度稳稳地坐回到椅子上。

    “小王上次承蒙太子下照顾,还未曾好好言谢,此次到我天御,定要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能够一尽地主之谊。”

    “英王客气了,些须小事,不足挂齿。”

    “在太子看来是小事,在某些人看来,却并非是小事呢!”

    目光似有似无地扫过风清影的方向,御天澈的话语里,几分意味深长,脸上淡淡的喜悦,非常明白的向别人暗示一个可能,就是风清影对他,是特别的,在意的。

    秦逢宇点头,脸上的笑容不变。

    “的确,对于她来说,你就像是亲弟弟,自然在意你的安危。能帮她照顾你,是我的荣幸!”

    简简单单的四两拨千斤,将御天澈的位置定位在风清影的弟弟上,将他暧昧话语所营造出的优势打断。

    御天澈的笑容僵了一下,随即更加深浓。

    “太子下误会了,我与她的意,并非是你认为的姐弟。”

    “不是姐弟?”

    坐在首位的御秋宇扬眉,看着御天澈的笑容,多了几分调侃,是平常父子间的随意和疼

    他心里清楚御天澈接下来想要说什么,毕竟是他最疼的儿子,御天澈的动向,他一直是清楚的,也明白他对风清影的依恋。

    此刻与秦逢宇两相对比,突然发现,如果将风清影赐婚给澈儿,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以着澈儿的特殊,加上洛天庸的超然,若是这两个人组合,必然可以给凌儿极大的助力,比起风清影再次成为凌儿的王妃,作用更加大。

    他一直属意凌儿继承这个王位,却也想要给他更多的考验,让他能够更好地扛起天御的天下。

    所以这几年来,一直任由其他人设置各种障碍,只是想让他得到更好的锻炼。

    而现在,他已经确信,凌儿是最适合这个皇位的人,接下来,便不能再任由其他人伤害,而是要培养属于凌儿的势力,还有坚强的后盾。

    风清影的别嫁,便是为凌儿减少更多的威胁。

    “澈儿,你与洛相的女之前便相识么,听你们说来,似乎交匪浅?”

    老狐狸一只!

    秦逢宇心里暗暗咬牙切齿,脸上却依然恭敬有礼。

    他又怎会不明白风清影的份特殊,若非是他心头所,又怎会在此时求娶。

    他不在意她曾经是御天凌的妻,也不在意她复杂的份,他只是想要抓住这个机会,靠近她,让她走入他的生活之中,不再远离。

    这是唯一的机会,他只能抓住,不惜一切代价!

    “是的,父皇,我与影姐姐早已相识,并且对她倾心不已。今便是想要求父皇,将影姐姐赐婚于我。虽然影姐姐比我大些,但是我坚信,我足以给她幸福,疼她一生一世。”

    风清影捂住自己的额头,只觉得头已经开始疼了。

    澈儿出声,她还以为是为了给她解围,却没想到,他将事推到更加负责的地步。

    请旨赐婚,居然是请旨赐婚!

    目光不自觉地看向御天凌,却见他脸色惨白一片,微微地低着头,看不到目光,只能看到额顶的发丝,在灯火通明的映照中,闪着几分乌亮的光泽,越发显得那张脸白得骇人。

    几缕发丝滑落下来,散在额际,让他平整齐而端正的模样,有几分落拓。

    坚毅的下巴紧紧地抿着,写着伤痛的倔强,却固执地勾起唇角,强作坚强的模样。

    风清影突然觉得心痛万分,为了所谓的形势,居然伤他至此。

    可是她不得不这么做,若是让御天凌知晓她这么做的原因,他必然会反对,届时会有更多的危险环绕在两人边,她不想他再受到丝毫的伤害。

    就这样吧,用这样的方式,做他更加坚强的

    后盾。

    转开目光的前一刻,御天凌似乎察觉到她的注视,猛然抬起头来,看向她的方向。

    那双黑曜石的眸子,此刻阖暗一片,深幽似海,往的星光此刻尽数隐没,只剩下毫无光彩的暗黑,一片深沉,重得让人的心都开始颤抖。

    双目相视,都藏着隐痛,凝住了许久,各自移开。

    御天凌明白风清影的固执,风清影明白御天凌的悲伤,却又,只能这样。

    “父皇,十一皇弟都能如此勇敢地表达自己的意,我这个做兄长的,也不能落于人后。”

    又一个声音响起,炸响了大中的气氛,众多的臣子交头接耳,互相议论着,对面前这样的局面,有些难以猜测。

    四皇子御天承从座位上站起来,缓缓走到御天澈边。

    “父皇,我以前曾见过几次洛家小姐,那时还不知她的份,便已觉得她是个美好的女子,让人心动,只是那时不知她家住何方,是否婚配,才错失了。此次重见,才知是洛相女,斗胆向洛家小姐求亲,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

    御天承一直坐在一边看着事的发展,他也明白风清影的特殊,是以也动了心思。

    只不过御天承知道风清影的真正份,对于她和御天凌之间的纠葛,也了如指掌,所以一直在犹豫,是不是要趟这个浑水。

    不过那一点犹豫在看到御天澈去求亲,而非御天凌的时候,便马上打散开来。

    那两个人,被花飘雨百般挑拨都未曾陌路,此刻却两厢沉默,定然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他不在这个时候煽风点火一回,怎么对得起这么好的机会。

    所以便站在了大中央,将局势搅得更乱。

    御秋宇眉心几不可见地蹙了一下,没想到御天承居然也跳出来凑闹。

    目光不动声色地从御天凌上扫过,落在御天承的上,然后转向秦逢宇,很抱歉地笑着。

    “太子,你也看到了,洛家小姐如此美好,受人亲睐,这么多的青年俊杰求娶,朕虽为长者,也不好擅自指婚了。这样吧,我们还是问一下洛家小姐的心思,再讨论婚事的问题吧!你们几个人有意见么?”

    即便心里有意见,御秋宇这样问,也没有谁敢说什么了。

    不只是秦逢宇三人,包括其他的大臣,心底也都感叹着,然后点头。

    “陛下,正当如此,我们她,便也要尊重她,便看洛家小姐要选哪个人吧!”

    秦逢宇故作大方地说着,目光看向风清影,眼底写着几分深意。

    唇微微动了两下,在众人视觉的盲点,秦逢宇用口型对着风清影轻轻地说了几个字,只有坐在风清影和坐在她边的夜清寒看到了。

    “跟我走,我给你自由!”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