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隐瞒,不欺骗,可好?

    “大哥……”

    风清影怯怯地拉拉秦逢宇的衣袖,有澈儿之前的置之不理,她已经够难受,真的不想看到秦逢宇也那样。

    秦逢宇看着自己衣袖上的细长手指,叹息一声。

    生气,很生气,气她不顾自己的想法,独自一个人离开,气她将她自己陷入到危险之中,并且拒绝他的并肩作战。

    可是,又怎么能气!

    她的离开,是为了他不必为难,能够早回大秦,去应对国内的波云诡谲。

    她偷偷离开了,所以他才能毫无顾忌地带着御天澈回大秦,将局面稳定住,没有浪费大家几年时间的辛苦布局。

    其实不止一次想过,若是当初,她没有离开,他会怎么做。

    可是,这个想法只是一露头,就被他狠狠地打压下去,他不敢深想下去,那个答案,是他无法面对的。

    自以为深,在皇权地位面前,也只是,会被放弃一方。

    “兄弟,我没生气,快点吃吧,昨夜喝了那么多的酒,空着肚子,会很难受的。”

    风清影笑着点点头,弯了眉眼,细细地品味着很平常,却又很美味的包子。

    心里放松隔了一些,那时的独自离开,虽然是无奈,但是对于秦逢宇和御天澈,却都是难以接受的抛弃,若非这一次的生死之间,澈儿也不会原谅她。

    此刻秦逢宇亲口说他没有生气,风清影松了一口气。

    “大哥,你这次来天御,是有事要做么?”

    “你这般心思,竟猜不到么?”

    秦逢宇转眸看着风清影,眸光奇异,似藏着许多深意,眸子深处,却又带着几分难言的苦涩。

    风清影凝眉,细细思量。

    她最近几乎达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在问道间的程度,根本未曾留意天御和大秦的战事,此刻听了秦逢宇带着深意的话,心思一转,便明白了。

    那副假图,必然是起到了应有的作用,至于结果如何,就要看御天凌的安排了。

    “这次战事,对大哥是否有影响?”

    “不重要,走吧!”

    秦逢宇避开这个问题,站起,付了早饭钱给老板,和风清影并肩往前方走去,边走边随意地说着什么,逗风清影开怀地笑起来。

    御天凌远远地看着两人的影,看着风清影的笑颜,只觉得心里苦涩不堪。

    竟是只有他一个人在难过担忧么,每里吃不下睡不着,寝食难安地想着念着担心着,恨不能马上将所有的事都处理完,然后奔回到她的边,向她解释,请求她的原谅。

    战事一结束,他便将所有的善后事宜都丢给了其他人,自己夜兼程地赶回来,却没想到,看到这样的一幕。

    秦逢宇真是好样的,大秦军队二十万,他便那么眼睁睁地看着秦逢丢在嘉勇城,没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只为了彻底肃清秦逢在大秦的势力。

    无毒不丈夫,秦逢宇将这一点贯彻得彻底。

    这样的男人,才能真正担负起家国的重担吧,因为他够狠心够冷静。

    只是没想到,他不在大秦收束那些人,居然跑到天御来,并且,比他还要更快一步。

    眸色深浓地凝视着两个离开的背影,御天凌皱眉想了一下,转往英王府走去。

    虽然现在时间还早,澈儿未必起,但是他已经等不及,想要问一问晴儿最近这段子的心,想知道,她是否依然误会。

    风清影见到御天凌的时候,已然是午后。

    她静静地坐在玄灵观的后之中,品着无尘道长的茶,脸上的神色,远得似乎望到了天边。

    御天凌站在小小的院落门口,深深地凝视着风清影,眼底是纷繁复杂的感

    “晴儿……”

    风清影本是侧坐着,目光未曾放在门口,并未看到御天凌的到来。

    听到这一声独一无二的称呼,心里轻轻地颤了一下,顺着声音转头看向那个颀长俊秀的影,目光迷离。

    他回来了么!

    他终于回来了!

    本以为见到他之后,她会许多的绪表露出来,或者愤怒,或者质问,或者失望,或者悲伤,但是此刻,看到他深浓的眸子,略显瘦削的模样,一颗心,却平静得似一潭湖水,不起涟漪。

    那一箭是否是他的,为何在当时却仿佛直直的对着她而来。

    柳如眉的事,他明明早已知晓,为何却不曾对她解释分毫。

    太多的问题积压在心底,临到相见的此刻,却什么都不想说,只是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原来,自以为平静的心里,已经积累了这么多的想念。

    御天凌一声呼唤之后,脚步便停留在门口,看着风清影,想要冲过去,想要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想要解释,最后却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站在这里,与那双秋水流波的眸子安静地对望。

    “晴儿……”

    那双水眸里的纷繁变化,终是扯动了他的心,迫不及待地奔过去,探手将朝思暮想的人儿抱进怀抱里。

    “我好想你……”

    近

    乎叹息般的倾诉着,御天凌恨不能将怀里的人揉进自己的心里血里,融成一体。

    风清影合上双眸,偎进御天凌的怀抱里,环住他的腰,任由自己被这浓浓的思念包围,再也不留一丝缝隙。

    她也同样的思念着他,在她故作平静的表象之下,那思念,早已经泛滥成灾。

    抛开那些怀疑和伤痛,她他,她想他!

    “晴儿,对不起!”

    子一僵,终是提起这个话题,风清影不由得,有些想要抗拒。

    终究,还是有些怕。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晴儿!”

    御天凌握着风清影的肩膀,声音坚定地轻唤,目光认真,写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风清影心底无声地叹息,口中有些苦涩,抬头,对上御天凌的视线。

    “晴儿,那一,我是见有人向你箭,所以急切之中,才迫不得已那么做。那一箭,本是会从你到后面,未曾想,中途另有别的箭,将我的箭偏转了方向,竟然……”

    痛苦地闭眼,御天凌紧紧地抱着风清影,将头埋进她的颈间。

    每当想起那一幕,他都觉得自己的心快要碎裂开来,灵魂都跟着剧痛无比。

    他险些失去她!

    而那箭,竟然是从他的手中出。

    感觉到御天凌的颤抖,风清影的心轻柔地疼痛,无声地叹息,轻柔地拍抚着他的后背。

    这样的恐惧,她明白,就如曾经看着小墨死在自己面前一样。

    “我没事,放心!”

    “晴儿,对不起!”

    御天凌双手捧着风清影的脸颊,深深地看着她,眸光怜惜疼痛,满满的,尽是深

    风清影看着,心头的苦涩更加的涩然。

    只是有些话,却不得不问。

    她的里,容不得这样的隐瞒,形同欺骗。向来,她都是这样的子,若不是最真挚,宁愿不要。

    脸颊上温的触感,捧着她的脸,也像是捧着她的心,那么小心翼翼的温柔。

    御天凌,不要有欺瞒,可好?

    “凌,我问你,你有没有什么事想要告诉我?”

    熟悉的问话,在他发现晴儿临摹了军事布防图,并将真图拿走之后,他也曾这样问过她,那时候,他希望她能坦白所有的一切,让他和她一起分担所有的忧愁。

    可是,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就发生了那样的事,几乎让他们彼此终生遗憾。

    那么此刻,晴儿这样问,是希望知道什么?

    他有什么事瞒着她,让她用这样的方式来提问么?

    “晴儿,我不清楚你想知道什么,你问,我来答,好么?不管什么事,我保证,一定会对你坦诚相待,绝对不会有所隐瞒。”

    风清影深深地看着御天凌,他的眼中,没有丝毫的起伏,平静如常。

    那件事,在他的心底,根本不算什么是么?

    “我没什么想知道的,只是经历了这次的事,我想让你明白,无论什么事,我希望能你和我之间,都能够坦诚,不隐瞒,不欺骗。”

    御天凌松了一口气,被风清影的态度弄得悬起来的心放松下来。

    “晴儿,我保证,不会瞒着你任何事,可好?”

    风清影笑容停留在唇边,许久许久,轻轻地点头,心底,却是苦涩难言。

    ***

    谢谢yoyo的荷包和月票,月影最近在深圳,白天都是忙一整天,晚上又是到很晚,更新不稳定,等过几天回去了,就能够稳定下来,到时候尽量补上现在的更新。。

    但是,真心的,不敢保证。。

    对手指。。

重要声明:小说《淡定毒妃:这个王爷我要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