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影失踪

    风清影失踪了,与此同时,柳如眉被送入了乾王府。

    御天凌看到柳如眉的时候,反应是皱眉,不解为何这个孕妇居然会被送进来,护送之人还说明,是晴儿特意交代的。

    而柳如眉,却是面色惨白,浑颤抖,她怕,自己说出真相之后,会被面前这个男人杀了。

    可是,为了勤哥,她不得不听风清影的话,只因风清影说,会利用手上的报网,为她寻找她的勤哥。

    她的勤哥,当初为了他,她可以出卖自己,现在为了他,也同样可以。

    浑颤抖地走到书房中央,柳如眉恭恭敬敬地跪倒在地。

    “民女柳如眉,参见乾王。”

    御天凌坐在书桌后,蹙眉看着面前似乎很害怕的女子,她是谁,为何来此?

    “起来吧,那边坐!”

    “谢王爷!”

    柳如眉站起,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一边坐下来,她怕站在那里说出事实,她会无力支撑自己的体。

    她不怕摔到自己,但她的腹中毕竟有个无辜的孩子。

    “王妃送你来此,可有交代是何事?”

    柳如眉低下头,将脸上的神色掩入衣领之中,口中涩然,却依然要说。

    “王爷,王妃送我来此,是要告知王爷一件事。”

    御天凌心里突然涌起一股不安的感觉,眉头蹙起,深呼吸,看着面前这个陌生的女子。

    为何他会觉得,一些事会被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子破坏,无法挽回?

    “什么事?”

    柳如眉伸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六个月,孩子已经会动了,每一次她感觉到他在肚子里来回踢动着他的小脚时,心里那股酸涩甜蜜的感觉,都让她忍不住想流泪。

    恨他,也他!

    “王爷,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

    “砰!”

    书桌上的茶杯狠狠地摔落在柳如眉脚前,骇得她浑剧烈地颤抖,脸色苍白,嘴唇咬得泛出淡淡的血丝。

    “你再敢胡说八道,本王就将你丢入水牢!王妃呢?”

    御天凌猛然站起,他的声音,凝了极地寒霜一般冷冽冻人,几乎将人的灵魂都狠狠地冰冻,然后敲一下,便粉碎成千片万片。

    柳如眉袖中的手狠狠地掐着掌心,嘴巴里苦涩得几乎失去了味觉一般。

    “王爷,我没有胡说。八月月初十那一,和王爷一起的,是我!”

    九月初十!

    御天凌的口宛若被大石狠狠地砸了一下,体忍不住,轻轻地晃动了两下。

    这个子,他记得,尽管他刻意忘却。

    最初记得,是因为这一,他与晴儿心互许,彻底地融合在一起。也是在这一,晴儿声息全无地消失不见,他疯了一般的找,却找不到。

    后来想要遗忘这个子,是因为,这一天,并不是他和晴儿在一起,而是他被算计,和一个陌生女子欢,无意中背叛的子。

    在嘉勇城的军营中,和晴儿真正在一起之后,他明了真相,曾经想过,要告诉晴儿。

    可是最终,他却没有说,因为怕晴儿生气,怕她会多心。

    他以为,不会出什么事的。

    毕竟,只是一夜的鱼水之欢,并不代表什么。

    可是没想到,自己不曾在意的那一夜,居然出了这么大的意外,并且在半年之后的现在,猛然暴露出来,狠狠地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知道,自己错得有多么的离谱。

    难怪晴儿会用那样的口气问他,问完之后,眼底又是那样苍凉的神色。

    可是他却未曾细细地思量,以为真的只是生死之后,油然而生的感慨,而非含有深意。

    御天凌,你又伤了晴儿,你居然又伤了晴儿!

    晴儿,晴儿现在在哪里!

    狠狠地闭上眼睛,深呼吸,御天凌形一转,便从书桌后面走出来,走到柳如眉前,眼光如刀。

    “王妃人呢?”

    柳如眉恐惧得全都瑟缩在椅子里,面前这个男人,让她觉得害怕。

    “王爷,我不知道王妃去了何处,她只是让人送我来这里。”

    御天凌猛然探手,抓住柳如眉的脖子,将她从椅子中提起来,脸上的表,是冷厉而狰狞的神色,让人一见生畏。

    手上用力,将瘫软在椅子里的女子提起来,御天凌冷着脸凑近,眼细细地眯成一条冷厉的缝。

    “不要以为你怀孕了,本王就会手软,我最后问你一次,王妃人在哪里!”

    柳如眉的脸已经涨得通红,呼吸困难,两只手用力地扳着御天凌的手,却只是徒劳的动不了分毫。

    要死了么?

    就这样死了,或许,是最好的了吧!

    否则勤哥回来了,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样面对他,毕竟,肚子里的孩子,是面前这个男人的。

    只是对不起腹中的孩子,给了他生命,却没机会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

    “我、不、知道……”

    一字一顿地从被勒紧的喉咙中挤出这几个字,柳如

    眉放开自己的双手,和尚双眸,静静地等待死亡的降临。

    呼吸更加困难,每一丝气息从鼻端呼出之后,心肺里都是剧烈的疼痛。

    就快死了吧,死了好,死了,就不用再伤痛了。

    御天凌冷眼看着柳如眉合上眼睛,唇边一抹解脱的微笑,不由得皱眉,心里的怒火更炽。

    松开自己的手,将柳如眉丢到椅子中,御天凌回到书桌后方坐下,尽量平静自己满心沸腾的火焰,还有那丝隐隐约约却死死地缠在心头的恐惧。

    “把所有的事,从头到尾,给我一清二楚地讲一遍。”

    柳如眉剧烈地咳嗽着,脸色涨得通红,捂着脖子,感觉自己的命从阎王那里夺了回来,一时竟有些怔忡,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样的感觉。

    没有死,如果再面临这样的境,还会想死么?

    苦涩地笑,发现她竟然不想死了,命这么可贵,只有一次,还有肚子里的孩子。

    刚刚的那一刻,她想要生下他,想让他看看这个世界,想让他能够笑着长大,而不是这样便夭折在他亲生父亲的手里。

    咳嗽完,觉得自己的喉咙已经肿胀得几乎无法开口。

    用力地揉了揉,稍微缓解了一下,柳如眉看着地面,苦涩地开口。

    “是你的侧妃花飘雨找到我,让我冒充王妃,与你……”

    “我没有侧妃!”

    柳如眉停顿的间隙,御天凌黑着一张脸,冷冰冰地说着。

    瑟缩了一下,柳如眉越过这一点,也避开说起两人那一夜的事,将后续发生的事都一五一十地说给了御天凌听,说到最后,头低下去,泪无声无息地流出来。

    她的声音,因为御天凌的暴行,沙哑得似乎磨过了铁砂石,悲怆到了极点。

    御天凌一直静静地听着,脸色很沉。

    他明白,眼前的这个女人是无辜的,可是因为她而让晴儿离开,他怎么样也无法给她一丝好脸色。

    “侍棋!”

    门外候着的侍棋推门走进来,站在下首。

    “王爷有何吩咐?”

    “送她去别院,找人好生伺候着,莫要走漏了风声。另外,吩咐下去,找一个叫蒋真勤的男子。”

    “是,王爷!”

    侍棋走到柳如眉边,安静地等着她起

    柳如眉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御天凌,默默地跟在侍棋后离开。

    看着空的书房,御天凌颓然地坐倒在椅子上。

    看看他又干了什么,晴儿已经气得绝望了,所以才离开吧!

    回来的那一,拥着晴儿,担心她怪责自己,担心她误会,然后她带着忧伤地笑着,也抱紧了他,他能感觉到其中藏着的思念,还有那些翻涌复杂的绪。

    他还在想,幸好晴儿没有怪责他。

    那件事没有怪,却没想到,有更严重的事摆在后面。

    她对他失望到极点了吧!

    若只是那一夜被设计的风流,也许她只会生气,他哄一下,好生解释,便过去了,可是那一夜之后,却未曾想,多了一个小生命。

    晴儿的子,看着冷清,却是真正的慈悲,必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个孩子流落在外。

    而她自己,却又无法接受他上发生这样的事

    离开,似乎成了唯一的一条路。

    双手插在发间,一条路懊恼地叹息,心底涌起深深的无奈。

    为什么,总是有这么多的波折横亘在他和晴儿之间!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