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清寒采了雪莲回来,却发现风清影不知所踪,一颗心瞬间如坠冰窖。

    无尘道长站在他后,目光中尽是悲悯。

    “夜施主,与老道喝一杯茶吧!”

    夜清寒转头,看着无尘道长,嘴边露出一丝苦笑,默默地走到桌前坐下,看着无尘道长慢条斯理地泡茶,冲水,碧绿的茶在茶杯中氤氲着,仿佛有重重的波澜漾开来。

    “夜施主,可愿听老道讲一个故事?”

    “道长请说!”

    无尘道长端着一杯茶,细细地品着,许久,方才慢悠悠地开口。

    “佛寺里,有一只蜘蛛,天长地久受香火的熏陶,有了灵。一次佛祖问它,什么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蜘蛛想了想,说世界上最珍贵的,是已失去的和未得到的。一一阵风过,一滴晶莹剔透的露珠落在蛛网上,蜘蛛格外喜欢,忽然又是一阵长风,露珠被带走了,蜘蛛伤心已极。这是佛祖出现了,让它投胎,却感受人间烟火。蜘蛛化做丞相千金,小名珠儿,终与长风公主为伴,快乐无忧。转眼之间,珠儿和公主都长大成人,两人一起喜欢上了状元郎秋露。公主请求赐婚,珠儿因思念心上人一病不起,恹恹将息。”

    说到此处,佛祖停顿了一下,眸光如炬,凝视着夜清寒。

    “夜施主,若是问你,你觉得这世界上,什么是最珍贵的?”

    夜清寒拈着手中的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嘴角露出几分迷离的微笑。

    “她是最珍贵的!”

    无尘目光中依稀有悲悯的神一闪而过,无声地叹息,继续讲述。

    “就在珠儿奄奄一息的时候,佛祖出现,他对珠儿说,缘份乃是前生注定,曾经的秋露本就是长风带来,又是长风带走,他根本不属于你。你何不睁眼看看,太子甘草已你许久,他本是当年阶前的一株草,仰视了你三千年,那才是你真正的缘。珠儿依言睁眼一看,太子正因珠儿的将逝痛不生,拔剑自刎。珠儿夺下宝剑,与太子相拥而泣。”

    “不完美的故事,完美的结局!”

    夜清寒苦笑了一下,淡淡地落下结语。

    他明白无尘道长后续想要说的话,可是他却不想听下去了。

    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是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需要好好珍惜。

    可是对于他来说,所拥有的一切,都不若她珍贵。

    说他悟不佳也好,说他执迷不悟也罢,他只想好好地陪在她边,保护她,陪伴她,让她能够开心无忧地过每一天。

    “道长,她去了哪里?”

    无尘道长叹息了一声,将杯中的茶饮尽。

    “她自是到她来处去!”

    “来处?”

    夜清寒看着面色平静的无尘道长,有一瞬间的迷茫。

    这是他十几年来,从不曾有过的绪,一直以来,他都很清楚自己想走的路,一直到成了夜衣楼楼主,他才回到顺天城,悄然地看着风清影的生活,是否安然无恙。

    可是重逢之后,却慢慢发现,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已经改变,成为吸引他全部目光的小女人。

    然后,他便总是找不准自己的方向。

    或者说,不敢去想,心的方向。

    因为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不再是他的小妹妹,不再是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着的女孩。

    于是便压抑自己全部的感,默默地守护,假装她还是那个单纯的妹妹。

    而非,他的女子。

    直到这一次,他这一生,最自私的一回,没有告诉风清影,那一箭的误会,私心里希望,她便彻底死了心地离开御天凌,然后跟着他一起,天高海阔,自由自在。

    心里如此盼望着,却是知道,她舍不得。

    哪怕只是留在这玄灵观中,静静地修养,听禅,除了刚醒的时候,她也不曾再提过,让他带她离开。

    他明白,她是不想走的。

    所以一直在等着,等来了御天澈,虽然不若御天凌亲口解释却终究释怀了。

    那为何,此刻御天凌回来,她却离开了?

    还有无尘道长所说的来处,又是指什么地方?

    莫非,是她所谓的另一个世界?

    “夜施主,莫要多心,她原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里,在天御,她是谁!”

    像是哑谜,夜清寒却一下子明白了。

    在天御,她是风清影,真正的份,却是洛天庸的女儿。

    只是,她会回去么,又是以什么契机回去,有什么目的,她,想要做什么?

    “多谢道长指点!”

    匆匆地放下茶杯,夜清寒小心翼翼地将装着雪莲的玉盒收好,起便往玄灵观外而去。

    无论她在哪里,这一次,他都不想再离开她边。

    哪怕,只能默默地守护,他也要陪在她边。

    看着面前有些陈旧的府邸,夜清寒心里肃然起敬,对洛天庸这个真正廉洁清正的官员,由衷地佩服。

    为天御的宰相,他真正地把国家和百姓放在了心上。

    上前叫门

    ,一个老仆人打开大门,眯着昏花的老眼细细地看夜清寒。

    “这位公子,请问你找谁?”

    “我找洛大人,有关于贵府十几年前失踪的小姐的消息,想要当面禀报。”

    “小姐的消息?你是说真的?”

    老仆闻言,十分激动地抓住夜清寒的手臂,拉着他便往府中走去,边走嘴里边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甚至没有盘查夜清寒的份是否可靠。

    “公子,你若是有小姐的消息,就实在太好了。十几年了,我看着老爷不曾放弃地找寻小姐的下落,常常一夜一夜地坐在院子里。老仆知道,老爷是思念逝去的二夫人,和不知所踪的小姐。老仆虽不才,看着,却也知道心疼。大夫人也把自己关在佛堂了,十几年了,家不像家。”

    夜清寒面上不动声色地听着,心里却是忍不住想要苦笑。

    这个老爷子,真是岁数大了,竟然将这些宰相的家务事拿出来说。

    今是他过来,若是其他人来,这样的话,怕是会引出许多流言蜚语的猜测来。

    不过从另一个方向来看,也确实是洛天庸担忧风清影的表现,竟然让这老仆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今不过是一个消息,便换来这么多迫不及待的话。

    小影,你看,其实这里,也会成为你避风的港湾。

    你不必,那么累,那么漂泊!

    “公子,请你在这里稍等,我进去禀报老爷。”

    “好!”

    老仆刚进去一会儿,便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随即,一个面容清癯的书生装扮的男子便冲出来,一直到了夜清寒前,才仿似想起了礼节,猛然停住脚步,脸上写着焦急,又带着几分尴尬。

    “这位公子,听说你有小女的消息,可是真的?”

    夜清寒细细地打量面前这个容颜瘦削的男子,他并不是多么俊朗,但是那眉眼间的清傲,还有长期处高位所积累的气势,却是让人一见,便生出几分敬畏之心。

    “回洛相的话,晚辈确实有清影小姐的消息!”

    一听到清影二字,洛天庸的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心底蓦然升起强烈的期盼。

    以前也有很多人来洛府,说知晓影儿的下落,可是最后都证明,不过是为了从他手中骗些银两,故意捏造出来的假讯息。

    所以之后,他便很少提及关于影儿的事,只是一直未曾放弃寻找。

    眼前这个青年,虽然面上表淡淡的,但是他开口说清影小姐的时候,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的意却让洛天庸相信,他是真的认识影儿,并且,恋慕着她。

    是不是,影儿终于知晓自己的世,所以想要回来,自己不敢,先让夫君登门?

    心里这样想着,洛天庸看着夜清寒,就多了几分审视,还有络。

    “年轻人,影儿现在在何处?”

    “洛相莫急,我也不知她此刻在何处,但是却有她确切的消息,请洛相给我时间,让我仔细地告诉您。”

    “好!老张,吩咐下去,准备一桌酒宴。”

    “是,老爷!”

    老仆人兴高采烈地下去,洛天庸则带着夜清寒进了自己的书房,吩咐书童守着,不许任何人进入。

    两人在书房中,足足说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出来。

    夜清寒是如释重负的表,洛天庸眼眶发红,脸上却也是掩不住的喜悦。

    虽然心疼女儿受的苦难,也担心她此刻不知在何处,但是比起前十几年渺无音讯的揪心等待,此刻的况,已经是洛天庸所遇到的,最让他开心的了。

    至少,知道女儿在哪里,以着怎样的份生活。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就在顺天城中,生活了十几年,成长,嫁人,喜悦,伤痛,都是他未曾看见,来不及参与的。

    不过没关系,之后,他会找到影儿,有大把的时间补偿她所受的委屈。

    他会把她想要的所有一切捧到她面前来,让她能够永远开怀地笑,没有丝毫的悲伤。

    而此刻,他们惦念着的风清影,却已经换了另外一张众人完全陌生的脸,出现在了御天承的府上。

    她是跟着一个青年进的皇子府,那个男子,面容普通,却有一副让人看着舒心的笑脸。

    他的名字,叫做司南。

    风清影遇到司南的时候,他正从顺天城外回来,骑着一匹千里马。

    那马,风清影很熟悉,是御天凌曾经骑到弘阳去的那一匹,后来她曾听御天凌提起,中途为了赶路,曾经将良驹换了一匹老马,只是未曾想到,竟然被她差阳错地看到。

    不算刻意的接近,却已经与司南称兄道弟,随他一起回了顺天,进了四皇子府。

    御天承似乎非常重视司南,对于他带回来的风清影,不仅没有验明正,也没有派遣监视的人,竟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不引起御天承的怀疑。

    虽然不曾预期会有接近御天承的机会,但是她的前未婚夫既然给她铺了这条路,她若是不抓紧,就不是风清影了。

    只不过,她此刻的份,还不适合太过放肆,还是先接触一段时间再说。

    “孟先生为何在此发呆,有心事?”

    后传来御天承有几分熟悉又有几分陌生的声音,风清影转头,就看到满脸温熙笑容的四皇子。

    若非了解他的真面目,真的会认为,御天承是一个礼贤下士的皇子。

    直觉勾起一抹笑,风清影起见礼。

    “参见王爷!”

    “孟先生不必多礼,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便可。不知这几,可有什么不适应的?”

    风清影低了眉眼,轻轻地摇头。

    “多谢王爷关,这里很好,一切都很适应。”

    “那就好!”

    御天承点头,目光深深地凝视着风清影,似乎想要透过那张平静的面容,看进她的深心里。

    ***

    两百章了,回头看看,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最初,只是想讲述心里一直惦念着的故事,到现在,很多不足的地方,节,布局,人物刻画,太多失误,也被大家批评节无聊,但是月影可以说,是很认真,很尽力的在写。

    感谢大家一路走来的陪伴,有你们,才有月影的坚持。。

    三点了,亲们晚安。。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