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姑娘这是要到何处去?”

    苑惜停住脚步,看着自己面前的御天凌,有些奇怪,他以前都是跟着太后一起叫自己晴儿的,可是最近这几个月,都是规规矩矩地叫自己惜姑娘。

    每次听着,她都有种失落在心底盘旋。懒

    微微偏头,目光向自己后的风清影上侧了一下,苑惜意味深长地笑了,微微地福,行了一礼。

    “参见王爷,太后有请洛家小姐,我这就是要带洛小姐过去。”

    “皇要见她?”

    御天凌眉心蹙了一下,目光转向风清影,想说什么,却在看到她平静淡然的眸光之后,收回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

    “嗯,去吧!”

    苑惜再次一礼,错而过。

    御天凌在风清影走过自己面前的时候,猛然探手抓住她的手臂,轻轻地握了握,然后极快地放开,眸心里写着几分担忧。

    风清影收回手臂,微笑了一下,转便跟在苑惜后离开。

    太后,她其实不想见,可是在皇宫,却是不由自主,她不想连累洛天庸。

    也不想,让御天凌为难。

    到了慈安宫,太后倚在软榻上,看到风清影,探手招呼她,将她拉到自己边坐下,眉眼柔和,看不出究竟想要做什么。

    “你们都下去吧!”

    “是!”虫

    众人陆陆续续地下去了,苑惜也看了一眼风清影,恭谨地退出去,偌大的慈安宫中,只剩下太后和风清影。

    太后细细地打量着风清影的眉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我还是叫你影儿吧!”

    “随太后心意!”

    “不叫我皇么,我还是喜欢你和凌儿一样,叫我皇,亲近!”

    太后轻轻地叹息一声,目光中有几分怅惘。

    风清影微微地低下头,避开太后的眸光,懒得费心去猜测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太后抬,臣女惶恐。”

    “不肯么?罢了,你们小一辈的事,你们自己去解决。影儿,我叫你来,是希望你能以现在的份,再嫁凌儿一次,洛相的影响力,可以更好的扶助凌儿,弥补他没有外戚势力的空白。”

    干脆利落地挑明,太后为御天凌打算的,也算是周全了。

    风清影心里叹息一声,抬眸,对上太后期待的目光。

    “太后,现在皇上体康健,再立太子之事,还有待商榷,若是此刻哪个皇子的声望势力过大,并非好事。您在宫中一辈子,当比我更清楚!”

    太后唇边的笑容更深了,这一次,她笑得真实了许多。

    “影儿,你第一次入宫,我便知你是个聪慧坚韧的孩子,所以劝你与凌儿好好相处。这一年多的时间,看着你们分分合合的闹着,我也只当是小孩子的磨合。直到这一次,你消失三个月,我才担心起来。”

    “让太后见笑了!”

    风清影脸上笑着,心里却是戒备。

    太后居然对他们的事了如指掌,若是她向着御天凌还好,若是有一天,她不再支持御天凌,那他们,便落入极为不利的境地。

    太后拍拍风清影的手,不见了太后的威严尊贵,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在关心自己的孙子。

    态度亲近而柔和,眉眼间写着对未来的担忧。

    “影儿,凌儿那孩子,没有几个能够亲近的人了,我真怕少了你,他会支撑不下去。还好,你的心思还在他上。闹脾气归闹脾气,别把两个人的关系闹散了就好。”

    意味深长,是一个经历了风霜的女人,对一个晚辈的忠告,直接,却不会刺伤人。

    “多谢太后提点,影儿记得了!”

    “好了,你去吧,前面宴会快要开始了。”

    “是,影儿告退!”

    风清影恭敬地一礼,看着面前这个有些沧桑了的女人,心底无声地叹息。

    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太后却仿佛苍老了许多,曾经的雍容高贵,在此刻看来,竟多了几分憔悴,眉眼间,也写进了疲惫。

    她要心的,怕是有很多,所以才会在这一年多的时间,憔悴至此。

    再深深地看一眼太后,风清影转走出慈安宫。

    “洛小姐!”

    后传来苑惜的呼唤声,风清影转头,看向那个一贯温雅沉静的女子。

    “晴姑娘有何事?”

    “我有件事,想要私下拜托洛小姐!”

    风清影诧异地扬眉,不解苑惜的意思,毕竟,她们两个人除了见过三次,并没有任何其他接触。

    “晴姑娘请说!”

    “洛小姐若是得空,常来慈安宫中走走吧!我看得出,太后喜欢你,也愿意和你聊天,每次见你之后,她都很开心。我很少,看到太后那么开心!”

    深思的目光看着苑惜,风清影研判地看着她,许久,点头。

    “晴姑娘心疼太后,费心了!”

    “分内之事,太后待我不薄,我也愿意为太后分忧。洛小姐请慢走!”

    点点头,风清影这次是真的离开了,脚步在不失端庄的同时加快了速度,实在是怕谁再来叫上一声。

    “神仙姐姐!”

    脚步一个踉跄,风清影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刚刚还在想着,不要再被谁抓到,却没想到念头一落,御天澈的声音就从旁边传来。

    “澈儿!”

    御天澈站在几步远的地方,树影婆娑,他的面容,有

    些看不清楚。

    风清影眉心蹙了一下,缓缓走近。

    少年的脸上,已经失去了最初相见的纯真稚气,多了几分沉稳和冷漠,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比她高了些许,要微微仰头,才能看到他的眼眸。

    只是此刻,那眼眸里,却是淡得似水一般,没有丝毫绪流露。

    他依然是叫她神仙姐姐,可是她却已经感觉不到曾经的浓浓意,仿佛,面前的澈儿,已经彻底改变了。

    心有些酸,有些痛,是她忽略澈儿,所以才让他变得这样,无论现在多心痛,都是她自找的。

    “想不到姐姐几个月不见,居然摇一变,就成了洛相的女儿,真让人惊讶!”

    语气里,有着很淡的讥讽,不明显,风清影却听出来了。

    “澈儿,不论你相信与否,之前我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世,还是上一次被箭中之前不久,娘亲告诉我的。爹找来,我不想伤他的心!”

    “是么?”

    语气轻飘飘的,似乎是反问,又似乎是自言自语,御天澈转头,往大方向走去。

    “已经快要开席了,姐姐还是快些跟我过去吧,今,可是有不少人等着一睹姐姐芳容,希望能够博得佳人青睐呢!”

    “澈儿,我……”

    风清影扯住御天澈的衣袖,声音沉了下来。

    “我此来是父皇命令,让我来寻你,尽快到大,还是别耽搁了,走吧!”

    没有听风清影的话,御天澈当先便走,脚步飞速,一直到了大外面,方才停住脚步。

    “今人很多,见机行事,莫要不小心便被人坑了!”

    低低地嘱咐了一声,御天澈迈步便走入大,两侧的宫女侍人忙上前来,接过他的披风,引领着他走向固定的席位。

    风清影叹息了一声,目光转了一圈,刚想往女眷的席位那边走过去,便被御秋宇边的张公公拦住了。

    “洛小姐,皇上安排您坐在洛相的旁边,稍后留心着点,别让洛相喝醉了!”

    光明正大的理由,将她丢在了最明显的地方。

    风清影觉得头开始痛了,却无可奈何,只能走向洛天庸。

    幸好,夜清寒也在那张桌子边,等下可以聊聊天,发发呆,不至于被这样的宴会无聊死。

    夜清寒见到风清影,站起,温柔地扶着她的手臂坐下,将一碗茶放在她的面前。

    “夜,这么快就入戏了?”

    调侃的语调,却让夜清寒的手臂一僵,猛然收回自己的扶持,坐到洛天庸另一边,沉默地喝着闷酒,一杯又一杯,直到心头的窒闷缓缓消除。

    风清影话一出口,便觉得愧疚。

    和夜清寒随意惯了,此刻竟然这么顺口地溜出这样的话,怕是会伤了他的心。

    洛天庸假装没听到两个人的对话,径自端着酒杯,和来往的官员们聊着。

    风清影叹息一声,倒了一杯酒放在夜清寒面前,自己一扬手臂,举了举杯,道歉的话出口,却理不清,究竟是为哪些事。

    “夜,对不起……”

    ***

    今天看了大家的评论,却还是没有一一回复。。

    最近家里太多事,几乎没什么时间上网,一更的时候,大多是用手机码字的,很坑。。

    月影最近调整一下,尽量恢复更新,亲们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