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未婚夫君

    风清影叹息一声,倒了一杯酒放在夜清寒面前,自己一扬手臂,举了举杯,道歉的话出口,却理不清,究竟是为哪些事。

    “夜,对不起……”

    仰头,一饮而尽,那酒,只觉得苦涩难言。

    夜清寒看了风清影苦笑的模样,心底叹息掠过,也拿起酒杯,仰头倒入口中。懒

    这样的举动,落在御天凌的眼中,却是默契而意绵绵的,心口翻涌过的,是酸涩的泡泡,就连牙齿都跟着酸了起来。

    他刚一过来,就看到夜清寒陪在洛天庸边,那样的姿态,亲近而信任。

    从何时起,夜清寒与洛天庸居然走得如此近,是因为晴儿的认同么?

    这样想着,心里便开始翻涌起来,此刻,看到了两个人这样的举动,心底翻搅的绪,几乎溢出了唇边,想要放声大吼。

    深吸一口气,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容,御天凌端着一杯酒,走到洛天庸面前。

    “洛相寻回女,实在是可喜可贺,共饮此杯以为贺!”

    “哪里哪里,是老天眷顾,让老臣有生之年,还能找到失去的女儿,多谢乾王美意,干杯!”

    “洛相还要与大家招呼,请自便,我去和那位公子认识一下。”

    “好!”

    各自心知肚明的寒暄,笑容完美地招呼,然后转向不同的方向。

    御天凌走到风清影跟前,深深地凝视着她。虫

    从那大街上掠了,最终被她定住离开之后,已经两了,这两,他很多次想要到洛府找她,最终却停住了。

    他承认,两个人现在都需要冷静一下。

    可是,思念成灰!

    此刻站在她面前,深深地凝视着她,只觉得一颗心都揪紧在了一起,恨不能将她狠狠地拥进怀里,揉进骨血里。

    “晴儿……”

    风清影偏头,看着御天凌,一盛装,清妍如梦,却从骨子里透出几分明媚妖娆。

    微微地偏头,绝丽的脸上便勾勒出一抹深浓的笑意。

    靥如花,美丽如画。

    “臣女给乾王爷见礼!”

    款款地站起,风清影姿态完美地福一礼,看着御天凌,目光礼貌而疏离。

    “王爷认错人了吧,小女子乃是宰相洛天庸幺女,洛清影,并非你口中呼唤的晴儿,请王爷自重!”

    多么相像的场景,曾经她也是这样对他说。

    那时,她心里是赌气的,他明白,所以虽有无奈,却也高兴,她在乎自己。

    可是此刻,面对如此陌生的风清影,他突然发现,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突然隔得很远。

    被她的疏离,还有她脸上灿烂的笑容,隔出了非常遥远的距离。

    为何,她这样对他笑着,他却觉得,她离他好远好远。

    忍不住踏前一步,想要靠近她。

    “晴儿,别再和我赌气了。我道歉,我不该隐瞒你,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欺瞒你任何事,可好?”

    眼底有一瞬间的松动,风清影眼角的余光看到不远处,御天承意味深长的笑容。

    脸上的表多了几分恼怒,风清影退后了一步,站到夜清寒边。

    “乾王爷,请莫要再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臣女已是有心上人了。这位是我的未婚夫君,夜清寒!”

    御天凌恍若被巨锤狠狠地打击了一下,形晃了晃。

    强大的意志力迫他马上将自己稳住,唇角紧抿,心痛地看着风清影笑靥如花地依偎在夜清寒的边,耳中是她刚刚的那一句,未婚夫君!

    她竟然说,夜清寒是她的未婚夫君,那他这个正牌的夫君算什么?

    莫非,那个意外出现的孩子,竟然让她做出彻底离开的决定了么?还是,她其实早就已经受够了他,所以才借着这个理由,就这么干脆地放手。

    嘴边一抹讥嘲的笑容,御天凌微微地偏头,眼底写着明显的伤痛,看着风清影。

    “未婚夫?”

    声音轻飘飘的,并未落入他人耳中,却偏生像巨石,狠狠地砸下来。

    风清影心底也变得苦涩,却还是努力维持着脸上灿烂的笑容,无奈地看着御天凌。

    两个人走在一起不到两年,便已经面临了种种谋,各方势力都不曾停止过对付他们,一次次陷害一次次危难,每一次都过得格外艰辛。

    而那时,御天凌还只是一个王爷,天御的战神,并无外戚势力。

    此刻她的份转变成洛天庸的女,虽然洛天庸只是平民百姓出,但是二十来年的宰相做下来,他的势力不明显,却有着极大的影响力。

    无论是对朝野,还是对御秋宇,都有着极强的影响力。

    若是御天凌的份,再变成洛天庸的乘龙快婿,那他便拥有了不算强大,却柔韧无比的外戚,届时,所有的平衡都会被打破,风清影担心,会有更多的人对付御天凌。

    现在这样的况,他们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为难,若是再打破平衡,风清影担心,会有更多的攻击针对御天凌。

    她不怕危险,可是,她怕御天凌的安危受到威胁。

    这些事这些话,不能和他说,只能用这样赌气的态度,来隔离开两人,维持现在的平衡,等待御天凌羽翼更加丰满,能够护住他们的平安。

    “是啊,乾王爷不是认识么,我们本就是青梅竹马,此次也是他送我回到爹的边。”

    “所以你便嫁了?”

    御天凌的话里,多了几分讥讽,心痛得似被

    一把刀狠狠地刺中。

    风清影也被这样的话刺疼了,却只能默默地吞下去,脸上努力地笑着,灿烂无比。

    “为何不嫁呢?当年我差点葬火海,是他用瘦弱的肩膀背我出来,护我平安。这些年他的努力,都是为了能保护我。我伤了痛了的时候,陪在我边的是他。我遭遇危险的时候,是他第一时间来救我。这样的义,我不嫁他,还嫁谁呢?”

    风清影慢慢讲述着,越说,语调越温柔。

    不为,只为义。

    夜清寒为她做了太多,她即便不他,却也感激他。

    她可以为他做任何事,甚至为他付出自己的命,唯一不能给的,便是

    这些,夜清寒也明白,所以才义无反顾地帮她,甚至强忍着自己内心的伤痛,在这里扮演她的未婚夫,看着她对着自己心中所演戏。

    目光转向夜清寒,从他眼底看到包容,风清影心头突然升起一股勇气。

    转头,对上御天凌心痛的眼。

    “乾王爷,我已是夜清寒的未婚妻,请王爷以后说话做事尊重些,莫要污了我的清誉。”

    “清誉?孟雨晴,你嫁给我快到两年,你现在和我讲清誉?在我的上辗转呻吟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御天凌嗤笑了一声,头慢慢地靠近风清影的方向,声音压得很低,却冷沉得让人心寒,一字一字,如冰珠碎裂,不知道,疼了谁的心。

    他是真的被刺伤了,风清影那样温柔的语气,还有,夜清寒为她所作的一切。

    就像刺一样,狠狠地刺在他的心上。

    在他被花飘雨欺骗,狠狠地伤害了她的时候,是夜清寒护着她离开,游舟远去。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在山林之间被追杀,也是夜清寒出现,免她伤免她苦,免她被人肆意伤害。

    在她采药被花飘雨迫落山崖的时候,是夜清寒及时出现,救了她的命,送到他的边。

    似乎,他总是处在连累她伤害她的那一方,而夜清寒,总是陪着她度过所有的危难。

    这样明显的对比,伤了的,不只是他的心,还有他的自尊。

    不由自主地,便出口这样邪肆伤人的话。

    “王爷又把我看做你的晴儿了么?我再次重申,我是洛清影,请王爷下次莫要如此口无遮拦!”

    风清影脸上染上一层薄怒,一甩衣袖,便撇开头,不再看御天凌。

    形靠向夜清寒的方向,做出一副寻求庇护的姿态。

    夜清寒也配合地拍拍风清影的肩膀,目光看向御天凌,蹙眉,只是看着,不语。

    风清影那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还有两人依偎着的模样,让御天凌也无法再维持自己的冷静,心头的疼,迫得他转头,直了背脊,一步一步走回自己的位置。

    ***

    刚好两点半。。亲们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