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动声色间,风清影慢慢展露出自己惊才绝艳的才华,让以礼贤下士著称的四皇子御天承很是惊艳了一回,每里都会空出一些时间,与她就国计民生等等问题聊上一回,每每惊叹不已。

    风清影也不急,就这么风化雨般的一点点渗入,表露出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

    三个多月的时间,也慢慢地接近了御天承的权利核心。

    御天凌最初的疯狂寻找已经慢慢淡下来,却依然不肯放弃,时时着人留意风清影可能会停留的地方。

    秦逢宇登门拜访,却发现风清影已然失踪,惊怒交加之后,便是心灰意冷,他这个大哥,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般重要。

    最平静的,反倒是御天澈,他只是常常到玄灵观找无尘道长,静静地品一杯茶,然后坚定地告诉所有人,他的神仙姐姐会回来,而他,会一直等着。

    已是三月,天气和暖,光微熙。

    这一,临近傍晚,风清影一青衫儒袍,与司南一起走进了流云阁的大门。

    “贤弟,此乃烟花之地,愚兄未曾想到,你也会来此!”

    司南普通的面容上,带着几分调侃的笑意,对于这个萍水相逢却一见投缘的贤弟,他是真心觉得佩服,他觉得,从孟雨上,他看到了不一样的天地。

    风清影微笑,面容虽是淡然的清朗,配上那一双熠熠生辉的双眸,却刹那间仿若碎了星辰在眼底,流光溢彩起来。

    “南兄说笑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为何我不能来此寻欢作乐?”

    “只是觉得,贤弟这样玉树风清的人,不会与这样的俗事联系在一起,今一见,方知是我落了俗。”

    “我们俗不俗是另一回事,这流云阁的女子,却是不俗,我就不打扰南兄了!”

    风清影刷的一下摇开扇子,转悠悠然地走向旁边,并且拉住一个流云阁的姑娘,点了点司南的方向,不知道说了什么,那姑娘便笑着过来了。

    司南苦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风清影洒脱的背影,跟着姑娘离开。

    察觉到后的人已然离开,风清影脚步一转,便进了烟水榭。

    “这位公子请留步!”

    紫梦微笑着上前,拦住风清影,姿态恬静有礼,虽然是阻拦,却让人觉得如沐风。

    一年多的时间,这些姑娘历练得是越发的让人心生怜惜了。

    无论是应对客人,或是自素质,都是脱胎换骨的成长,让她这个最初训练她们的人,突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紫梦,去找烟娘,让她来见我!”

    用自己的声音说了一句话之后,紫梦蓦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她。

    “公、公子?”

    笑盈盈地用扇子敲了一下紫梦的头,将食指竖在唇前轻轻地嘘了一声,风清影悠悠然地走进烟水榭,坐进自己熟悉的位置。

    不一会儿,烟娘便急急地奔了过来。

    这三个月,风清影悄无声息地离开,她已经快要急死了,心里愧疚万分,总觉得若非是如眉的原因,她就不会走。

    并且一走,便是音讯全无。

    这一会儿,她倒是自己跑出来了,一定要好好骂她一顿,害得大家着急。

    这样想着,眼圈已然有些发红,自己先揉了揉,方才走进烟水榭。

    看面容,是个陌生的公子,可是那熟悉的姿态,慵懒清逸的笑容,还有那双流波似的双眸,却告诉每一个人,他是风清影!

    也只有她,才能有这样的一副姿态吧!

    “你还知道回来?”

    一开口,就是深闺怨妇的嗔怪语气,烟娘心里暗自唾了自己一下,走到风清影对面坐下来,也不再提及她失踪的事,仿佛她只是出门游玩了一番。

    “三月不见,烟娘是越发的风流妩媚了。”

    风清影凑到烟娘跟前,扇子轻轻地挑起烟娘的下巴,一副色迷迷的痞子样。

    烟娘探手用力地拍开风清影手中的折扇,再伸出修长柔细的指头,将她凑到自己跟前的脸推开一段距离,流波妩媚的眼用力地横了风清影一眼,滴魅惑到了极点。

    “若你是个公子哥,姐姐我也就任由你调戏了,偏生你是一个姑娘家,和姐姐我摆出这样一副色迷迷的姿态,是想蒙混过关么?”

    风清影笑得悠然,避开烟娘的手指,再度凑近,在烟娘的脸颊上轻轻磨蹭着。

    仿佛嫌调戏的程度不够,还轻轻地亲了一下。

    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烟娘,此刻也是脸颊羞红,一双眼睛里,更是滴了水般的光华流转,狠狠地嗔了风清影一眼,声音也是低低的,有些暗哑的妩媚。

    这辈子,她还是第一次被女人调戏。

    虽然,这个女子的男装扮相,比起其他真正的男儿来说,还要更加让人心动,但是绝对改变不了,她是一个女人的事实!

    “风清影,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烟娘对于风清影的恶行,十分无语。

    风清影微笑,两个人之间的默契,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呢。

    “烟娘,若是一个男子,面对你这样的女人,还能规规矩矩的,不是很奇怪么?流云阁老板柳如烟的入幕之宾,这样的份,想必是一个很好的掩饰吧!”

    “你又想骗谁了?”

    “呵呵,骗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人会上当。烟娘,以后我到流云阁的子还有很多,若不是你的入幕之宾,又怎能掩人耳目?其实放眼这流云阁,还有谁能够将我的心牢牢吸引住呢,所以,你就委屈些吧!”

    风清影一边说着,一边色迷迷地摸了一下烟娘水嫩的脸颊,十足十的轻佻。

    “哟,原来流云阁上下的姐妹,只有烟娘一人能入公子的眼,看来我们还真是白白地担了一份心!”

    紫梦端着茶点走进来,刚好听到风清影的话,冷哼一声,用力地将托盘放在桌上。

    一张俏的小脸布满了寒霜,紫梦将托盘随意一放,转就要离开。

    风清影对着烟娘吐吐舌头,俏皮地笑了一下,忙忙地站起,一拉紫梦的手臂,就将她拉入自己的怀里,眉眼之间,是轻佻却不惹人厌烦的戏弄。

    “哟,我道是谁,这不是我们美丽大方的紫梦姑娘么。三月不见,真真是想死公子我了,来,给公子香一个!”

    说着,风清影就凑上自己的唇,在紫梦的脸上用力地啵了一下。

    紫梦不比烟娘应对自如,被自家公子如此调戏,一张脸布满红霞,之前的气恼,都忘到了九霄云外。

    其实她们第一批进入流云阁的紫字辈姑娘,都知道她们的公子实则是个女子,但是这并不妨碍她们把公子当做心上人来喜欢。

    她们崇拜公子,慕公子,不因为她是一个女子而改变。

    这个世道,即便是男子,又有几个人能做到公子的地步,对她们推心置腹的好呢!

    所以这些女子,一个个,都把风清影当做神祗一般崇敬着,戴着。

    此刻紫梦被风清影如此调戏,一颗心砰砰跳个不停,竟是比真的男子碰了她,还更让人心动。

    “公子,你就会逗我们!”

    紫梦嗔怪地责了一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揪在风清影上,恨不能将她看入眼底去。

    “不是逗你们,紫梦,接下来一段时间,公子我会眠花宿柳,风流无限,和姐妹们打个招呼,别漏了口风。”

    “公子,你又要做什么么?”

    紫梦的眼睛瞬间灿亮,崇拜地看着风清影,眼底写满了惊喜。

    她们又能与公子朝夕相处了,又能够帮着公子一起做事,这是她们每个人心里都期盼的。

    “塑造一个偏偏佳公子的形象,打消某些人的疑虑,让他以为,可以用美色控制我,之后,便是我深入敌人内部的时候了。小梦梦,要知道,有时候人不能太完美的,必须留一些把柄给其他人抓,才能让别人放心地用你,而不担心被背叛。”

    “偏生你的歪理最多!”

    烟娘一直在旁边看着风清影调戏小丫头,此刻横了她一眼,轻嗤一声。

    风清影放开紫梦,又黏到烟娘边,探手将她拥进怀里,一左一右,美色当前,笑闹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